失落的少女時代:恐怖分子綁架學生、摧毀學校,上千萬奈及利亞女孩不敢上學

2019-04-16 15:10

? 人氣

奈及利亞北部越來越多人不願意將孩子送到學校讀書。(德國之聲)

奈及利亞北部越來越多人不願意將孩子送到學校讀書。(德國之聲)

自從5年前奈及利亞眾多女學生被綁架後,到學校上學的孩子越來越少。喀麥隆和尼日的學校也受到恐怖組織博科哈蘭的威脅。

2014年4月14日,奈及利亞東北部奇波克鎮公立學校的276名女學生被綁架。 這些女孩的年齡在16到18歲之間,正臨近畢業考試。綁架者是伊斯蘭恐怖組織博科哈蘭的成員。

雖然被綁架的大多數女學生後來被釋放,而且其中多人參與了一個政府項目。但是在伊斯蘭恐怖組織看來,他們仍然達到了目的。因為出於恐懼,奈及利亞北部越來越多的人不再送孩子去學校讀書。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公布的數據,目前只有53%的學齡兒童去學校讀書。

奇波克學生集體遭綁架並非是唯一的一次綁架學生事件。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提供的數據,博科哈蘭總共綁架了1000多名學生,殺害了2000多名教師,將大約2萬人逐出家園。除此之外,超過1400所學校被他們摧毀,大部分學校被迫關閉。112名被綁架的奇波克女孩至今被關押,命運未卜,她們是否都還健在,非常值得懷疑。

女孩尤其受到影響

巴西爾・穆罕默德(Alhajy Bashir Muhammad)是9個孩子的父親。綁架學生事件發生後,他拒絕讓孩子再去上學,理由是「政府沒有採取措施保護孩子」。博科哈蘭的恐怖行為導致奈及利亞不上學的兒童急劇增加。據聯合國兒童基金公布的數字,超過上千萬的5歲至14歲兒童不去學校讀書。從長遠來看,這將會導致該國目前的貧困狀況持續下去。

與男孩相比,女孩受的影響更多。女權活動家卡布(A'isha Alh Kabu)抱怨說,大多數女子教育項目被取消。在奈及利亞東北部,許多學校目前已關閉。 「大多數女孩子不再去上學。」

「永遠不再去學校」

不僅在奈及利亞,而且在東南部鄰國喀麥隆,博科哈蘭也作惡多端。他們燒毀學校建築,綁架兒童青少年,讓之成為自殺式炸彈襲擊者。

17歲少年貝勒(Abdouraman Bello)去年在學校裡被博科哈蘭的武裝分子綁架到其森林深處的根據地,讓他為他們打探消息通風報信。最終,貝勒被喀麥隆軍隊解救。後來他發誓永遠不會再回到他被綁架的學校。

教師為自己的生命擔憂

不僅學生們棄學呆在家裡,就連教師也為自己的生命擔憂。 據喀麥隆政府稱,約有600名教師拒絕上班。 例如女教師恩古姆(Patricia Ngum)被調任到 Fotokol地區的一個學校任教,但是遭到她的拒絕。她說:「難道你們希望我去一個會被殺死的地方嗎?」恐怖組織在那裡「焚燒學校,綁架人質,實施自殺式襲擊。如果你被調任到這個地區,尤其如果你是基督徒的話,你將無法預料在你身上會發生什麼。」

喀麥隆的雙重危險

喀麥隆北部地區負責教育的官員佐阿(Sanda Zoua)證實,在學校遭到博科哈蘭襲擊之後,拒絕去學校讀書的兒童人數令人震驚。在上一學年結束時,有124所學校關閉。佐阿說:「今年1月,我們又關閉了瓦薩地區的3所學校。」她解釋說:「由於時常發生自殺式爆炸襲擊,學校無法正常上課。」

然而在喀麥隆,學校不僅僅受到博科哈蘭的威脅,而且政府與北部英語區的分離主義者之間的衝突也是危險因素之一。2500多萬喀麥隆人中,有20%屬於說英語的少數民族。與講法語的大多數喀麥隆人相比,他們中的一些人感覺受到不公正待遇,因此采用了與博科哈蘭類似的手段。 二月中旬,他們在一所天主教學校綁架了170名學生。

尼日也暴力升級

目前在尼日博科哈蘭的暴力事件也在不斷升級。 據聯合國公布的消息說,僅在3月份,該恐怖主義組織就殺害了88名平民,超過18000人被迫逃離他們的村莊。情況最嚴重的是迪法地區。可以想象,這裡的青少年兒童上學也受到影響。

喀麥隆少年貝勒最終被說服重返校園 - 盡管情況令人困惑。 該國教育部嘗試著說服父母將孩子們送回學校。貝勒很勇敢,他重新回到了他昔日的學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