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 與習近平挨打、挨餓與挨罵

2016-05-12 06:40

? 人氣

習近平在2012年以來的反貪腐運動中幾乎沒有觸及到中共主要家族的錢權利益。(BBC中文網)

習近平在2012年以來的反貪腐運動中幾乎沒有觸及到中共主要家族的錢權利益。(BBC中文網)

習近平在中共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半年之後也就是今年5月3號才由中共中央主辦的《求是》雜誌全文公開發表。

這篇講話裡,我們看到習對近現代中國的挨打、挨餓與挨駡,有一段令人醒目的表述:

落後就要挨打,貧窮就要挨餓,失語就要挨駡。形象地講,長期以來,我們黨帶領人民就是要不斷解決「挨打」、「挨餓」、「挨駡」這三大問題。經過幾代人不懈奮鬥,前兩個問題基本得到解決,但「挨駡」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解決。爭取國際話語權是我們必須解決好的一個重大問題。

這裡,習認為,中國解決了挨打與挨餓問題,由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基本得以解決,而挨駡問題,關鍵在於國際話語權的掌控,所以要爭取解決這樣一個重大問題。

首先與習近平談談「挨打」

近現代中國,1840年以降,大清挨過打,中華民國也挨過打,大清挨打,那麼誰打了大清,鴉片戰爭,英國打了大清,按照中共的敘事邏輯,落後要挨打,那麼大清是落後的,而英國是先進的,英國的先進僅僅是技術的先進嗎?英國技術先進的背後,是英國1688年光榮革命之後,完成了封建君主制向君主立憲或者說資本主義民主制過渡,君王統而不治,議會成為國家主導機構,司法獨立,人權或私有財產權得到保護。把公權力或者把王權關進籠子裡,英國人當時已完成了一個半世紀,而當時的大清,直到被推翻,還沒有完成。這麼一個落後的政治體制,如果說西方資本主義世界令其挨打,打的也僅是大清的面子,還有大清封關鎖國的大門,要打開的只是資本主義世界需要的市場,而非攻城掠地,征服人民。

鴉片戰爭不再只是現代中國歷史的轉折點;它變成起始事件,是中國革命的「第一課」,還是一個世紀資本帝國主義壓迫的起點。(取自世界數字圖書館)
鴉片戰爭不再只是現代中國歷史的轉折點;它變成起始事件,是中國革命的「第一課」,還是一個世紀資本帝國主義壓迫的起點。(取自世界數字圖書館)

這樣的政體,歷史留給他們的,就不僅是面子上的挨打,而是被孫中山等革命黨人將其推翻,歷史的潮流需要中國建立一個人民主導的政體。

相信飽讀西方經典名著的習近平本人應該知道馬恩對近代(大清)中國的評論,也應該非常清楚。兩位革命導師既沒有猛烈抨擊打人的列強,也沒有替大清哭天喊地鳴不平,而是非常客觀地分析,為什麼大清帝國會挨打,其挨打的歷史必然性。

恩格斯從技術層面上提及工業革命對世界與中國的衝擊力,他說,在中國,「這個一千多年來一直抗拒任何發展和歷史運動的國家中」,也是「隨著英國人及其機器的出現,一切都變了樣,並被捲入文明之中」。 馬克思所說,東方的帝國,由於「不顧時勢,安於現狀,人為地隔絕於世並因此竭力以 天朝盡善盡美的幻想自欺。這樣一個帝國註定最後要在這樣一場殊死的決鬥中被打垮 ……」,「保存在密閉棺材裡的木乃伊一 接觸新鮮空氣就必然要解體」,不僅如此,甚至會失去自己整個的文明。

機器人、或者說人工智慧,真的有辦法勝任新聞報導的工作嗎?(翻攝推特)
機器人可能是第4次工業革命的主角(翻攝推特)

大清帝國無論花多大力氣維護穩定專制,都是徒勞,近代世界必然會在船堅炮利的攻勢下,通過市場實現一體化進程,日本在這一進程中主動因應,政體成功轉型,印度在這一進程中成為殖民地,而中國在二者之間,搞洋務運動,師夷長技以制夷,想從技術層面學習西方,而制度層面的君主立憲遲遲得不到落實,人們耳熟能詳的一句話是,改良沒有跑過革命,導致大清崩潰。

習近平應該清楚,大清挨打,中國封閉的國門得以打開,中華民國得以確立,馬克思在《中國記事》中說,看起來很奇怪的是, 鴉片沒有起催眠作用,反而起了驚醒作用。還有,1842年中英簽訂條約以後,中國的確是被迫開放了,「中國的茶葉和絲向英國的出口一直不斷增長,而英國工業品輸入中國的數額, 整個來說卻停滯不前」。參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P723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相較於大清崩潰後軍閥混戰還有國共內戰,西方列強對大清的打擊,完全是象徵性的,而其起到的歷史作用,遠遠大於其負面影響。

中華民國時代,遭遇日本入侵,這是中國第二次「挨打」,日本的入侵帶給中國的災難是深重的,當時的中國在經濟與技術層面上是落後的,更為致命的是,中共是蘇維埃在中國的代理人,處處掣肘抗日主導的民國政府,最終在蘇聯的支持下,顛覆了民國政府,亞洲第一民主國家流落臺灣,中國大陸沒有資本主義化,卻全面赤化、蘇聯化。

這裡我們要認清的歷史事實是,無論是大清挨打,還是民國挨打,讓中國走出困境的主導力量,均不是共產黨。

再說「挨餓」

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整個毛澤東時代,中國人民多處於挨餓狀態中,直到今天,還有數千萬農民處於貧困線以下,底層百姓挨餓的歷史並沒有結束。

「毛主席萬歲!林副主席身體健康!」的口號,中國人喊了很久。林彪的叛逃,給毛澤東無比精神打擊,身體健康一落千丈。
「毛主席萬歲!林副主席身體健康!」的口號,中國人喊了很久,但貧富差距及農民挨餓問題至今仍無解。

由於毛澤東背離了自己承諾的新民主主義路線,要通過激進的方式進入社會主義,甚至要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將農民土地收歸集體,將工商企業國有化,整個社會失去市場調節功能,製造了罕見的人為饑荒,直接造成3千7百萬人非正常死亡(據新華社記者楊繼繩的資料)。直到現在,中共領導人沒有一個為此懺悔與道歉,不僅如此,中共最高領導人居然還認為,是中共領導人民解決了挨餓的問題。

中共官方人民網一篇文章《毛澤東、劉少奇與7千人大會》,這篇文章儘管並不直接,但卻清楚地讓人們看出,中共的人民公社大躍進運動,對整個國家造成了多大的災難,中國人民挨餓,完全是毛澤東激進的公社大鍋飯造成

1961年9月廬山會議,中央通過和各中央局協商,決定第四季度從各地上調糧食32億斤。可是到了11月中旬,時間過半,但各地上交中央的糧食只完成23.4%。京、津、滬三大城市面臨著糧食脫銷的危險,中央心急如焚。

中央一方面精簡城鎮人口,一方面想向全國徵購820億斤糧食,比1961年多征100億斤。結果下邊反映十分強烈。無論如何很難完成。為此,1961年11月11日,中央召開了有各中央局第一書記參加的會議,專門落實糧食問題。

1961年底,是三年人為大饑荒的第三年,也是最嚴重的一年,上篇文章可以看出,中央不僅耗盡外匯購買糧食,還全力通過所謂的專門會議,落實糧食徵購,這種自上而下的徵購糧食,本質就是在農民口中奪食,所以1962年夏,國家主席劉少奇對毛澤東說:「餓死這麼多人,歷史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

1983年彭真在一次會議上就說過「為什麼我國能夠自力更生地解決十億人的吃飯穿衣問題?」,答案居然是因為我們社會主義優越性。他完全忘記了三年人為災荒,也忘記了安徽小崗村民在沒有包產到戶時,每年逃荒要飯,而中國人吃飯的糧票,直到90年代初才被取消。穿衣吃飯都要憑票限制供應,而這在民主憲政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在彭真的講話中,這一切都成為社會主義的優越性。

我們通過網路檢索「共產黨解決中國人民吃飯問題」,會發現許多顛倒是非的觀念,這些觀點與彭真講話一樣,不僅沒有意識到是人民解決了中國共產黨人的就業與吃飯問題,反而認為是共產黨解決了中國人民吃飯問題,全然忘卻了當代中國發生的大災荒、人民挨餓,完全是當政黨一手造成。

再說「挨駡」

如果說挨打的大清王朝或者中華民國的話,挨餓的卻是中國人民,而挨駡的,則是中國當政黨或黨國政府、腐敗官員。籠統裡說中國挨打、中國挨餓,中國挨駡,既不是事實,也是混淆不同的主體。

習近平在中央黨校講話認為,中國現在要解決的是挨駡的問題,是什麼造成挨駡呢,他認為是中共在國際媒體的失語,那怎樣解決國際媒體失語呢?在習近平主政之前,中共每年就投入鉅資,在境外收購媒體,或者創立華文媒體,以影響海外華人,並進而影響國際社會,投入鉅資的海外孔子學院,也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我們在洛杉磯看到的《環球時報》還有華文《僑報》更是免費放量供應給華人,以中國納稅人的錢財,來換取中共的海外影響力、話語權。當然,這些媒體都是中共政制的歌頌者,人們看到這些媒體上的中國,一片鶯歌燕舞,只有資本主義治下的人民生活才是天災人禍頻發。

習近平視察新華網,明確要求所有的媒體都要「姓黨」,姓黨之後所有的官辦與私辦媒體,都成為黨的喉舌,這樣在國內,就聽不到「罵黨」的聲音了,任何影響「穩定」或有損黨的形象的文章,都會被刪除或無法發表,國家穩定不穩定是一回事,表面上或媒體上看起來形勢一派大好,這是習中央最希望看到的結果?

谷歌(Google)(美聯社)
谷歌(Google)(美聯社)

谷歌被中國大陸封殺,就是因為這家超級搜尋引擎能搜索出無數罵黨的文章,還有揭示真相的資料,當然,權貴們的各種腐敗資訊通過谷歌也會一覽無餘。封殺谷歌,中國大陸線民就看不到外面世界的資訊,聽不到真實的聲音。大清封邦鎖國,不願意與世界政治經濟接軌,現在歷史又出現一次輪回,儘管中國與世界經濟某種程度上一體化,但中共不願意在政治上與資訊空間領域與世界接軌。

不僅谷歌受此對待,本人的專欄文章也因中共外宣控制而受影響,去年我在香港東方日報網站專欄文章裡一篇批評劉雲山的文章,居然被北京方面通知強行刪除,接著,一篇《我無法為習近平點讚》的專欄文章,導致我的專欄被這家媒體取消。北京方面正無所不用其極,通過威脅或收買方式,將魔手伸向域外。

如果關起門來就天下太平,就永世無憂,那麼中國現在肯定還是在大清治下,這裡我只能再次引用馬克思對大清的洞察:「不顧時勢,安於現狀,人為地隔絕於世並因此竭力以天朝盡善盡美的幻想自欺。這樣一個帝國註定最後要在 樣一場殊死的 決鬥中被打垮 ……」

在各種講話中,習近平經常引用古人語句,所以他應該知道,「周公吐哺,天下歸心」的典故,無論是古代皇帝,還是當代各國統治當局,如果你坦誠對待百姓,禮賢下士,依法治國,追求正義,那麼必被天下人推崇,反之,必被天下人唾駡,如果一邊縱容各級官員侵犯人權,而不全力追求憲政法治,一邊強力維穩並封殺言論自由,結果必然是揚湯止沸,欲蓋彌彰,如此下去的歷史記載裡,習時代必是一地雞毛,令人不堪。

總之,習在中央黨校講話裡提及的挨打、挨餓與挨駡,都與人民的自由度有關,大清挨打,是因為沒有尊重市場自由規律,也沒有尊重國民的各種自由權利,不僅挨了西方列強的打,還挨了革命黨的摧毀;中國人民的挨餓,是中共控制農民與農業生產自由,不尊重市場經濟,導致大饑荒,挨餓的是中國百姓,而不是中共權貴;至於挨駡最多的,則是中共權貴,而不是中國百姓,為什麼中共與中共權貴挨駡?還是一個缺少自由言論空間造成的,如果中國百姓有正常的發聲管道,有自己真正的民意代表,有獨立的法庭可以主張正義,百姓就不會抱怨發牢騷罵黨罵權貴,舉目四顧自由民主憲政國家,有多少國民像中國線民這樣怨聲載道?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