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觀點》鴻夏戀啟示錄——服貨貿協議是兩岸產業合作發展的契機

2016-05-11 06:15

? 人氣

鴻夏戀終於修成正果,有論者認為這是台灣產業因應紅色供應鏈挑戰與抗韓必走的一條路。(美聯社)

鴻夏戀終於修成正果,有論者認為這是台灣產業因應紅色供應鏈挑戰與抗韓必走的一條路。(美聯社)

歷經幾年的波折,鴻海併購夏普(俗稱鴻夏戀)終於修成正果,儘管雙方的股價並未捧場,但是輿論反應良好。其中一種觀點認為這是台灣產業由代工組裝轉型為品牌,且掌握關鍵技術的開端,係台灣產業因應紅色供應鏈挑戰與抗韓必走的一條路。

實際上,過去在台灣也有不少國際併購,但幾乎都是慘痛的教訓。最有名的例子是2005年明基電通併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不到一年就申請無力清償保護,損失約350億元,卻連核心技術轉移都不可得,彷彿花了大錢替其他國家的夕陽企業辦後事,儼然從事慈善事業的凱子。

何以今日的鴻夏戀卻被賦予正面的期待,認為是台灣產業的脫困之道。關鍵在於當前台灣面對的經濟大環境與過去截然不同,以出口為動能的經濟成長模式似乎失靈了,出口連續14月衰退,直追金融海嘯時期紀錄。過去經貿的順手牌不再,台灣經濟止不住下滑的趨勢,有如走上日本失落二十年的悲路。原因很多,全球的總合需求不足,加上中國經濟成長趨緩,造成以美元計價的全球貿易量衰退,使得一些以出口為主國家經濟衰退愈發嚴重,短期內似無回溫跡象。而台灣乃是受創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但台灣面臨的挑戰卻更加嚴峻。台灣出口有四成在中國,賺的幾乎是中間財,也就是出口零元件半成品銷給中國台商,經過台商組裝之後再出口。但這樣的經貿結構卻逐漸翻轉,一則中國本身的經濟疲軟,進口量減少,自然就影響到台商對台灣的進口;二則,中國台商原先多數採用台廠生產的零元件,但由於中國本土產業因政策扶植與併購而壯大,尤其擅長成本控制,其採購便以本土零元件作為替代,這也嚴重反映在台灣對中國出口的萎縮。尤甚者,如此的替代性幾乎是不可逆轉的,一旦中國本身的供應鏈崛起,台商自然會被取代,而中國自台灣進口中間財也會遽降,進而對台灣經濟形成致命一擊。

因此,鴻海這個最大台商併購夏普,因為是以技術提升而非量的擴增,提升在產業供應鏈的價值,一旦整合成功,可望站在全球最大的蘋果供應鏈的制高點上,擊敗各個現有與潛在的對手,故而才會備受期待與稱譽。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中)、副董事長戴正吳(左),及夏普社長高橋興三(右)。(美聯社)
鴻海這個最大台商併購夏普,可望站在全球最大的蘋果供應鏈的制高點上,擊敗各個現有與潛在的對手。(美聯社)

不過,台灣產業除了透過併購提升技術,強化競爭力,更重要的還是目前作為台灣經貿最大出海口的兩岸經貿關係如何建構互惠共榮的互動模式。

例如現今台灣對中國是一種生產基地的關係,因為三角貿易而讓台灣出口的四成集中在中國,外銷訂單的海外生產比更超越五成,多數的對外投資也都在中國。這凸顯出台灣對中國強烈的依賴關係。有人批評這種過度傾斜是一種高度風險,造成台灣受制於中國。

但如此指責其實是時空錯置的論述,也就是即使現在的結果開始產生負面效應,也不意味過去的發展模式是錯誤。如果回到二三十年前的時空,台灣在經濟成長高溫下,導致生產成本升高,匯率升值,勞工意識覺醒,環保抗爭頻仍,以勞力密集與資金密集為主的台灣產業外移是必然的抉擇。而那時中國開始啟動改革開放,無論勞力、土地成本、租稅優惠,以及政府的執行力、文化語言相通,都成為台商外移的首選。那時若是不去中國投資,現今中國還會收納台灣四成的出口量嗎?未必,台灣的經濟恐怕只會更淒慘。

現在不必檢討過去的對錯,但是將中國當成生產基地的依賴關係確實必須改變,台灣經濟才能找到出路。一方面,台灣賺取三角貿易的中間財,以製造業為主的海外生產模式,造成兩岸紅利為少數人所壟斷,由於創造的就業在中國,因此GDP的成長無法反映在就業與薪資的提升,不僅成為台灣經濟發展的隱憂,且由於分配不均種下社會衝突的因素。

另一方面,現在中國本身的產業也在轉型,政策扶植企業不斷壯大,尤要者,出口型經濟也要轉化為內需型,亦即將世界工廠變為世界市場,使經濟成長果實能為多數人分享。

在這種情況下,過去那種忽視生產效率、環保成本以及勞工權益的生產模式亦將被徹底拋棄,使其產生質的蛻變與提升。如此一來,不僅中國高耗能、低技術含量的產業將遭到淘汰,多數以組裝代工為核心業務的台商亦必首當其衝。

因此,台灣與中國的經貿關係應該由生產基地的概念,轉換為進攻內銷市場的模式,也就是要全力在中國行銷台灣的產品。如此企業的利潤才會來自產品創新的附加價值,不是依賴勞力與資本的累積,真正提升台灣GDP的含金量。

中國社科院看好中日韓FTA今年將有大幅進展。
只有儘快簽定可視為拼湊起兩岸之間特殊FTA的服貨貿協議,才能降低台灣商品進入中國市場的門檻,與南韓等強勁對手一較高下。

然而,要衝刺中國的內需市場,最重要的則是兩岸關係必須更加緊密、和諧,而目前看起來最重要的催化劑,就是服貨貿協議的簽定。

ECFA是兩岸經貿關係的突破口,但在很多台灣的競爭對手紛紛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下,ECFA的功能顯然不夠,只有儘快簽定可視為拼湊起兩岸之間特殊FTA的服貨貿協議,如此才能降低台灣商品進入中國市場的門檻,方能與南韓等強勁對手一較高下。

台灣產業若能得到兩岸服貨貿協議的加持,下一步就是雙方的整合。可惜台灣產業面臨中國扶植本土產業與紅色供應鏈的挑戰,目前所採取的是民粹式的對抗,全盤否定服貨貿協議,以及中國企業對台灣半導體業的一些參股。

其實,台灣商品需要中國市場,直接對抗只會加深誤解與對立,一旦台灣的抵制引發中國民眾仇視台灣的情緒,後續恐將影響台企對中國市場的開拓。

再則,中國扶植本土產業,已是無法改變的趨勢,並以龐大商機作為誘因與懲罰,對外商恩威並濟,很多國際大企業都不得不低頭,或允許中企的參股合作,或大幅降低對中企授權的權利金,使中國產業迅速壯大,台灣選擇獨立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抗,更顯得相當不智。

況且半導體的高階技術並非台灣所獨有,如果外商都已屈服,台灣要與中國企業對抗,也不可能支撐太久。尤其,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已是國家政策的重點,可謂傾國家的資源予以挹注,台灣的杯葛、對抗並不會改變中國政策與產業發展方向,只是自己放棄一個兩岸產業合作發展的契機。

總之,台灣產業的最佳發展策略,就是與中國產業參股併購,進行深度合作,藉此提升技術與經濟規模,共用中國市場的商機,促成永續的經濟成長。這是鴻夏戀功德圓滿之後,台灣產業應該選擇的發展道路!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原刊《多維TW》月刊006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