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學運專訪》一場社運必有「首謀」?魏揚再談323攻佔行政院的始末與「未完待續」

2019-03-23 09:30

? 人氣

魏揚,曾參與野草莓學運、反國光石化、反媒體壟斷等社會運動,並組織發起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臺灣青年民主協會提供)

魏揚,曾參與野草莓學運、反國光石化、反媒體壟斷等社會運動,並組織發起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臺灣青年民主協會提供)

魏揚,曾參與野草莓學運、反國光石化、反媒體壟斷等社會運動,並組織發起黑色島國青年陣線。2014年3月23日那晚,當發起的群眾與自發參與的公民攻佔行政院,大批警力挾警棍與警盾湧上,他拿起了麥克風,向群眾喊話:「我今天身為現場的指揮,如果有一切法律責任,有任何流血,我們所有發起行動的人,我們都會承擔」,五年後的今天,司法訴訟仍是未完待續。

三一八學運的溫床:在焦慮和壓迫中萌芽

談到318運動的時代脈絡,魏揚先提及他觀察到有關臺灣國族主義的轉變。在2008年以前,臺灣國族主義對於校內學生異議性社團來說,並非主要議題,大部分北部學生社團做較多左翼、反迫遷的社會議題,但也是2008年國民黨執政,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引發學生的焦慮,慢慢挑起了強烈的國族情緒,例如校園內開始出現轉型正義的討論:臺大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清大獨台會案、成大零貳社銅像潑漆等,2008年也因陳雲林來台而引發野草莓學運。

「我們並非一開始就把中國當敵人,也不是一開始就有這麼強烈的國族情緒」,魏揚認為2012年反媒體壟斷運動前,各地社團雖即開始關心國族議題,但一直到2011年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開始協商時,社會仍未有太大的動能,學生參與的人數也不多,只有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和ECFA學生監督聯盟關注。魏揚也分析,事實上從野草莓學運、獨立青年陣線、ECFA學生監督聯盟,這些參與的人員皆非常重疊,也是從2008年至2012年之間不斷的滾動,在校園內做許多倡議。

而對於2012年因旺中集團併購案而引發反媒體壟斷運動,魏揚認為,當時的『中國因素論』首次成為台灣國族主義運動員論述,將原先著重向內建立本土認同的運動能量,轉化為指向外部敵人,「是由內部認同建構,轉為到外部他者的指認」,展現國族主義的轉變從2012年至2013年越來越明顯。

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林瑞慶攝)
魏揚提到,318學運跟國民黨執政也是有關。示意圖。(資料照,林瑞慶攝)

「318學運跟國民黨執政也是有關,行動者以事件作為槓桿去動能,談階級和居住正義的運動,在那幾年也是高度的發展」,魏揚指出臺灣農村陣線成立、反國光石化開發案、反大埔強拆、反士林文林苑王家強拆等土地運動,那幾年是許多青年運動者的溫床,乃至於反美牛運動、反教育商品化運動不斷滾動與催生校園組織,使運動者間經歷互動與建立信任基礎,也操練成熟的策略機制,不論是組織操演或論述都可以迅速動員討論出運動方案,並形成行動者間的網絡。

而人民因著分配正義與土地議題而感到社會不公,是種共同的時代氛圍,加上人民對體制的不信任強烈,從反媒體壟斷、洪仲丘事件到馬王政爭,魏揚認為這種種累積起來,激化臺灣人民對政府體制的不信任感,皆是318學運重要的社會條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