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這麼好賺,誰還要乖乖上班?瞄一眼就能賺飽代言費,國文課本不會寫的伯樂

2016-02-20 08:00

? 人氣

「某某廠商又送我小禮物了,好幸福喔!」某些名人在facebook上貼個產品合照,就能收飽代言費,這種現象是否也讓你感嘆錢這麼好賺、誰還要乖乖上班?其實業配文這種事在中國古代就有了,例如伯樂相馬,也不不是那麼單純的事……

古代名人代言廣告雖然不像今天這麼普遍,但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有參與,皇帝、宰相、詩人、書法家都在有意無意之中充當了代言某種商品的名人。

如今,我們的生活已經變成了廣告的世界,廣告無處不在,電視、網路、報紙上有廣告,街道、建築上有廣告,捷運公車上也有廣告,就連廁所牆面上都成了發布廣告的平台。而因為廣告不實,尤其是名人代言廣告引起糾紛、對簿公堂的事情時有發生。那麼,在古代,人們又是怎麼打廣告的?也像今天這樣普遍、無孔不入嗎?

最早做廣告宣傳的中國人是誰?

其實,只要有人做買賣,有商品流通,就有廣告。廣告的形式可以隨著時代的發展而花樣翻新,但其中的本質和規律仍然是相通的。最簡單的廣告形式大概就是當街叫賣了,走在市場、商店街、夜市、路邊攤中間,此起彼伏、不絕於耳的叫賣聲充滿了生氣,令人感慨世間生活的美好滋味。那你知道當街叫賣這種廣告宣傳的第一人或者說老祖宗是誰嗎?

這個人就是著名的姜太公。《楚辭》上對此有記載,說姜太公在店裡面「鼓刀揚聲」,因為他是賣肉的,所以他就敲打屠刀,招攬顧客。顧客有沒有招來不清楚,卻招來了周文王慧眼識英雄,重用他這個屠夫,推翻殷商,建立周朝。後世當街叫賣的人都是姜太公的徒子徒孫了(還有人說商代就有人靠吹簫來吸引顧客,售賣糖果)。例如賣針線的人一邊搖著博浪鼓一邊高聲叫賣,雅稱是「喚嬌娘」;打磨家用金屬器具的人一邊打著鐵呱(兩塊串起的鐵片碰擊出聲),一邊叫「磨剪子來鏘菜刀」,雅稱是「驚閨」;其他如賣油的敲木梆子,賣酒的敲竹板……

伯樂看一眼馬,價格瞬間翻漲10倍!

當然,這只是最初級的廣告形式。比較複雜、能取得奇效的廣告形式有很多,比如現在大家比較熟悉的名人代言廣告。這種廣告手段早在先秦的時候就有了,這位做代言人的名人就是以相馬著稱的伯樂。當時,有個人在市場上賣自己的馬,可是一連幾天都沒有顧客上門。這個人著急了,怎麼辦呢?他想到了伯樂,找這位千里馬鑒定權威出面代言,一定能扭轉乾坤。

可是,伯樂不是那麼好請的,替你代言,要不是千里馬,那不是砸我伯樂的招牌嗎?伯樂婉言拒絕,「這個忙我不能幫啊!我多少算個名人,得愛惜名譽,不能隨便替你代言,欺騙大家。你的馬就是普普通通的馬,我硬說是千里馬,那不是讓大家戳我脊樑骨,聲名盡毀嗎?」

這個賣馬的人是有備而來,早就把問題考慮周全了。「您不必擔心,我又沒讓您說我的馬是千里馬。您只要到市場上走一圈,瞧瞧我的馬,臨走的時候再回頭看看就行了。別人就是當千里馬買了,跟您也沒關係啊,您只是看了看,根本沒下結論。而且,報酬很豐厚,我把一天賣馬所得的錢都送給您。」

伯樂一聽,很有道理,而且條件非常不錯,值!他就按照賣馬人說的,到市場上看了看這個人的馬,臨走的時候又依依不捨、神情莊重地回頭張望。雖然他一句話都沒說,這個人的馬登時遭到哄搶,價格翻了十倍。多高超的炒作手段啊,伯樂的一個眼神勝過了千言萬語,比現在那些靠豔照、緋聞、怪異舉止裝扮來炒作的人高明不知多少。宋朝的學者王觀國曾感歎說:「凡物不以美惡,稍為名士所稱,遂以可貴……所謂伯樂一顧,其價十倍。」此言道出了名人代言的本質。

打過淝水之戰的他隨手搖搖扇子,就能造成瘋狂搶購

古代名人廣告雖然不像今天這麼普遍,但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有參與,皇帝、宰相、詩人、書法家都在有意無意之中充當了代言某種商品的名人。著名的書法家王羲之一天在大街上逛,偶然間看到路邊有位老奶奶,滿頭大汗,在烈日下售賣扇子,可是卻不捨得拿一把自己用。王羲之非常同情她,大步走到老奶奶的攤位前,取出筆墨,在乾淨的扇面上揮筆疾書。老奶奶壓根兒就不認識這個大書法家,正要發怒,王羲之告訴她:「你就說這是王右軍寫的字,一把扇子賣一百錢。」說罷,揚長而去,老奶奶將信將疑,就按照他說的對顧客們講,大家一看,果然是王羲之的字,一百錢一把,哄搶一空。

幫人賣過扇子的還有那位打贏了淝水之戰的謝安。不過,這次賣的是蒲扇,而且是大批量販的—五萬把。賣主是謝安的一個同鄉,他批發了大批蒲扇到南京,本想賺上一筆,可是卻滯銷了。賣主急得坐臥不安,最後想到了老鄉,大名人謝安。謝安接待了他,聽他講了事情原委之後,什麼都沒說,收下他送的蒲扇,就打發他走了。老鄉很納悶,一肚子怨氣,收了東西還不幫忙,名人就這麼耍大牌啊!

他不知道的是,謝安把他賣的這款蒲扇帶在身邊,見誰都搖上兩下。以謝安的身分和名氣,完全可以引領時尚潮流,成為大家追逐和模仿的對象。這款扇子頓時成了最流行、時人競相追捧的款式,很快就銷售一空。謝安沒有明示,不知道這位老鄉最後想清楚其中的奧妙沒有。以謝安的身分自然不好直接替他出面宣傳,但這個無聲的舉動就是最好的廣告,跟伯樂相馬有異曲同工之妙。要是這個老鄉腦袋轉不過彎來,就辜負了謝安的一片苦心了。

宰相、皇帝都能成為代言人

在北京生活的人都知道「六必居」醬菜。實際上,始自明朝的「六必居」本來是釀酒作坊。所謂的「六必」,就是釀酒時六種嚴格的工藝要求—黍稻必齊,曲蘖必實,湛之必清,陶瓷必良,火候必得,水泉必香。但「六必居」釀出的美酒沒有流傳開來,反倒是醬菜聲名遠播,流傳至今,也算是無心插柳。而「六必居」的招牌能夠打響,還得感謝名聲不太好的明朝宰相嚴嵩。

嚴嵩下班之後經常到六必居來喝酒,成了這裡的熟客。時間一長,老闆動起了腦筋,要是能讓這位當朝宰相給題寫個店名,生意想不火紅都難啊!可是,直接請嚴嵩題字,又怕他拒絕,要是太冒昧了,宰相心裡不高興,「小小店家,不知道天高地厚,照顧你生意就算是給你面子了,還想讓我題字!」那不得吃不了兜著走啊!所以,這位老闆輾轉找到了嚴嵩的老婆,請她幫忙央求嚴嵩給題字。

嚴嵩的老婆應承下來,又覺得直接跟嚴嵩說似乎不妥,眼珠一轉,主意有了。她開始練起書法來。她練的字裡就藏著「六必居」這幾個字。一次,嚴嵩看到了老婆寫的字,這位大書法家直皺眉頭,「你是我嚴嵩的老婆,字寫成這樣,不是丟我的人嗎?」嚴嵩的老婆見他中招了,馬上接過話,「那好啊,你給我寫一篇,我好照著臨摹。」嚴嵩二話不說,提筆「唰唰唰」原文照抄了一遍。他老婆見狀,喜出望外,嚴嵩還是一頭霧水。於是,嚴嵩的老婆把其中的「六必居」幾個字裁下來,給了店主。店主照樣做成招牌掛出去,馬上生意盈門,座無虛席。

比「六必居」老闆更幸運的人還有,名人主動送上門來做廣告,而且是比宰相更有影響力的皇上。清朝乾隆年間,江南有一家雜貨鋪,名字很霸氣—「萬貨全」。一天,乾隆皇帝下江南經過此地,看到店門口的招牌,覺得很好奇,老闆很驕傲嘛,敢說自己的店裡「萬貨全」,朕進去瞧瞧,看你是不是真的應有盡有。

乾隆走進雜貨鋪,鋪面確實不小,商品的種類也很豐富,不過他總覺得這個「萬貨全」口氣太大了。我是萬歲爺,天底下最大;難道你是雜貨鋪裡最大的,叫「萬貨全」?於是,乾隆決定刁難一下店主,他要買「金飯杈子」,店主一聽就傻眼了,知道眼前的人不是等閒之輩,說不定是來找碴砸場子的,連忙道歉,說本店沒有這個稀罕玩意。

乾隆得意地說:「你不是叫『萬貨全』嗎?怎麼會沒有呢?」店主被人揪住了小辮子,無話可說,吩咐夥計,「去,把那招牌給我摘下來!」隨後,他再次向乾隆賠罪,「客官,小店不知道天高地厚,一時張狂,還請見諒,一看客官就是見過大世面的,非富即貴,能不能請您給小店賜個名呢?」

乾隆本就是一時興起,並不是想存心刁難店家,摘了人家的招牌,總得補償一下吧。他心情不錯,吩咐道:「拿筆墨來!」店主連忙筆墨伺候,乾隆揮筆疾書「百貨全」三個大字,還摸出自己的印寶來摁上。店家見是當今聖上,磕頭如搗蒜,謝主隆恩。據說,後來的百貨商場就是這麼來的。

延伸閱讀

中國是詩的國度,古人寫廣告詞的時候,很自然地就採取了詩歌的形式。就跟今天的廣告歌曲一樣,那時的廣告詩由於文字優美、琅琅上口,也傳誦一時,乃至千古流傳。其中,最著名的廣告詩就是李白的《客中作》了,宣傳的商品是山東蒼山縣出產的蘭陵酒:「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饕家們應該都知道「東坡肉」這道名菜。大文人蘇東坡不僅發明了這道菜,還為它寫了廣告詩《食肉歌》:「黃州好豬肉,價錢入糞土,富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時它自美。每日起來打一碗,飽得自家君莫管。」還有,就像王羲之為賣扇子的老奶奶題字一樣,蘇東坡也做過類似的好人好事,他為一個賣饊子(油炸麵食)的老婆婆寫過一首廣告詩:「纖手搓來玉米勻,碧油煎出嫩黃深。夜來春睡知輕重,壓扁佳人纏臀金。」

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擅長畫竹,為了賣畫,寫過這樣一首廣告詩:「畫竹多過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誼,只當秋風過耳邊。」他的竹子不僅明碼標價,而且是一口價,別跟我講交情、套關係,討價還價,權當是耳邊風。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漫遊者出版《回到古代打官司:護食安,拆違建,抓色情,防舞弊……打擊犯罪,古人自有好方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