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之後,他們已經兩年沒有性生活,劈腿的丈夫有資格訴請離婚嗎?

2016-01-26 16:02

? 人氣

調解室裡坐在長桌一側的大律師,來回翻閱著手上的卷宗。其實卷內的東西就是一張開庭通知和那份控訴王曉曼諸多罪行的起訴狀, 只是等待調解委員就位的時間,與其享受和對造大眼瞪小眼的尷尬,大律師還是選擇低頭看卷,雖然上面寫的一字一句,他早就看了不下幾十次。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離婚事件的第一次開庭一定是先排調解,通常在場調解的是法院聘任的調解委員,調解委員各種年齡職業、學經歷都有,調解的手法也各有各的門道,有的調解委員和藹可親,有的調解委員愛講道理,還有的調解委員會不小心跟當事人一方一言不合大吵起來,可謂百家爭鳴。

「咳⋯⋯咳⋯⋯咳咳咳。」從剛剛進來調解室,大律師就意識到背對著他們的調解委員應該稍有年紀,等到他轉過身來才發現,說他稍有年紀真是客氣了。皺巴巴的臉頰像是要緊抓著五官,玳瑁色的膠框眼鏡垂掛在鼻梁上,原本以為只是斑白的頭髮,在前額居然完全消失了蹤跡,這委員有沒有八十歲啊?更驚人的是他從一旁的辦公桌走過來時還拄了根枴杖,緩步移動之中顫抖的雙腿,讓大律師差點忍不住起身去攙扶他。

「聲請人⋯⋯蘇彥文。」

「我是。」

「相對人⋯⋯王曉曼。」

「報告委員,王曉曼小姐今日未到庭,我是她的訴訟代理人。」大律師抑制住對委員的顫音不笑場,其實他心裡也明白今天的調解只是形式,像這種僅一方堅持要離婚的訴訟,最少也要開個三、五庭, 才有可能讓其中一方的心意鬆動。

「蛤⋯⋯你說啥呀?」委員瞇起眼睛,側著臉的樣子,讓大律師終於忍不住笑出了口。

「我說我是王曉曼委託的律師。」他差點沒衝到委員耳邊大喊。

「喔!好!請問兩造有沒有和解的意願?」

「對方如果願意離婚,我現在就簽和解。」廢話,調解室中最不缺的就是廢話。

「對造如果可以不離婚,我們也願意和解。」大律師聳聳肩,打趣地模仿他的用字遣詞。

「那就是沒有和解意願咯!那你們就回去等開庭吧!」

調解委員中有一些委員的風格是即使兩造明明沒有意願和解,還硬不讓兩造離開,想要力挽狂瀾的,但也有些風格就像這位老先生一樣,愛調來調,不調拉倒的。

「謝謝委員。」大律師收起卷宗就要走人。

「等一下。」王曉曼的丈夫喊住了大律師。「律師,你可以幫我帶些話給曉曼嗎?」

「當然,你說吧!」

這男人雖這麼說,但大律師回座後,他還是靜默一會兒才開口。

「曉曼還好嗎?」

「我想被訴請離婚的太太心情都不會太好。」

「這樣有意義嗎?如果兩個人不相愛了,何苦在一起折磨彼此。」

「她不認為你們的婚姻是互相折磨,是您有外遇在先,她不能接受您竟然好意思要向她請求離婚。」離婚訴訟中不願意離婚的一方,通常要避免讓法官認為婚姻已經到了難以挽回的地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