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人生失敗組才是多數臺灣人的生活!10多年來,他演活了被忽視與遺忘的底層社會

流著臺灣的血液就要演真正的臺灣人,但有件事始終讓他很困惑。一直到上大學之前,他接觸的歷史都以中國史為主,鮮少有屬於臺灣這塊土地的故事,許多歷史被有意無意地抹煞或隱藏,官方教育也說臺語是「很low、俗的」……明明臺灣人的語言和故事都如此美麗!他認為,臺灣人是失根的民族。

「人生失敗組」,是莊凱勛最常演出的角色。在《愛琳娜》失業又失婚、帶女兒討生活的運將廖俊明,在《菜鳥》失去理想與熱情、頹廢無比的老鳥刑警楊明正,九把刀新作《樓下的房客》的偷窺狂老張,以及在公視《午休時間》性侵女學生的冷血狼師,看完電影後你不一定會記得莊凱勛這名字,但總會對這些角色印象深刻。

莊凱勛五官深遂、身形修長、嗓音渾厚有磁性,出演偶像劇必定讓無數少女瘋狂,為什麼他一直以來都飾演默默無聞的底層小人物?我們特別訪問莊凱勛與發掘他入行的鄭文堂導演,和這對師徒的談話中,也看見他們對台灣這塊土地最深的愛與熱情……

chuang07.JPG
臺語一點都不low!莊凱勛與鄭導分享他們對臺灣的愛(圖/薛怡青攝)

臺語一點都不low!流著臺灣的血液就要演真正的臺灣人

生長於彰化農村,莊凱勛說起臺語的聲調相當悅耳,在電影《菜鳥》飾演刑警楊明正,烙下「你若牙齒痛,你就惦惦!」一句也是狠勁十足,但有件事始終讓他很困惑。一直到上大學之前,他接觸的歷史都以中國史為主,鮮少有屬於臺灣這塊土地的故事,許多歷史被有意無意地抹煞或隱藏,官方教育也說臺語是「很low、俗的」……明明臺灣人的語言和故事都如此美麗!他認為,臺灣人是失根的民族。

chuang04.jpg
「你若牙齒痛,你就惦惦!」莊凱勛在《菜鳥》踹倒腳踏車的畫面很有魄力(圖/菜鳥@facebook)

「我們的文化產業一直在失根,追求國際化的背後是我們自己的根有沒有守住,我們的文化有沒有被看見,但很明顯地是這幾年我們並沒有做得很好,提醒大家我們自己的樣貌,我們自己可以被保留下來的。」

莊凱勛與鄭導的成長背景相仿,他們的電影就是要一起找回屬於臺灣人的故事,多半以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為主角。這群人的聲音不常被聽見,但莊凱勛認為金字塔底層的世界才是常態、才是多數臺灣人在過的生活,很多人一輩子都為了生存而掙扎奮鬥,聲音很難被大眾聽見,他很幸運自己有機會成為一名演員,為他們發聲。(延伸閱讀:為什麼台灣警察不像警匪片拍的「帥帥,拿槍攻堅」?警察也說不出口的黑暗與真實)

「人的生活是什麼樣子,這是我覺得台灣電影最寶貴的資產。」鄭導也一直都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拍電影,他想要拍下真正臺灣人的故事,讓世界認識臺灣。

chuang01.jpg
莊凱勛在《愛琳娜》飾演失業又離婚的計程車司機,雖是人生失敗組,卻比誰都還要正直與善良(圖/愛琳娜@facebook)

越怪的角色,他越喜歡

在《午休時間》,莊凱勛戴上假陽具性侵女學生,配上血漿道具,任何人看了心情都會沉重無比,為什麼如此難得一見的美男子,要接下形象如此負面的角色呢?

「我不會把他當成負面的角色耶,我會把他當成生病的人啊!」莊凱勛先是否定「負面」二字,在與鄭導合作拍攝《破浪而出》時他曾接觸過煙毒犯,也讓他反思自己對待這些社會邊緣人的態度:「很多古怪的行為讓社會不能接受,因為他其實是病人,不是壞人。所以我還是必須要帶著一些認同感也好、同情也好、愛也好,我才能真的靠近它。」

近期接下性侵狼師與露鳥變態這兩個角色,莊凱勛似乎感到相當滿意:「越怪的角色我越喜歡!」很多演員都會抗拒接近這些被一般大眾視為負面的角色,想維持光鮮亮麗的完美形象,因此演出的每部戲都可能只是在演他自己。莊凱勛認為這就是「明星特質」,沒什麼不好,但他比較想要把自己定位為演員,就只是一種有思想的「工具」,把角色演活、讓觀眾記得角色大於演員本身,那才是身為演員的天職。

DSCF2475.JPG
莊凱勛外表帥氣,但一點偶像包袱也沒有,能演活各種角色(圖/謝孟穎攝)

「和鄭導一起拍片,真的很爽!」

最後問起莊凱勛與鄭導的相處,他們突然對望三秒再傻笑,相識十幾年,這問題可能已被問上千百回了。「你你你,你先講!」鄭導推了推莊凱勛。

「拍攝的時候很嚴格,但一起吃飯喝酒聊天就會回到好朋友的狀態。」莊凱勛說,奪得金鐘獎、入圍金馬獎之後,許多年輕導演都不好意思調他的演技,但演得好不好最終還是要直接面對群眾與票房,因此在拍片現場嚴厲無比的鄭導對他來說相當重要:「我們一致認為工作的時候還是很怕鄭導,但說實話爽不爽?爽!很爽!因為每次合作一次,就覺得自己又進化了一點,其實是滿幸福的事情。」

對於原先以演出偶像劇為主、在《菜鳥》初次挑戰硬派角色的宥勝,鄭導就客氣多了,但他說那是因為第一次合作的關係,才會這麼溫和。兩人也一致稱讚宥勝在《菜鳥》大有成長,一定能成為很優秀的演員。

chuang05.jpg
《菜鳥》拍攝現場的鄭導、莊凱勛與宥勝(圖/菜鳥@facebook)

鄭文堂與莊凱勛,一個在創作注入底層社會的心聲,一個則是演活了被視為人生失敗組的多數市井小民,這對師徒透過電影找回被遺忘的臺灣,我們丟失的那些記憶也在膠捲中化為美麗花朵,傳達給今日與未來的臺灣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