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帶領美國樂壇打開全新一頁!搖滾樂界的傳奇Jefferson Airplane

2018-04-06 09:30

? 人氣

搖滾樂的崛起,和青年次文化、社會反抗運動等等,都有著密切的關係;其中最受人矚目的,莫過於1960年代以舊金山為大本營的嬉皮運動,當地當時崇尚自由開放的風潮,聚集了許多擁抱新思潮、反對保守威權文化的年輕人和藝術家,從1950年代的「敲打一族」(beat generation)文學思潮,乃至與青年次文化有密切關係的迷幻搖滾(psychedelic rock),各種顛覆傳統、勇敢追求愛與自由的行為,也化做許多令人讚嘆的藝術創作,影響了二十世紀下半的種種文化層面。

其中,由吉他手馬蒂.巴林(Marty Balin)和保羅.康特納(Paul Kantner)1965年在舊金山成立的「傑佛遜飛船」 (Jefferson Airplane),堪稱是其中相當具有代表性的團體之一,也是第一個能走出嬉皮運動大本營Haight-Ashbury區一帶,在全國、甚至全世界獲取成功的一個搖滾樂團

他們在1966年被RCA簽下,也是當地第一個受主流大廠青睞的樂團,並於同年發行了處女專輯《Jefferson Airplane Takes Off》,立刻大獲好評,並被視為是一個引領文化前衛風潮的團體,但1967年,原來的女主唱Signe Toly Anderson懷孕退出,他們找來了The Great Society的女主唱葛瑞絲.斯立克Grace Slick加入,並在1967發行了至今仍被認為是超級搖滾經典的《Surrealistic Pillow》專輯。

Jefferson Airplane -White Rabbit

在告示牌排行榜衝上第三名、獲得RCA頒發金唱片的《Surrealistic Pillow》,絕對是舊金山迷幻搖滾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張作品,其中直指藥物經驗、意識迷幻等概念主題,最著名的一曲莫過於”White Rabbit”,它以「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白兔作為迷幻意涵的代表,講述著一顆藥丸讓人感覺變大變小、語言邏輯的錯亂與誤用等等,如拉威爾「波麗露」般的漸強曲式、在曲末來到最高潮,令人情緒激昂;而搖滾力道強大的”Somebody to Love”也展現了斯立克高亢有力、不輸男性的嗓音;”Embryonic Journey”的吉他獨奏則是美到讓人目眩神迷,”Comin' Back To Me”又展現出強大的抒情功力,集結了民歌搖滾﹑藍調﹑硬式搖滾﹑拉丁音樂甚至是印度古典音樂等等百花齊放的風格,讓傑佛遜飛船正式成為最重要的搖滾團體之一。

Jefferson Airplane - Somebody to love

而這張專輯能如此成功,葛瑞絲.斯立克無庸置疑是最大功臣。

1939年出生,誕生於銀行行員中產階級家庭的她,從小便遷徙美國各地,芝加哥、洛杉磯、舊金山、紐約、邁阿密等都市,都曾是她居住與就學的地區。1961年大學剛畢業,她便嫁給電影導演Jerry Slick,隨他搬到舊金山,葛瑞絲開始在當地從事模特兒等工作,也開始寫歌,包括幫丈夫的電影配樂。

後來,她和丈夫(擔任鼓手)、丈夫的弟弟Darby Slick (主吉他)、David Miner (低音吉他)組成了The Great Society,在這段期間內,葛瑞絲也創作出”White Rabbit”、由Darby主筆、她也參與創作的”Somebody To Love”等歌曲。就在1967年,傑佛遜飛船的原女主唱Signe退出,Jack Casady邀請葛瑞絲加入,因為比起業餘玩票的The Great Society,傑佛遜飛船無庸置疑更是進入樂壇的正式踏階

於是誕生了《Surrealistic Pillow》。

465px-the_great_society_1965.jpg
The Great Society(圖片:By KRLA, Public Domain│想想論壇提供)

Jefferson Airplane - Embryonic Journey

《Surrealistic Pillow》的另一份深層意義,同時也展現在斯立克的嗓音展現強大魅力、成為樂團標誌的狀態上;在這之前,搖滾樂可說是純然男性的天下,縱使有女性加入,往往也只是陪襯般、服膺男性風格的演出;而斯立克那十足陰柔、卻又極為強悍有力、辨識度與個人風格極強的嗓音,證實女人也能成為搖滾樂團的主導靈魂人物,所謂的女性特質也可以建立起獨特的搖滾風格;年輕貌美、看似纖弱的斯立克,在台上張著雙眼凝視著觀眾,以那獨特的陰柔有力嗓音唱出”White Rabbit”的場面,讓台下所有搖滾樂迷意識到:搖滾樂,在納入了另一個性別之後,也可以發展出如此截然不同、嶄新的風貌。

Jefferson Airplane - Comin' Back To Me

接下來的《After Bathing at Baxter's》中,葛瑞絲也展現強大創作功力,以及更前衛的概念;接下來這個樂團卻在強大的商業成功中,開始產生一些紛爭,葛瑞絲在1970年和丈夫離婚,與康特納展開一段戀情,1972年,樂團解散,分為「傑佛遜星船」(Jefferson Starship) 與Jorma Kaukonen與Jack Casady所主導的「熱鮪魚」(Hot Tuna)等兩個樂團。在這段期間,葛瑞絲依然擔任傑佛遜星船的主唱。

Jefferson Starship - Winds Of Change

來到了唱片銷量邁向空前高峰的1980年代,排行榜大行其道,已經不再年輕的葛瑞絲.斯立克卻依然寶刀未老;1984年,康特納離開「傑佛遜星船」,並採取法律行動,要求他人不得使用「傑佛遜」或「飛船」等字眼,餘下的團員決定把團名改為「星船」,但也在競爭極度激烈的流行音樂界創造出令人驚艷的成績;1985年《Knee Deep in the Hoopla》專輯中的”We Built this City (of Rock and Roll)”和”Sara”大受歡迎,1987年《No Protection》中的"Nothing's Gonna Stop Us Now"則是電影《神氣活現》(Mannequin)的主題曲,斯立克的嗓音始終高亢動人。

Starship - We Built This City

Starship - Sara

幾度歷經分合,傑佛遜飛船不僅是搖滾史上極少數崛起於嬉皮時代、到1980年代流行音樂當道時依然毅力不搖、在音樂品質和排行成績上都維持極高水準;葛瑞絲.斯立克自然是功不可沒;她和Janis Joplin並列1960年代開創女性搖滾地位的重要人物之一,跨越將近半世紀、精采的音樂生涯更被列入全球最長壽的搖滾女聲之一,如今已退休的她,興趣轉向繪畫與寫作,一如她那為樂壇注入無限光采的人生,令人仰之彌高。

grace_slick_janis_joplin_facebook.png
Grace Slick與Janis Joplin(圖片:Grace Slick粉絲專頁│想想論壇提供)

Starship - "Nothing's Gonna Stop Us Now"

作者介紹|Join

Join,多年前曾寫過幾本關於搖滾,以及女人在唱歌的書。現為整天煩惱下一頓要煮什麼的宅婦一枚,偶爾煮字療飢,在鍵盤與檔案間攀爬維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聽那些女孩唱歌】跨越半世紀、引領各年代流行風潮的葛瑞絲.斯立克Grace Slick)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