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網紅不過癮,還要選議員?中年棄主管職轉拍片、和柯P大玩直播,這「呱吉」到底是誰?

2018-03-28 15:14

? 人氣

網紅呱吉傳言將參選議員,主理2頻道近40萬人訂閱的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圖/陳研旻攝,數位時代提供)

網紅呱吉傳言將參選議員,主理2頻道近40萬人訂閱的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圖/陳研旻攝,數位時代提供)

在遊戲公司工作 15 年的呱吉,中年轉行開設影片製作公司。為取悅成年男性而製作「上班不要看」是成立後經營的第一個頻道。以企業角度看待影像內容創作者的呱吉,不同於影片上的搞笑演出,是一位成熟、經驗豐富的中年工作者。

在眾多年輕面孔的影音內容創作者中,「上班不要看」工作室的創辦人「呱吉」算是相對特別的創作者。從 2015 年底創辦「上班不要看」工作室,到 2017 年開始逐漸轉移到 Youtube 上,「上班不要看」以及「呱吉」個人頻道的訂閱數已將近 40 萬。各種瘋狂、大膽、有趣的影片,擄獲不少鄉民的好評。在2018 年「Yahoo TV金獎超展開」上,一舉拿下「最佳趣味搞笑+網友好感度獎」。建中、台大畢業,在遊戲公司工作將近15 年的六年級生,為什麼會創立「上班不要看」?又如何一步步地經營到今日的人氣呢?

「我是唯一一個在訂閱數十萬以上的 Youtube 中,可以去選總統的人。」保持一貫風趣的呱吉,笑著說道。「如果我不出來自己試試看,永遠也無法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和許多創業者一樣,在遊戲業前前後後 15 年的呱吉,雖然盡心盡責地交辦每個老闆派下來的工作,但總覺得無法施展手腳。於是在 39 歲時決心出來創業。

(圖/陳研旻攝,數位時代提供)
(圖/陳研旻攝,數位時代提供)

「一種是你跳進去就是在藍海;另個情況就是你雖然在紅海,但你卻有個獨特的優勢可以打趴競爭對手」, 不同於影片上搞笑的形象,呱吉眼神專注、認真地分享當時創業的思考。雖然遊戲公司得精力以及相關人脈的投資下,呱吉絕對可以開一間遊戲公司,但是遊戲市場競爭激烈,一間小公司可以開發幾款遊戲?又能撐多久呢?於是他轉念一想,決定開一家影片製作公司。

上班不要看」一開始在 Facebook 經營,推出的「十大雞雞真相」、「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戚秦氏」都是甫推出就頗受好評。然而經營一段時間後,呱吉意識到只經營招牌是不夠的。「要產生崇拜的感覺,不能光靠文字,要出現一個真正的形象」呱吉還引了宗教當作例子,嘴上帶著淺淺的微笑。

「這就是第二個轉折了。」2017 年初呱吉開始跳上幕前。不僅出現在「上班不要看」的影片中擔任主角,也開始經營個人頻道「呱吉」。「呱吉」頻道與「上班不要看」的呱吉形象大不相同:電乳頭、吃下20 公斤的白巧克力、被員工惡整的呱吉;穿梭大街小巷、享受孤獨與美食的呱吉。但同時,他也是擔任老闆的呱吉。

「上班不要看」的影片難以歸類,但目的都是為了要引人發笑。《美食廢人》系列中,呱吉與成員小歐、媛媛一起製作各種電視、動畫中的食物,像是翻譯蒟蒻、含笑半步顛,中間穿插著無厘頭的廢話與浮誇的動作、演技,讓人經常笑著笑著就看完長達十幾分鐘的影片。

另外還有各式突然發佈的影片,多半是拍攝呱吉生活化的一面,例如考駕照、取精等。呱吉天生的喜感,再加上與員工自然、不做作的互動,雖然影片時間短,卻總吸引不少點閱。

創立至今,呱吉已經投入了五、六百萬,到現在也尚未完全回收。雖然在 2017 年中時,工作室已經開始慢慢穩定,但為了朝向更大規模的發展,呱吉也開始募資。「如果想要生產更特別、更有質感、規模更大的內容的話,我一定需要外力的幫助。」雖然呱吉語氣中帶點些許無奈,卻也十分堅定。

首輪天使募資募得 600 萬,但對於工作室來說只是九牛一毫。「這個錢其實隨便燒一下就不見了。」呱吉笑著說,但第一次募資的成功讓呱吉對工作室的產品有信心,以此為契機,啟動下一輪的目標,讓投資人對他們更信任。「就像洗頭,都沾到水了就要洗下去。」不只展露決心,也有著對自己夥伴以及計畫的信心。

「全台灣的Youtuber只有我一個人去找投資,應該說只有我一個人是用公司的角度去想事情。」講到此處,呱吉流露出擔任遊戲公司主管所培養出的商業眼光。當初「上班不要看」選擇從臉書開始經營,是因為臉書的機制可以讓影片擴散較廣、點擊數成長較快。也因此可以較快地獲得商業案件的機會,對於多人團隊來講就容易穩定。

(圖/翻攝自呱吉臉書,數位時代提供)
(圖/翻攝自呱吉臉書,數位時代提供)

在臉書經營一年多後,「上班不要看」開始移往Youtube。「俗話說狡兔三窟」呱吉認為若只經營單一平台,很容易受到臉書演算法的影響。於是在 2017 年初開始經營 Youtube 頻道。不僅是「上班不要看」,也開設「呱吉」個人頻道。除了Po 影片之外,也固定在每周星期四的晚上九點半開直播與觀眾互動。

呱吉的直播《人生晚長》,不像一般實況主或直播主是以玩遊戲、跟觀眾聊天的方式進行。而是像深夜電台,「講一些小故事,放音樂,最近有趣的事,然後輕輕鬆鬆帶過一個小時」,呱吉稍微低沉、磁性的聲音,搭配上輕鬆,時而嚴肅的主題,讓許多觀眾都死忠地追蹤。而呱吉每次的直播都會寫腳本,節目就按照腳本進行,時間一到就結束,絕不戀棧。在最近一次的直播中,同時觀看人次逼近一萬人。

而「呱吉」頻道上的影片也與「上班不要看」迥異,大多是呱吉較為老成、沉重的一面。例如《孤獨的美食廢人》系列,就是呱吉一個人吃飯時拍攝影片集錦,但經常都會搭配一些故事或是心裡話,讓吃飯不再只是吃飯,而是成為中年人的療癒時光。

不管是直播觀眾或是粉絲,大多都是以「成年男性」為主。「我覺得台灣的內容創作者,在滿足比較低年齡層跟女性的內容上,已經有經營非常成功的頻道」呱吉緩緩說出他對台灣影音內容創作的觀察,「我覺得成年男性是一個比較少被滿足的區塊」為了與其他創作者區隔,呱吉決定以成年男性為客群來設定創作內容。

呱吉分享道,在社群媒體上踴躍活動地多為女性,男性受限於從小到大的教育或是自我心理的壓力,較不敢公開地表示自己的喜好,也因此較難取悅成年男性。呱吉笑說,雖然在粉絲團上留言的大多是女性,但是粉絲的男女比卻是男大於女,女粉絲「就是還蠻少的」。

雖然就呱吉所說,成年男性難以取悅,但許多粉絲也經常做出感人的舉動。「上班不要看」工作室相較於其他創作者,更愛辦實體活動,「在Ptt上講說我們是最會辦活動的Youtube頻道。」這些活動雖然是用來增加粉絲黏著度,但呱吉與工作室夥伴都十分用心的辦每一場活動,而粉絲們也十分支持。即使不辦活動的日子,都有粉絲在工作室外等了一整天,只為了和呱吉見上一面、拍一張照片。

也由於呱吉的個人魅力,因此有不少其他的影音內容創作者都想與呱吉合作。但對他來說,合作雖然有助於創作者之間的交流,但他也不會輕易答應。雖然他笑說「因為我自己想做的內容都做不完了」、「我會覺得我有種在刷存在感,或是請別人carry我的感覺」但呱吉也認真分析合作成功的兩個要件:選題與TA連結性。選題是影片的重要因素,好的選題就會決定影片成敗與否;其次則是兩個合作者的客群有沒有部分重疊。假如完全沒有重疊,那麼影片只會吸引單方的觀眾;假如完全重疊,那也不會吸引額外的觀眾。

雖然呱吉對合作保持開放態度,但也會從策略面來決定合作與否。而決定期測會走向的關鍵因素就是數據。

「如果一件事情沒辦法用數字解釋的話,通常也表示這件事情不存在。」遊戲業的經驗讓呱吉在經營時更仰賴數據。在臉書經營時期,因為演算法重視觀看完成率,因此發布的影片大多是一分鐘到三分鐘不等的短影片,希望可以觸及更多人;但開始轉移到Youtube 時,「上班不要看」開始嘗試放上十分鐘以上的影片,原因是Youtube的使用群眾更願意觀看長影片。

呱吉雖然想嘗試更長的影片,但他也坦承作長影片「壓力都好大喔。」原因在於害怕觀眾看不完,「社群媒體的最大問題就是注意力非常不集中,隨時都會被各種事情分心。」也因此在呱吉頻道初期的幾支影片節奏都相當快速,甚至把中間的空隙都剪掉。後來隨著觀看數、訂閱數的成長,也讓呱吉有信心放慢腳步。即使長達9分鐘的影片,也同樣會帶來 60 萬的觀看。

創作者都會思考的問題:「如果自己不紅了怎麼辦?」對呱吉來說反而老神在在。「因為我從來不是以做Youtuber為目標,我的目的是經營一個公司。」從前述來看,呱吉本來就是在幕後擔任老闆,後來才開始跳到幕前。就像許多創業者所想,呱吉對公司的期望就是希望可以打造出良好的創作文化,「那我就算消失了還會有下一個我出來」。

「製作公司」向來就是呱吉努力的目標。他觀察到,娛樂業有個固定的鐵三角「發行商─製作公司─明星」支撐著娛樂業。但在新興的娛樂產業當中,反而缺少「製作公司」這塊。雖然有很多善於單打獨鬥的創作者,但是若想做更大規模的內容就需要製作公司的出現。當初會決定創立工作室,也就是希望可以補上這塊缺漏的拼圖。

那麼傳統娛樂業中的「明星」,跟目前新興內容產業的「網紅」是一樣的嗎?呱吉並不將兩者畫上等號。傳統的明星需要付出個人極大的努力以及公司精心的操作,打造出一個與常人不同的形象來吸引觀眾。然而,「現在絕大多數的Youtuber,是把他們的人生、生活切片,然後放到市場上販賣。」呱吉冷靜地分析,因此影音內容創作者更為親近,再加上媒介工具可以縮短觀眾跟創作者之間的距離,也更加讓觀眾喜愛。

(圖/翻攝自呱吉臉書,數位時代提供)
(圖/翻攝自呱吉臉書,數位時代提供)

呱吉篤定地認為,兩者的過渡關鍵就在於製作公司。如果影音內容創作者只有單人操作,自然就需要挖出自己的生活來跟觀眾分享。但隨著媒介環境改變,就需要一個熟悉媒介工具的製作公司來規畫內容。「會看綜藝節目那些人他還是想看綜藝節目,他轉到網路上看,其實跟在電視上看沒有太大差別。」但在網路上,觀眾容易分心,也因此更需要有趣、引人注意的內容來吸引關注。也因此呱吉認為,新興的娛樂產業需要製作公司來製作內容。

雖然呱吉實際年齡已超過四十,但對於創作的熱誠不輸任何一個創作者。2018年仍有許多有趣的計畫等著執行。首先是新平台的經營,「未來Instagram也是兵家必爭之地。」因此「上班不要看」以及「呱吉」都在 2017 年底開設IG帳戶,一個月的時間就將追蹤數從 0 提升至 2 萬,可說是相當驚人。

「我用Instagram的方式還蠻老人的。」呱吉笑說,Instagram 的即拍即傳特性讓呱吉相當不習慣。因此在帳戶上發布的小短片,都是呱吉平常隨手拍攝的素材、儲存在電腦裡、有靈感時再後製,最後才上傳至Instagram。雖然與平常年輕人的使用方式不同,卻也是呱吉特有的創作方式。只是目前的成效如何,則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有沒有要讓我拍啦幹 #呱吉日常 #檳城 #pinang

呱吉(@froggychiu)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另一個在 2018 年執行的企畫,呱吉卻語帶神秘地不說太多。但他也明白指出這個企劃目的是希望能引起國際關注,讓台灣的內容創作可以走出國際。呱吉認為台灣的文化特質、歷史讓台灣可以接受多元文化的內容,那麼相對地,台灣也能創作出讓不同文化圈接受的內容。

呱吉進一步分享,由於亞洲臉孔在國際市場上普遍不受歡迎,因此若想引起國際關注,就要作「不是人的東西」。「不是人的東西」是什麼?實際內容如何進行?雖然充滿著各種疑問,但卻因為尚未公布,呱吉也無法分享太多,最終只吐出4月會做的訊息。詳細情形為何,就只能讓觀眾慢慢期待呱吉會帶回怎麼樣的驚喜了。

文/ 黃偉誌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遊戲公司主管中年轉行影片創作者!孤獨的美食廢人呱吉)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