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孩隻身勇闖東京「歌舞伎町」:為何在地人警告她,女生千萬別去那裡?

2017-06-10 07:30

? 人氣

「請妳千萬不要去歌舞伎町,即使妳們兩個人一起也不要去,那裡很危險。」Miho 這樣跟我說。

那是二○○五年的事,我跟中學時的摯友一起到東京,拜訪留學時認識的日本同學Miho。當時住在新宿車站附近,大約是華盛頓或王子飯店。因為對東京還不熟,跟Miho 討論起飯店左近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時,提起了歌舞伎町,就被Miho 嚴肅地制止了。

Miho 這個人,是除了身高以外,標準的大和美女,膚色白皙,氣質溫婉,時常會讓人忘了她足有一百八十公分,而有小鳥依人之感。這樣的Miho 板著臉認真地說,那想來歌舞伎町恐怕真是不大妙的地方。同行的好友並沒有冒險犯難的精神,而東京還有許多地方可去,歌舞伎町就變成等同危險的代名詞,暫時擱置。

之後陸陸續續住了新宿許多次,已經打算再來東京要換地方住,這時又想起歌舞伎町。那次是一個人的旅行,不用遷就誰,歌舞伎町離飯店並不遠,一日行程結束回飯店洗澡歇腳,就穿得輕輕鬆鬆去了。我想就算是紅燈區也不會有人誤會穿得那麼日常的女人吧?何況還卸了來日本才化的淡妝,戴著近視眼鏡。不過說起來,紅燈區是什麼樣呢?

我所知道的只是中山北路林森北路的酒店或萬華(跟市區其他地方也沒什麼不一樣)。再不然就是新加坡芽籠區。如果要說特別那就是特別黯淡,芽籠或林森北,在夜晚浮香中幽暗而曖昧。

結果到了歌舞伎町嚇了一跳,到處都明晃晃得過分,眼睛都會被刺痛,如果醉酒的人要找個隱蔽角落小解恐怕都做不到的程度。這裡真的是風化區嗎?我開始覺得像進到了電玩裡的街景。跟令人炫目的紐約時報廣場相比,大概要把時報廣場的面積乘五,明亮度乘十,才差不多是眼前的樣子。

我不由開始擔心完全素顏的臉在這過分明亮下的清晰。不過事已至此也沒有辦法。沿途有不少人熱情拉客,當然沒有人理我,我想也好。放下心來仔細觀察街道,覺得一樓看起來都是很正經的店家,飲食店藥妝店之類。

不過其上的招牌很有問題,不是一張張粉面小生的大頭照,就是曲線窈窕穿著清涼的美女圖。叫做「無料風俗案內所」的地方相當多,都貼著滿滿的各色傳單,燈光大放。「無料」和「案內所」我都知道意思,風俗要怎麼解釋呢?一直很想搞懂,不過又不太放心踏入這些案內所,索性站在門外看一張張貼滿男公關的圖像暗自打分。

據說此區只接待能說日文的客人(早些年根本不招待外國人),那麼如果說為了要深入了解歌舞伎町而認真學日語,會不會是一個詭異的動機呢?(笑)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凱特文化《100種東京》(原標題:獨自歌舞伎町)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