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30萬難民學童哭喊:「我要上學」

2014-11-05 09:35

? 人氣

據統計,巴基斯坦有30萬難民學童無法接受教育。(美聯社)

據統計,巴基斯坦有30萬難民學童無法接受教育。(美聯社)

自7月份以來,巴基斯坦聯邦直轄部落區北瓦濟里斯坦(North Waziristan)居民因戰火波及,陸續迫遷至鄰近地區的難民營。由於巴國政府始終未能安排充足的教育設施,使得約30萬名的難民學童至今中斷學校教育。

巴國政府今年6月起,對聯邦部落區內巴基斯坦神學士(Tehreek-e-Taliban Pakistan, TTP)恐怖組織的據點,進行大規模軍事行動。「當(北瓦濟里斯坦)情況變得糟糕時,我們全家12口步行逃至本努縣(Bannu)。」20歲來自米蘭沙赫鎮(MIranshah)的沙哈(Salman Shah)表示,「我們知道這是一個長期的狀況,我們需要在別處繼續學校教育。」

據巴國聯邦直轄部落區災難管理局(FATA Disaster Management Authority, FDMA)統計約70萬名北瓦濟里斯坦居民逃離家園,他們主要聚集在本努縣和鄰近地區的難民營,上萬名流離失所的學童中,只有5%進入公立、私立或者非政府組織設立的學校就讀。

巴國政府曾承諾將安置難民就學。但原本就讀米蘭沙赫政府學院的沙哈與他的同學們均表示,政府的允諾只是紙上談兵,他們在本努縣申請攻讀研究生學位時,遭遇眾多程序上的阻礙。

舉例來說,儘管學院的教師們有時間進行教學,但教室卻空蕩蕩的。「我們什麼事都必須靠自己。」沙哈向半島電視台表示「他們沒有指示我們該去哪上課或是如何申請使用(教室)設施。」

教育設施不足

米蘭沙赫政府學院前校長沙頓(Muhammad Sultan)坦言,原米蘭沙赫政府學院的950名學生成為難民後,沒有一個繼續接受學校教育。他也表示,難民學童已經分散至不同的地區,很難將他們集合在同一地點進行教學。

政府安置就學的承諾在初等和中等教育學校也未兌現。14歲來自米爾阿里鎮(Mir Ali)的瑞曼(Shafiq Rehman)表示,「我們去了公立學校,但教室內沒有我們的位子。我覺得他們(教師)並不想教導我們。他們(政府)只是用了安置這個詞彙,沒有真心要實踐的意思。」

公立學校的行政人員回應,本努縣只是開伯爾-普什圖省(Khyber Pakhtunkhwa province)內一個開發中的小縣,縣內的學校都已經超額收員。「我們挪開教室內的桌子與長條椅,讓學生坐在地墊上課,盡力增加教室空間、容納額外的學生。」本努縣境內最大的公立學校行政人員喀汗(Jahanzeb Khan)表示,該校已接納65名流離失所的學生入學。

喀汗承認,政府單位明顯地忽視了難民學童的受教權,並且所謂安置措施最終都交由各學校自行斟酌,並沒有強制力。

巴基斯坦戰亂頻仍,孩童為最大受難者。(美聯社)

難民學童在水邊洗澡。(美聯社)

志工籌組學校

有鑑於公部門的無所作為,許多非政府組織和私立學校投身幫助流離失所的學童擁有接受教育的機會。例如,今年九月,數十名本努縣民創立帕夏汗公益教育中心(The Bacha Khan Free Education Centre, BKFEC),致力於提供難民學童免費課程。

「這些孩子們剛來的時候,表現出害怕和驚慌的樣子。」帕夏汗公益教育中心管理員伊沙喀(Muhammad Ishaq)表示,「因為他們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茫然失措,他們無法確定自己能否在這個地方的學校申請入學。」

帕夏汗公益教育中心9年級學生瑞曼(Rehman)表示,他在這裡非常開心。「這裡的教室很小、椅子也很小,但我們非常心滿意足。因為他們對我們很好,也適當地教導我們。如果我能繼續(求學)下去,我感覺未來非常光明。」瑞曼向半島電視台說道。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指出,已有1萬5千名難民學童在公立、私立和非政府組織創立的學校註冊入學,但僅是上萬名難民學童中的滄海一粟。

「政府並沒有在幫助這些學童,但這明明是他們的責任。這些孩子不只是我們的學生,更是這個國家的公民。」帕夏汗公益教育中心的志工教師瑞曼(Ali Rehman)說道。

在巴基斯坦市集中販售購物袋的難民學童。(美聯社)

部分巴國難民學童連吃都成問題。(美聯社)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與阿富汗難民義務教育組織(Basic Education for Afghan Refugees, BEFARe)在本努縣合作,提供4至12歲學童學校教育和心理輔導。

「我發現這些流離失所的孩童有點驚慌害怕,可能因為來到陌生的環境(和遠離家園的創傷)。」阿富汗難民義務教育組織輔導員阿佛瑞帝(Ziauddin Afridi)表示,他看見許多難民營中的孩子都有驚嚇過度的創傷傾向。

在醫院接受治療的女童仍是一臉純真。(美聯社)

然而,由於巴基斯坦識字率僅55%,難民學童因教育設施不足而無法求學的情形在巴基斯坦並不罕見。但北瓦濟里斯坦地區識字率有嚴重低靡的現象,該區識字率僅有15.7%。聯邦直轄部落區內普遍存在低識字率的現象,使得這些區域的社會經濟指標遠遠落後巴基斯坦其他地區。

「由於暴力衝突不斷,許多事情很難在這裡推行。」米蘭沙赫政府學院學生沙赫補充,他和同學們經常因為宵禁或塔利班的攻擊行動而錯過上課時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