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子砍人被抓、大兒子突然自殺…國片拍出分崩離析平凡家庭,獲金馬11項大獎提名

2019-11-05 17:00

? 人氣

鍾孟宏導演新作《陽光普照》已於11月1日上映(圖/甲上娛樂)

鍾孟宏導演新作《陽光普照》已於11月1日上映(圖/甲上娛樂)

金馬獎最佳導演鍾孟宏第5部作品|2019 多倫多國際影展、釜山國際電影節、東京國際電影節|2019 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導演、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等11項大獎入圍—《陽光普照》。

11/01(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圖/甲上娛樂)
(圖/甲上娛樂)

劇情簡介

我們都曾受過傷,才能成為彼此的太陽。

平凡的一家人阿文(陳以文飾)和琴姐(柯淑勤飾)育有兩個兒子,叛逆的小兒子阿和(巫建和飾)與好友菜頭(劉冠廷飾)砍傷人進了少年輔育院,但阿和的女友小玉(吳岱凌飾)卻帶著身孕來家裡…琴姐不顧阿文反對,將小玉留下來照顧。

此時,被砍傷者家屬也來找阿文求取鉅額賠償,阿文受不了總是帶來麻煩的小兒子,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資優生大兒子阿豪(許光漢飾)身上,卻不知道溫暖善良的阿豪心中也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圖/甲上娛樂)
(圖/甲上娛樂)

「這個世界最公平的是太陽,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

在鍾孟宏導演的電影裡,世界上最公平的是太陽,不論緯度高低、不論在哪裡,都能分享到一半白晝一半黑夜,世界上有著許許多多的不公平,似乎只有太陽是公平的對待著每個人,可是,世界上最殘忍的,或許也是太陽也說不定。當太陽光太大,曬得我們受不了的時候,我們會選擇撐傘、會選擇躲到陰暗處、會想各種方法躲避炙熱,人類會、動物也會,但你是否想過,倘若哪一天,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任何陰暗處、沒有任何遮擋太陽的方法,一昧承受太陽光照射的我們、牠們,能夠撐多久?

鍾孟宏導演用這溫柔殘酷並存的太陽所照射出的陽光,照亮著一個家庭裡的每個角落,讓這個家庭裡的一切都無所遁形,那些難堪的、羞恥的,都被觀眾看進眼裡。從父親、母親,到兩個兒子,每個人都有不願說出口的事,都有不想被人看見的那面。正因如此,他們相處過程中總在無形間互相傷害著卻不自知,直到出了大事才知道要停下來,回頭去找蛛絲馬跡,弄清楚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地步,也許明白了也許還困惑著,可不管怎樣,他們總算開始去理解所謂「家人」,比起過去經歷過傷痛,他們也更像是一家人了些。

「你不要說沒事了,我一進門就知道你有事了。」

「媽不說是怕你擔心,你不說是為什麼?想逃避?」

在駕訓班擔任教練的父親阿文,在酒店替小姐做造型的母親琴姊,在重考班衝刺、目標志願醫學院的哥哥阿豪,還有成天無所事事又愛惹事的弟弟阿和,一家四口同住一個屋簷下,卻比陌生人還要疏遠,明明每天見面坐在同一個餐桌吃飯,卻有很多話都不曾讓其他人知道。

阿和和好友菜頭因砍傷人被送進少年輔育院之後,這樣的情形更為嚴重。「我沒事」彷彿成了口頭禪,是不想要讓別人擔心,還是像阿豪去會面阿和說的那樣,單純只是想逃避?更慘的是,在我看來,不管是阿文和琴姊這對夫妻,還是他們和小兒子之間,都更像是「不知道怎麼說所以無話可說」。但想不到的是,讓這個家慢慢活起來的,竟是因為阿豪的自殺。當阿文和琴姊注意力都放在阿和身上時,本來他們都以為能讓他們放心的大兒子,反而才是最令他們想不透的一個。

(圖/甲上娛樂)
(圖/甲上娛樂)

「他把所有的好都給別人,忘了留一點給自己。」

在告別式上,阿豪補習班的女同學曉貞告訴琴姊阿豪生前傳給他的簡訊,在她眼裡、在琴姊和阿文夫妻眼裡,甚至於在每個認識阿豪的人眼裡,阿豪就是顆溫暖的太陽,用盡全力在發光發熱,溫暖著身邊的每個人,他心裡掛記著的都是如何幫助別人,特別是最需要他的這個家,替父母還有弟弟向對方說出不肯說的心裡話的同時,他還背負著這個家的期待,因為他優秀、聰明、有才華,所以被迫扛下「終究要成功」的壓力。但他從來都沒反抗過,就這樣默默承受一切,因為他是那顆太陽。

當家裡唯一的太陽殞落,所存在的這個家似乎只剩陰影,就連原能仰賴的窗外陽光,也在阿和從輔育院返家後被隔絕在外。儘管活著的三個人都知道,現在必須得靠他們自己尋找陽光了。

「等我在這裡變好回去,還是等我變得跟我哥一樣好?」

「我哥真的很厲害,他這一生只做錯過一件事,就是從高處跳下去。」

《陽光普照》說白了,就是一個家庭的平凡故事,許多發生在這個家裡的,都是有可能發生在每個家庭的,當然不是每個家庭都會有小孩拿西瓜刀去砍人,也不是每個家庭都會有人以自殺結束生命。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鍾孟宏導演做的就是將這本經影像化,透過畫面、透過音樂、透過每句台詞、透過自然光影的流動......讓這故事生動的上演在你我眼前。從《一路順風》到《陽光普照》,從刻劃小人物的無奈心聲,到聊著一個家庭的紛紛擾擾,鍾孟宏導演一如既往的穩,不疾不徐的讓電影行進著,而兩者互相比較之下,顯然這次的故事更貼近觀眾些,能引起的共鳴肯定不少,《陽光普照》亦比《一路順風》更能入口。

(圖/甲上娛樂)
(圖/甲上娛樂)

「當然不能放心啊!但至少我陪著你一起不放心。」

我只說了一半的故事,剩下的另一半不想說,也不曉得從何說起,希望有時間的朋友都能進戲院觀賞,來讓鍾孟宏導演說給你聽。現在能說的,就是幾處讓我感觸很深,或是讓我很喜歡的地方。

先來聊聊演員的部分,忘記在哪看到,有人說《陽光普照》裡沒有不會演的演員,每個人都在飆演技,對於這點我是百分百認同,陳以文、柯淑勤、巫建和、劉冠廷,甚至戲份較少卻仍牽動著電影的温貞菱、許光漢還有尹馨,每個人都有戲,都有讓人印象深刻且難以忽視的表演場,除了巫建和在輔育院那段內心獨白,其餘我喜歡的都是兩個人的對手戲:温貞菱在告別式向柯淑勤唸著那最後一封簡訊;柯淑勤和尹馨聊著巫建和的轉變,兩位同樣因子女傷透腦筋的母親決定攜手共度難關;劉冠廷在車裡要脅著巫建和、在屋頂上不帶感情的拒絕陳以文的請求,還有許光漢出現在陳以文夢裡陪他走到巷子口對他說「就是來看你啊」。最令我痛到不行的,就是柯淑勤和陳以文在山頂上的那場戲,說來真怪,我喜歡的這些都是悲傷的、刺痛的,好似電影裡沒有任何美好存在。事實上我認為《陽光普照》悲是大於喜的,一如海報上印著的,都曾受過傷才能成為彼此的太陽,要痛過哭過傷心過才會更加努力的撥開烏雲、找尋躲在烏雲背後的那煦煦微光。

「把握時機,掌握方向。」

被妻小當作玩笑話的駕訓班守則,原來才是《陽光普照》裡最該被注意到的一段話,用來看人生、看劇情都成立,都使人震撼,都令人想好好去思考。喜歡鍾孟宏導演安排了這雙層意思的語句在裡頭,藉由突如其來的死,還有意料之外的生,來吐出生命無常的無奈與避不可避。只能說整部電影是如此一氣呵成又渾然天成,幾乎找不到地方是我不喜歡的,喜歡中島長雄所捕捉的每顆鏡頭、偶爾的空拍景、時常的人物特寫,光影的捕捉是如此靜謐卻洶湧暗藏。

喜歡林生祥操刀的配樂,特別是告別式的那場戲,沒有人說話,只有旋律響起,卻比任何時候都來的悲痛不已,還有當阿和要離開輔育院,他的院友們都在吃飯,同樣沒人說話,不同的是他們用唱著《花心》來訴出對阿和的不捨與告別,「黑夜又白晝,黑夜又白晝,人生悲歡有幾何...」要說畫面構成了電影,林生祥替《陽光普照》設計的配樂就是帶動了電影的流動,引著觀眾進入電影裡。

(圖/甲上娛樂)
(圖/甲上娛樂)

《陽光普照》於本次金馬獎入圍了十一項,其中在演員部分差了許光漢一位就滿貫入圍,本來不懂温貞菱為何入圍,看完電影後稍稍理解了,但受限於戲份我是覺得出線機會不大,除非有鼓勵年輕演員的想法影響,男配角部分不小心錯以為巫建和也是入圍此項目,後來經網友指證入圍男配角的只有劉冠廷,因為本來兩人在比的時候我就比較喜歡劉冠廷多一點,和他以前的作品相比這次表現相當令人驚艷,和前陣子看他短片《2923》一樣讓人喜歡。

至於男女主角部分,陳以文和柯淑勤都是屬於積累到最後一次爆發型,光兩人最後山上的那場戲,把做人父母心繫孩子、卻不曉得能為孩子做什麼的無能為力以及痛心表現的淋漓盡致,而兩人在這爆發之前的詮釋同樣極具可看性。柯淑勤為了孩子傷透腦筋,在丈夫不可靠的時候她更要堅強,拼命的藏起自己脆弱無助的那面;陳以文以火爆父親模樣出場,比誰都還要不屑兒子做的一切,卻在最後成為那一個願意為兒子付出所有的慈父,這樣的轉變從他向駕訓班學生說起的「一個兒子」便可知,兩人就是相當傳統的父母親,會不自覺的偏愛著哪一個,但對認為自己被冷落的另一個關心從未少過,只是總愛用偏激的方式才感受得到,例如爭吵。

在還沒看完全部入圍電影之前不敢亂猜測,可光就得獎場的表現,我心裡滿希望柯淑勤得獎的,感覺上評審會滿愛這類型的角色的,可一切還是要等金馬影展看完才有辦法下定論。

而另一位男主角巫建和,我是認為他的表現一如既往的穩,也就是比較沒什麼驚喜感,將所有情感壓抑在心底的樣子和温貞菱過去合作的《小孩》裡的「寶力」一角太相像,和陳以文放在同片裡看,雖不至被比過去,可也贏不了,明顯吃虧在他沒有像陳以文山頂上的那場得獎戲,我是喜歡他在輔育院的時候,但不到會認為會得獎的地步。

在其他獎項的部分,個人最驚訝音樂部分居然沒有入圍,這部分和攝影是我最看好的,太可惜了。另比較有把握的我覺得是攝影還有剪輯,在《陽光普照》裡實在沒話說。

《陽光普照》值得大家進戲院觀賞,會不會哭我不知道,我自己是沒哭但感動從沒少過,話說太滿怕太矯情,但確實好幾處我是很有共鳴的,平凡無奇反而更讓人難忘,或許說的就是《陽光普照》吧!電影裡沒有壞人,也沒有好人,多的是傷痕累累的人們。你說菜頭壞嗎?壞吧,可若不是阿和將罪全推到他身上,若不是阿和父親的見死不救,他又怎會走到這步?說穿了在最開始他只是想替朋友(也就是阿和)出氣而已。那你說阿和是壞小孩嗎?是吧!可若不是感受到父母親只愛哥哥,若不是哥哥太過耀眼令他如此自卑,他又怎需靠別種方法博得父母親關心?換個角度想,不知不覺造成這些事情發生的,會不會是阿文和琴姊?想說的是,看完《陽光普照》有好多好多想法與感受,值得靜下心來好好來整理一下,最後不得不說,太佩服鍾孟宏導演了。

林生祥-《遠行》

很久以前 我指著遠方的天際 

我說想要當最遙遠的星星 

妳笑著 不說話看著我 

帶著初春的青草味 

幸好 我不憂傷 

我把憂傷給了風 

讓它帶去 黑色的大地 

幸好 我不冷漠 

我把冷漠給了雨 

讓它帶去 深色大海裡

很久以後 我指著同樣的夜空

我說想要去遠行

妳笑著 依然不說話看著我

像夏夜的蟬鳴聲

幸好 我不恐懼

我把恐懼給了雲

讓它帶去 無盡的森林

我走向 遙遠神秘的星空

幸好我什麼都不是

我只是微不足道的煙塵

飄蕩在妳的身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陽光普照》,黑夜又白晝,人生悲歡有幾何。)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