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被遺忘的台灣人:日治時期移民沖繩卻回不來了,88歲阿嬤感動尋根

你曾被《灣生回家》中真摯的台日情誼所打動嗎?但你是否知道,日本沖繩的八重山群島也住著一群台灣人,在長達八十年的移居歲月裡,日夜思念著海的彼端的故鄉?

一段從未被正式訴說的台灣歷史──關於「海的彼端」的台灣人

八重山諸島,台日國界間的邊陲小島。
沖繩,美軍政府統治下的無國籍三十年。
日本,無法說出自己來自何方的現實世界。
台灣,長年隔著海卻回不去的家鄉……

台灣國境以東270公里外海的彼端,台日之間最近的距離,它有一個美麗又神祕的名字──「八重山諸島」。八重山諸島隸屬於日本沖繩,與台灣緊緊相鄰,其距離台灣最近的島嶼甚至比台灣到金門還要近。

為了生存,為了更好生活的想望,日治時期台灣中部一群鳳梨農工,出於自願或迫於無奈,放棄了熟悉的土地與家園,離鄉背井前往沖繩八重山這個既陌生又充滿未知的國度。這群移往八重山的台灣人,曾經既不被當成台灣人也不被當作日本人,在歷史的撥弄下,渡過了三十年的無國籍政治難民生活。

asset_11778_image_big.jpg
 

故事從這裡開始──玉木家族/一趟人生最後的返鄉之旅

「穿越長年的記憶與思念,尋找家族在歷史與島嶼之間擺盪的痕跡。」

故事是這麼開始的,「八重山的台灣人」玉木玉代阿嬤(本名王玉花),年輕時候嫁給了本名王永木的玉木真光,兩人在戰末、台灣光復與二二八事件一連串戰亂與變動之間,幾經波折後闊別故土台灣前往石垣島打拚,並在海的彼端養兒育女,一待便是一輩子。

玉木阿嬤和先生初偷渡至石垣島時,處於沒有台灣護照與日本國籍的無國籍狀態,她回憶起過去的日子「連米都沒得吃,只能吃番薯過日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下去。」而後玉木夫婦前往了台灣人聚集的「名藏」山區間,靠著一畝鳳梨田維持自給自足的生活,並從這塊貧瘠之地養育出七個孩子。然而因為勞苦的生活,玉木真光在1967年,便以44歲的年紀英年早逝,而40歲不到的玉木阿嬤,從此一手扛下重擔,將七個孩子撫養長大。

asset_11779_image_big.jpg
 

走過大歷史大時代的玉木阿嬤,如今有27個孫子、40個曾孫,成為八重山台灣移民中最大的家族。曾經,她在兩座島嶼之間漂流,在兩種語言、兩個名字、兩種國籍之間拉扯,離開了故土八十餘載,在玉木阿嬤心中,只有日益增長的思念。

2015年春天,玉木阿嬤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到台灣,踏上她的人生之中最後一趟返鄉之旅……

asset_11780_image_big.jpg
 

拍攝一段被遺忘的台灣移民歷史——導演的話

asset_11781_image_big.jpg
 

在2013年的時候,我首次踏上沖繩八重山進行田野調查,在那邊發現了當地的台灣移民,即使距離    故鄉已那麼遙遠,但他們的身上仍保有著熟悉又陌生的臺灣元素,那種無論時間或空間都無法阻絕的聯繫……

透過《海的彼端》,我想重新書寫「八重山台灣人」這段從未被正視、被書寫的歷史,期待透過影片,讓觀眾可以重新思考臺灣人過去發生的事情,並思考臺灣的現在以及未來應該要往哪裡走。

asset_11782_image_big.jpg
 

《海的彼端》是第一部關於「八重山台灣移民」的紀錄電影,由年輕的旅日導演黃胤毓歷時2年製作,記錄下這段鮮為人知的台灣歷史,重現80年前玉木家族等台灣移民遠渡重洋的艱辛故事和奮鬥身影。

《海的彼端》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及韓國DMZ國際紀錄片電影節亞洲競賽單元,在台北電影節首映後更獲得熱烈迴響。

2016/9/30(五)《海的彼端》將躍上大銀幕,期待您與我們一齊進戲院支持,共同為教科書寫上缺失的那一頁,認識台日之間被遺忘的歷史,珍惜所踏足的每一寸土地,一同探尋八重山台灣移民的漂流旅程!

《海的彼端》海邊放映 X 海灘搖滾演唱會」即將於9月16日晚間7點在「宜蘭烏石港外澳海灘」舉行,邀請您偕同家人好友,在皎潔的月光下與嘹亮的歌聲中,共度中秋,享受一場舒適快意的視聽盛宴。售票及活動資訊請上 http://goo.gl/h1YmiI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嘖嘖(原標題:《海的彼端》代代相傳—院線上映集資計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