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師出逃中國心聲:一天打200支玻尿酸,比在台灣待在醫院診所有趣多了!

2016-05-06 12:17

? 人氣

一位美容醫師正在執行雷射手術。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一位美容醫師正在執行雷射手術。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大陸醫美風潮盛行初期,韓國醫師居多,但台灣醫師具語言優勢,尤其是美感的溝通,中文還是佔優勢、好溝通。(文章來自端傳媒

2008年起開通的兩岸直航,對台灣王維德(化名)醫師和他的同業來說,最受用的就是可以從台灣桃園,甚至台北松山機場直飛許多中國大陸內陸城市,省下不少時間和力氣。王維德,是台灣一家醫美診所負責人。出了機場,有專人立在高級轎車旁迎接。王維德拐了一下飯店放下行李後,就被「直送」會場。

王維德走進會場時,暖場的熱舞可能剛結束。這個號稱「明星會」的現場,有絢爛燈光搭配激昂的音樂,舞台上立着華麗的背板,「群星璀璨」、「風暴來襲」等大字無比眩目。

王維德本人大小相當的人形看板也在台上,比巴掌還大的字寫着「台灣微整形教父」、「明星御用醫美專家」。台上藝人歌手賣力唱跳着,但王維德才是台下觀眾翹首盼望的主角。現場上百位來賓爭相參加這場「明星會」,為的是他帶來的重頭戲:如何變美、變得跟「明星」一樣美。

台上的歌舞結束後,「主秀」才登場:台下想變美的成群「粉絲」,魚貫地進入診間,讓來自台灣的明星醫師以巧手打進肉毒桿菌素、玻尿酸或者微晶瓷 ( 編按:一種軟陶瓷細小顆粒,通常用於填補皮膚下陷,不飽滿的部位) ,讓自己的鼻子變高些、下巴再尖一點、夫妻宮更豐滿,或者清除惱人的皺紋和法令紋……

打、打、打,各城市間「走穴」

對王維德來說,「一下機就『打、打、打』(注射);回飯店睡覺;醒來後再『打、打、打』,上機回家。」已經是他這兩、三年執業的例行公事。不同的是,下機地點是中國大陸不同的城市。業主的暖場秀除了「明星會」外,有時還是「面相大會」或「命理研討會」,由命理師告訴你如何改變面相,美麗之外還要好命。

像王維德這樣穿梭大陸不同城市「走穴」的台灣醫美醫師,這幾年「少說有上百人吧。」這位醫生前三次去都在機場遇到台灣同業,「上次在某省會,也與不期而遇的學弟一同候機,回台灣。」甚至有一次到了某個城市,他發現至少有六個台灣醫師同時在當地。「不一定現場執行業務,也有人去演講的」。

因為在台灣經營診所,還有固定的門診,王維德大概一個月才飛去大陸一、兩趟,參加一次三或五天的「活動」。不少在台灣沒有固定診所、門診執業的台灣醫師,幾乎是一整個月都排定在大陸不同城市間飛來飛去,真的是「走穴」,他補充,「很多巢穴、到處跑的意思」。

王維德說,大陸醫美風潮盛行初期,韓國醫師居多,「前年、或大前年吧」,韓國的新手醫師出了點小狀況,「台灣醫師差不多那時也順勢竄起」,畢竟台灣醫師具語言優勢,尤其是美感的溝通,「中文還是佔優勢、好溝通」。

台灣醫師在一個地方不會停留太久,「就集中在那三或五天拼命打」,王維德舉例自己有次到了西安,一天就打了兩百支玻尿酸,大概服務三、四十個客人,白天打到半夜,「最後還真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真的是瘋狂地打,」 他笑着說。但也不是任何醫生都能這麼打法。因為數量太大,「要能吃下這個量,還得要有本事:快、狠、準。」雖然病患排成長龍,作業如生產線,但「技術還是很重要」,醫師技術不成熟、相對打得慢。

「我們,就是『舶來品』」,王維德說,引領這股外來醫師風潮的應該是杭州「虞美人國際集團」……但「虞美人國際集團」,近年來在大陸爭議不斷。

「我們,就是『舶來品』」,王維德說。

引領這股外來醫師風潮的應該是杭州「虞美人國際集團」。它針對貴婦族群,將醫美的微整注射包裝成高端消費產品,而特別邀請的韓國、台灣醫師等「舶來品」加持,自然加分、高「貴」許多。其後風行各大城市,上海、北京、廣州外,近年二、三線城市更是急起直追,台灣醫師的足跡可能遠至長春、哈爾濱,不過也許是地利之便,台灣醫師主要還是集中於沿岸城市及華中、華北地區,東北則多是韓國醫師的天下。

「虞美人國際集團」,近年來在大陸爭議不斷。它的背景非常神秘。在「百度百科」上,它宣稱自己是一家成立於1993年,「國際一流」的醫療美容集團,擅長「藝術面雕」、「SC抗衰老術」。

「虞美人國際集團」的創始人是于文紅,一位貌似港星關之琳的女子,被稱為「面雕大師」,傳說中她能精確給人改變臉型,手術後自然流暢、沒有任何傷痕,為眾多明星及富人追捧。

虞美人集團辦的「明星會」,在網路上能夠找到些片斷影片。其中一段影片裏,染着一頭金色長髮,身穿長澎裙的于文紅站在伸展台上,讓台下的粉絲自然形成一個「萬眾簇擁」的隊型。

「我這裏是虞美人,夢的工廠。」
偌大的屏幕上,放出了于文紅17歲的照片,和另一張她現在的照片並列着。
「這兩個『17歲』給妳們看,妳們喜歡哪一個?」于文紅問台下粉絲。
「都喜歡!」
「我45歲了,40歲或50歲可以和20歲一樣漂亮嗎?」
「可以!」
「可以比20歲更漂亮嗎?」
「可以!」 台下的回答始終整齊劃一。

但2011年5月25日,大陸著名的監督報導節目《焦點訪談》卻將「虞美人」披露於大眾眼底:一位李姓女子,在「虞美人」花去人民幣6萬元注射鼻樑後,半年內鼻子紅腫依舊,她再花去12萬,請于文紅出馬修復,仍是紅腫。經《焦點訪談》深入調查,根據《中國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于文紅並不具備職業醫師資格,不能從事醫療美容手術。

弔詭的是,在發源地杭州消失一陣後,虞美人仍在中國多個城市生生不息。截至2016年4月6日,北京五星級的萬豪酒店剛舉辦了一場由于文紅領銜的「虞美人北京明星會」。

兩岸醫美行銷大不同

面對中國大陸醫美集團不時傳出的消費糾紛,特別是非法執業,台灣醫師也皆有耳聞,近日北京等大城市,也開始掃蕩非法醫療美容案件。

目前還沒有台灣醫師被牽扯進這類消費糾紛的消息,台灣醫師只能盡量在商談合作過程中謹慎,王維德說,「目前真正碰到的問題,只有曾經拿不到錢過」,因為兩地追討執業費用不易,他也只能摸摸鼻子「算了!」之後接工作皆明定大陸業者先預支部分或半數費用。

台灣醫師在大陸減少醫療糾紛的自保之道,還包括先確認邀請的醫美診所具備醫療院所證照,當地使用的玻尿酸、肉毒桿菌等材料,也會當場確認產品外包裝、期限,「產品不是山寨品,技術好的醫師通常不會犯什麼問題」,王維德頗有自信的說。

儘管台灣醫師對自己的技術非常有信心,但一位不具名的台灣醫師對端傳媒表示,看到諸如「醫美教父」、「某大明星御用醫師」這類非常「亮眼」的廣告詞,「我自己都很不好意思。」王維德說,大陸與台灣行銷模式大不同,台灣所有資訊幾乎都公開透明,也不會誇大、過度宣傳。

900982898ac34e41bbe20959344cdc4d.jpg
醫美診所內不管是顧客還是護士,都仔細檢視自己臉上的小缺點,並與醫生溝通處理。攝:Billy H.C.Kwok/端傳媒

一場場明星會、面相大會的客源來自於美容院、美容集團,也就是他們說的「渠道」,美容院老闆有不錯的抽成,早在活動一個月前大力宣傳、業務加油添醋地宣傳台灣醫師有多厲害。客人們買了入會費,可以看明星、面相,又能折抵微整注射費用,現場藝人大方分享微整保養「祕訣」,命理師指導如何「修臉」,才能婚姻美滿、家庭和諧、財富源源不絕,自然有更多客人掏錢「加碼」,多買好幾支玻尿酸、肉毒桿菌素。

台灣醫師觀察,(中國大陸)一線的大城市大致跟台灣差不多,對玻尿酸、微晶瓷等材料瞭若指掌,對美感、微整的要求也相似,不擔心被看出來微整的跡象。二、三線城市的客人則是不需要了解材料,敘述多是:想要像哪位明星藝人、需要「夫妻宮」更飽滿些。

相對而言,在近年大陸各大城市的醫美風潮中,醫美領域的光療、抗衰(抗老化如幹細胞、荷爾蒙)、整形手術比例極少。主要是因為微整注射的單價高,後續處置少或幾乎沒有,而雷射光療或手術,單位產值相對低的多。「舶來品」醫師不過來幾天微整注射,不一定要帶助手,幾乎一個人(醫師)就可搞定。 注射的術後照顧相對簡單。

當地合作的醫療診所多會指派當地醫師協助,實際也為學習舶來品醫師的技術,另一方面也會負責後續「服務」。一般約一周內都可以恢復自然,不過總有機率低的小風險,如血管栓塞、過敏或沒有傷害性的瘀青腫塊疼痛等,當地整形美容醫院若照顧經驗不足、處理不來,也多會通訊詢問台灣醫師。

注射用的材料費用,多年前幾乎是台灣價格的五倍,近兩年逐步拉近,「三年前約三倍、現在大概還是高一點五倍」。王維德說,所以也有北京妹妹認為機票加自由行的花費,來台灣「打一打」都划算。舉例來說,想要讓鼻子高挺些,約需兩支玻尿酸,在台灣收費約台幣2萬到3.5萬元,但大陸的定價折合台幣就要4到7萬元。內陸各大城市經濟、整體生活水準起飛,為了美麗,不少人花錢不手軟,一次整臉打下來,花費折合台幣達到100萬元的也大有人在。

台灣醫師觀察,一線的大城市大致跟台灣差不多,對玻尿酸、微晶瓷等材料瞭若指掌,對美感、微整的要求也相似,不擔心被看出來微整的跡象。二、三線城市的客人則是不需要了解材料,敘述多是:想要像哪位明星藝人、需要「夫妻宮」更飽滿些。幾乎全然地相信美容院的老闆、業務,甚至照單全收,現場的諮詢顧問講一講,馬上就「下了單」,「在資訊不對等時,人們應該都會相信人」。但在微整程度上還是不一樣,依舊會擔心丈夫、家人看出來「動手腳」,想要變漂亮、又希望整得不要太明顯。

西進大陸 台灣醫美醫生仍怕怕

除了賺錢,「走穴」行醫還有旅行、趣味加值,不少醫師覺得可趁機到每個城市晃一晃,比在台灣待在醫院診所「有趣多了」。不少醫師認為一開始下機打打打、睡覺打打打,上機回家去的模式「有些無聊」,也規劃至少在該城市多停留一天,不再是「機場、飯店、診間」,看看名勝古蹟、嚐嚐地方小吃美食。

近年台灣醫美市場產值,每年成長率約7%,急起直追的中國大陸成長率已高達10%,「再怎麼樣,大陸市場就是大」,大陸醫學院亦顯見,愈來愈多學生希望投入醫美相關科系。台灣醫師只要辦短期行醫證,或花點時間換永久執照,就可以在大陸執業,相對於其他科別,醫美又是最容易「入場」、賺錢的。受美國系統訓練的台灣醫師,幾乎都以英文寫病歷,其實看不懂中國大陸的病歷,因為大陸病歷皆是將英文翻譯成口音的中文。反之,美感幾乎全世界通用,語言溝通又沒有門檻,醫美當然比其他醫療項目簡單得多。

正當台灣醫美診所出現「蛋塔效應」,一窩蜂開的醫美診所,兩年就倒閉了近半。即便市場已出現排擠效應,以及因應內外急婦兒等科別醫師流失的五大皆空,台灣衛福部祭出多項策略,西進似乎會是許多醫美醫師,或仍想投入醫美領域醫師的出路。「而且消息傳得很快」,加上大陸還有抽成高的仲介,積極與台灣醫師聯繫,與當地診所接線。大陸市場成長之迅速,也開始急缺相關人才,包括諮詢師、護理師或光療儀器人員等,不少台灣專業人才也往西進。

而「走穴」、受僱畢竟是拿薪水,其實很多醫師都可能想過擁有自己的事業,在中國大陸開醫美診所,「包括我也是,但都很怕」。由於目前中國大陸仍只能當地醫師才可開業,台灣醫師若要投資,勢必得找當地醫師合作。已在中國大陸投資、經營醫美診所的台灣醫美集團,目前也未見獲利捷報。對技術已經成熟的醫生而言,「走穴」似乎還是現階段比較好的選擇。

(編按: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醫師姓名為化名。)

特約撰稿人 劉惠敏、端傳媒記者 周華蕾 發自台北、北京
原文標題:一天兩百支玻尿酸,台灣美容醫師大陸「走穴」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