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吃不開 到亞洲笑開懷 沙烏地屠夫王儲大撒幣之旅 下一站來到……中國

2019-02-22 12:00

? 人氣

去年10月,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進入沙國駐土耳其領事館後慘遭殺害分屍,震驚國際社會,沙國王儲穆罕默德被外界直指為下令殺害哈紹吉的幕後主謀,飽受西方國家輿論抨擊與政治抵制。形象大傷的穆罕默德於本週出訪亞洲,試圖以經貿利益與石油資源拉攏盟友,在印度及巴基斯坦被奉為上賓的穆罕默德21日抵達亞洲行的最終站——中國,並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紐約時報》(NYT)分析,哈紹吉(JamalKhashoggi)案爆發後,美國中情局調查結果直指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就是下令行兇的罪魁禍首,兩國長期以來的盟友關係也暫時冷卻,穆罕默德的亞洲行凸顯了沙烏地如今亟欲尋求美國以外的支持,在深化與亞洲國家關係的同時也在對西方國家施放訊號:「沙烏地還有其他選項」,即使西方國家以人權之名譴責沙國,還有很多國家—例如穆罕默德本次訪問的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國—願意將經濟利益置於人權議題之上。

中沙合作 雙方各有盤算

中國是沙烏地阿拉伯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雙方在2018年的貿易總額高達633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95兆),除了與習近平會晤外,穆罕默德還將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共同主持會議,外界預期兩國會談的重點將聚焦於能源交易,以及呼應習近平「一帶一路」倡議的區域經濟協議。

此外,中國在新疆嚴密監控、關押維吾爾人,設立再教育營的作為受到國際社會關注,穆罕默德作為伊斯蘭大國的實際掌權者,卻始終對維吾爾人的處境保持緘默,在穆罕默德訪中之際格外引人關注。《紐時》分析,就如同中國始終未曾批評過沙國在使館恣意殺害哈紹吉,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之間的紐帶便是建立在經濟為重、忽略內政和人權的共識之上。

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的分析師卡邁爾(Ayham Kamel)認為,穆罕默德期望與中國領導階層建立更大互信,來凸顯他擁有西方國家外的其他選項,並藉此展現他依舊處於領導核心,仍然是沙烏地下任國王不二人選的地位。

前美國駐沙烏地大使傅立民(Chas Freeman)則分析,穆罕默德的中國行具有多重目的,除了降低沙國對美國的依賴,也是要與爭取中國青睞的伊朗互別苗頭。而對北京當局而言,則可以此證明,即使中國政府在國內強力鎮壓伊斯蘭教,仍可以和伊斯蘭世界的主要國家發展互惠關係,除了為中國開闢新市場,與沙烏地之間保持穩固關係,更能確保石油進口無虞。

就在穆罕默德訪中前夕,沙國宿敵伊朗搶先派遣代表團訪問北京,習近平20日接見了伊朗國會議長拉里加尼(Ali Larijani),根據中國外交部發出的聲明,習近平在會面中表示無論國際和地區形勢如何變化,「中方同伊朗發展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決心不會改變」,更要進一步深化互信,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問題上相互理解與支持。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中東問題專家多爾西(James M. Dorsey)形容,中國的作法像是在沙烏地和伊朗之間走鋼索,「但它能夠這麼做多久就是問題了。」

2019年2月19日,伊朗外交部長札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北京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面。(AP)
2019年2月19日,伊朗外交部長札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北京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面。(AP)

對待王儲東西兩樣情

印度與鄰國巴基斯坦長年因喀什米爾地區爭議而衝突不斷,雙方皆宣稱擁有喀什米爾主權,各自佔據部分領土。當地14日發生一起汽車炸彈恐攻事件,造成至少46名印度軍警身亡,印度當局指控巴基斯坦在背後為發動攻擊的恐怖份子撐腰,但遭巴基斯坦政府斷然否認。就在緊張情勢升高之際,恰逢王儲先後造訪,穆罕默德在出訪期間始終避免對此事發表意見、引起衝突,兩國也有志一同地以高規格禮遇迎接穆罕默德到來。

沙國王儲穆罕默德的亞洲行受到熱烈歡迎,巴基斯坦總理汗恩親自駕車到機場迎接。(AP)
沙國王儲穆罕默德的亞洲行受到熱烈歡迎,巴基斯坦總理汗恩親自駕車到機場迎接。(AP)

對於債台高築、面臨國家財政危機的巴基斯坦來說,握有龐大資金的穆罕默德可說是貴客中的貴客,派出戰鬥機護航、施放21響禮砲迎接王儲來訪,總理汗恩(Imran Khan)更親自駕車到機場接送穆罕默德。穆罕默德也不負期望,簽訂高達200億美元的投資意向協定,給予沙國在南亞的「兄弟之邦」救命的及時雨,巴基斯坦下議院議長感激地贈送穆罕默德一把鍍金手槍作為紀念,卻不禁讓人聯想起屍骨未寒的哈紹吉。

在沙國200億美元的投資計畫中,有其中100億是用於開發巴基斯坦瓜達爾(Gwadar)的石化煉油產業。瓜達爾對中國來說同樣具有重要戰略意義,能使中國繞過麻六甲海峽,直接從中東地區進口石油,瓜達爾港的建設也是中巴經濟走廊的核心項目之一,被稱為一帶一路倡議「王冠上的明珠」。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9日則回應,中國對於沙國在巴基斯坦的投資感到開心,並強調歡迎「第三方」一同參與經濟走廊。

當西方國家對穆罕默德冷淡以對,他卻在亞洲之行受到截然不同的熱情歡迎,傅立民說,這種情形表明即使穆罕默德在西方聲名狼藉,但他的權力在東方仍備受尊崇,「這顯然是沙烏地未來的市場所在。」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