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上汽油活活燒死、斬斷雙腳再拖出槍決…台北8處被遺忘的白色恐怖鮮血遺跡

2019-01-31 09:00

? 人氣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喜來登大飯店位於忠孝東路、林森南路、青島東路、鎮江街圍起的街廓之中,於日本殖民時期曾是練兵場,國民政府來台後由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進駐並設有看守所。(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4.0)
喜來登大飯店於日本殖民時期曾是練兵場,國民政府來台後由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進駐並設有看守所。(資料照,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4.0)

內湖國小:如今孩子們求學成長的校園 過去是水溝滿滿一層跳蚤屍的「內湖新生總隊」

位於台北市捷運港墘站的內湖國小,今日是孩子們接受義務教育的第一站、安心求學讀書長大的環境,過去卻曾是對政治犯進行「思想改造」的駭人牢房。

據國家人權博物館資料,此地係因1950­52年間因軍法處空間不足而設置的新關押處,多數政治犯只停留一個月便被移監至綠島,而據受難者李鎮洲自傳所述,這裡環境極差、隨手就能在身上抓到40多隻跳蚤,排水溝表層浮著一層褐色的東西細看竟是浮在水面的蚤屍,「我相信不但打破過去的世界記錄,也會保持這個記錄到永遠。」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位於台北市捷運港墘站的內湖國小,今日是孩子們接受義務教育的第一站、安心求學讀書長大的環境,過去卻曾是對政治犯進行「思想改造」的駭人牢房。(取自Google map街景)
位於台北市捷運港墘站的內湖國小,今日是孩子們接受義務教育的第一站、安心求學讀書長大的環境,過去卻曾是對政治犯進行「思想改造」的駭人牢房。(取自Google map街景)

刑警總隊:日治時期警局、國民政府來台「水牢」刑求政治犯

如今位於寧夏路與錦西街交叉口的台灣新文化紀念館,前身係1933年落成的台北警察署北署留質室,二戰後則由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警務處接收,於1950年代開始成為審訊政治犯之地,還設有一間高約120公分的大下「水牢」用以刑求。

2018年此地改建為台灣新文化紀念館揭牌開幕,還原為日治時期的外觀,內裝也保留過去水牢與扇形拘留室,從日治時期至今近百年歷史一次保存。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如今位於寧夏路與錦西街交叉口的台灣新文化紀念館,前身係1933年落成的台北警察署北署留質室,日治時期民運領袖蔣渭水曾多次進出此地。(取自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臉書)
如今位於寧夏路與錦西街交叉口的台灣新文化紀念館,前身係1933年落成的台北警察署北署留質室,日治時期民運領袖蔣渭水曾多次進出此地。(資料照,取自「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臉書)

馬場町刑場:今日的放風箏聖地 70年前的白色恐怖時期最大刑場

今日台北市民放風箏、賞夕陽、騎腳踏車的假日休閒聖地,過去正是槍決最多死囚政治犯、鮮血一層層染遍土地的馬場町刑場,其功能在1950年代中期以後才漸漸被安坑刑場取代。

此地著名受難者包括澎湖七一三事件的外省籍校長張敏之,他因為反抗學生被軍方強徵入伍而落得「匪諜」之名,與7名師生在馬場町被一同槍決;又例記者蔡鐵城,因為揭露軍警鎮壓報導引起當局不滿,於1952年遭槍決,死前留下一張對著鏡頭微笑的照片。

「2016年五零年代白色恐佈受難者秋季追思慰靈大會」在馬場町紀念公園舉行,圖為馬場町土丘-甘岱民攝
今日台北市民放風箏、賞夕陽、騎腳踏車的假日休閒聖地,過去正是槍決最多死囚政治犯、鮮血一層層染遍土地的馬場町刑場。圖為馬場町土丘。(資料照,甘岱民攝)

安坑刑場:白色恐怖第二大刑場、台獨運動者陳智雄殞命處

如今身為新店第三公墓、白色恐怖時期第二大的安坑刑場,其使用期間較馬場町還長, 2018年促轉會成立後,負責規畫處理威權遺跡之促轉委員楊翠曾赴此地及過去難以進入的新店軍監訪查。

此地槍決著名政治犯包括台獨運動者陳智雄,曾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駐東南亞巡迴大使, 1961年在台組成「同心社」擬推展台獨運動與夥伴全員遭捕,1963年遭槍決於安坑刑場。在青島東看守所與陳智雄同房的施明雄回憶,陳智雄遭槍決前,看守所人員不願解開他的腳銬,而是直接連銬帶腳掌斬斷後拖走,而陳智雄被拖去槍決的路上,不斷高喊「台灣獨立萬歲!台灣獨立萬歲!……」此外,台獨運動者鄭評、泰源事件之江炳興等亦是被槍決於安坑。

本篇文章共 1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75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