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兵濫權爭議》是否有全程錄影?憲兵三個版本前言不對後語

2016-03-07 17:19

? 人氣

國防部政戰局保防處長趙代川(右二)向答詢的政戰局長聞振國中將補充說明。(陳明仁攝)

國防部政戰局保防處長趙代川(右二)向答詢的政戰局長聞振國中將補充說明。(陳明仁攝)

憲兵濫權搜索事件,外界關心台北憲兵隊與魏姓民眾接觸過程是否有全程錄音錄影?結果憲兵從昨天(6日)下午到今天(7日)下午,已經出現3種說法,由於憲兵參謀長馮毅少將在國防部記者會上說全程都有錄影證明,但憲兵指揮官許昌中將則說在車上沒有錄音錄影,而且魏姓民眾簽下自願接受搜索的同意書的地方,也從車上,改到到魏姓民眾家的門口,讓立委質疑整個蒐證過程根本是有問題。

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7日下午由國防部長高廣圻進行憲兵的專案報告。民進黨立委羅致政詢問,憲兵指揮官許昌回答魏男在車上時,因為並未對其偵訊,所以當時並沒有錄音錄影;羅致政當場批評,軍方進行錄影,其實是保護辦案人員,「你們為什麼不錄影?」至於簽下自願接受搜索的同意書的地方,許昌說是在魏姓民眾的家門口。

憲兵指揮官許昌中將為了憲兵濫權案到立院備詢。(陳明仁攝).JPG
憲兵指揮官許昌中將為了憲兵濫權案到立院備詢。(陳明仁攝)

但是憲兵參謀長馮毅上午在記者會上則是說,辦案人員從與魏姓男子碰面,請其上車開回家,回家拿出公文,到憲兵隊偵訊等過程,都有錄音錄影。馮毅說,魏男在與憲兵隊人員在捷運站碰面時,對方就已同意了,因為捷運站附近沒有桌子可以簽,因此同意書是在車上就已簽好,雙方互動良好,全程都有錄影證明。

但是6日憲兵政戰主任謝明德少將首次出面說明時,辦案人員進入魏家拿取證據,再到憲兵隊進行偵訊的過程,都有錄影錄音存證。不過魏姓男子在車內時,包括簽署同意書,並沒有錄音錄影。

就因為憲兵與魏姓民眾接觸過程是否有全程錄音錄影,以及究竟在何處簽下同意書出現了3種版本,因此立委質疑質疑整個蒐證過程根本是有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