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片經濟拯救了共產黨:《鴉片戰爭》選摘(3)

2016-03-09 05:30

? 人氣

直到一九八○年代末期,歷史學者陳永發注意到,當時的帳冊多處提到有種「特產」拯救了共產黨,讓他們由一九四○年代初期的貿易赤字脫身,而且靠著它,該政權在一九四五年的收入比預算多出百分之四十以上。再深入一點,就發現「特產」就是鴉片。(取自網路)

直到一九八○年代末期,歷史學者陳永發注意到,當時的帳冊多處提到有種「特產」拯救了共產黨,讓他們由一九四○年代初期的貿易赤字脫身,而且靠著它,該政權在一九四五年的收入比預算多出百分之四十以上。再深入一點,就發現「特產」就是鴉片。(取自網路)

一九二五到一九二六年間,一個身材高大、有著大盤頭、很自信的人,坐在新改組的國民黨宣傳部部長位子上,耙梳一堆又一堆的報紙,尋找偏離黨正統思想的文章。毛澤東待在那個位子上的時間不久。兩年之內,共產黨人在國民黨組織內就沒有容身之處。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蔣介石與上海最有錢的金融家,還有他們豢養的青幫分子密商了幾個月,出動大約一千名武裝幫派分子,襲擊上海市各共產黨活動的工會;單在一場抗議集會上,就槍殺一百名工會人士。共產黨集結的隊伍在長沙、武漢、南昌和廣州一樣遭屠殺;左派人士脖子上有著被紅色方巾染了的紅印,很快就被認出來,然後以十人或十二人一組,被淹死在河裡。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接下來二十年,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內戰主導了中國的政治和軍事,有時候甚至對日戰爭都變成次要的。一九三○年代初期,蔣介石宣稱,日本人侵略是「外來的,好像是從皮膚上漸漸潰爛的瘡毒,土匪搗亂是內發的,如同內臟有了毛病,這實在是心腹之患;因爲這個內疾不除,外來的毛病就不能醫好。」兩邊的暴力在一九四五年及一九四九年間內戰的最後階段達到高峰,數十萬百姓喪生;單是在共產黨包圍的東北一座城市,可能就有六十五萬人死於飢饉。

1945年重慶談判,蔣介石與毛澤東(取自網路)
1937年間為第一次國共內戰,1945年至1950年為第二次國共內戰,國共內戰是中國現代史的重大轉折點,此圖為1945年重慶談判,蔣介石與毛澤東。(取自網路)

儘管中國國共兩黨是政治上的對手,但它們對中國該怎麼成為有效率的民族國家,看法則非常一致:就是透過意識形態的訓練及國家統一。誠如宣傳部毛部長在一九二五年說:「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萬萬沒有第三條路……任何支持反革命行動者……都被我們視為敵人。」

儘管有左右之爭,它們基本上都對中華民族抱持類似的貶抑看法,還有人民必須接受一黨制民族主義。國民黨第一任宣傳部長一九二五年認為,中國是「一張白紙。上綠色,它就是綠的;塗黃色,它就是黃的。」他的繼任人毛澤東同意其意見;毛相信,中國人「一窮二白……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

雖然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勝利之後,花了很大力氣在職責老敵人國民黨的「反動理想主義、機械物質主義、封建、買辦、法西斯意識形態」,但是,兩黨對中國現代史抱持的看法幾乎一模一樣。

妖魔化鴉片戰爭是由共產黨完成的,但基礎則是由先前的國民黨官方歷史學者所打造的。共產黨剽竊很多國民黨範本的元素,把那場戰爭描繪成外國帝國主義(「中國人民終極和最兇惡的敵人」)陰謀之始,想「凋蔽……抑止……且毒害中國人的心靈」,讓他們「挨餓受凍」。

可是,一等毛完成這件事(在至少十五篇不同散文提到它),鴉片戰爭不再只是現代中國歷史的轉折點;它變成起始事件,是中國革命的「第一課」,還是一個世紀資本帝國主義壓迫的起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