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傳媒告訴你》從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看社會現狀 美國人為什麼生氣?

2016-04-03 09:10

? 人氣

2016年,憤怒的美國選民。(美聯社)

2016年,憤怒的美國選民。(美聯社)

美國人民向來被認為對於生活感到相對樂觀,然而隨著11月總統大選的到來,越來越多的民調結果顯示,美國選民對於社會現狀非常「憤怒」(angry),這或許解釋了為什麼非主流派的參選人如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和民主黨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會受這麼到歡迎。

憤怒程度更甚以往

《英國廣播公司》(BBC)引用了多份美國媒體所做的民調,顯示出美國民眾的憤怒程度更甚以往,並且以經濟、移民、政府、國際地位與政黨5個層面來理解為什麼美國人這麼憤怒。

一份由CNN和ORC民調公司在2015年12月所做的調查中顯示,69%的美國人對於一切國內所發生的事,不是「非常憤怒」(very angry),就是「有一點憤怒」(somewhat angry)。另外,根據NBC與《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所做的民調顯示,同樣也有69%的美國人對於政治體制不滿,認為它只為有權和有錢的人-華爾街與華盛頓服務。

另一份由NBC與《君子》(Esquire)雜誌在1月所做的民調則顯示,不僅有61%的共和黨人與54%的白種人比1年前更加憤怒,也有42%的民主黨人、43%拉丁裔美國人,與33%的非洲裔美國人的憤怒程度更勝前1年。

經濟:人民荷包緊縮、工作機會減少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治理研究專家高斯頓(William Galston)指出:「過去15年以來,失敗的經濟未能帶給美國的中產階級與勞動階級更好的生活,這是現在美國社會大眾憤怒和不滿的主要來源。」

雖然2008年金融風暴以後經濟稍微回溫,失業率也從2009年的10%降至2015年的5%,不過許多工作的品質卻不佳,工作機會也不斷在減少,因此美國人民仍然感到荷包緊縮。

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US Census Bureau)調查,家庭收入(household income)15年來大致呈現停滯狀態,1999當年家庭收入中位數為5萬7843美元,2007年為5萬7357美元,到了2014年,反而掉到了5萬3657美元(皆已納入通貨膨脹計算)。

移民:人口結構劇變

自1965年起,有將近5千9百萬人移民至美國。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的調查結果,40年前,84%的美國人口由非西班牙裔的白種人組成,但是到了2015年,這個數字變成62%。

皮尤研究中心預測,這項趨勢會持續下去,而且至2055年,非西班牙裔白種人可能佔不到總人口的一半。

《下一個美國》(The Next America)一書作者保羅泰勒(Paul Taylor)表示:「這是人口結構、種族、文化、宗教與世代劇變的一個時代。」、「當某些人因為這些改變而歡呼時,另一群人則感到憂心忡忡。較年長的白人選民對於他們所成長的國家感到陌生,並且有一種自己是異鄉人的感受。」

美國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移民專家蘇洛(Roberto Suro)表示,人們常將恐怖主義、失業及其他種種不滿所產生的恐懼,歸咎於移民。美國目前有1130萬的非法移民人口,他們往往成為人民洩憤的對象。

華府:失敗的政府體制

以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而言,根據皮尤研究中心調查,89%共和黨人和72%民主黨人表示,「僅僅有時候」或「從來沒有」信任過政府。

蓋洛普市調公司(Gallup)所做的調查中顯示,10個美國人當中有6個人認為政府掌握太多權力,而且政府連續2年成為美國社會中最大的問題,比經濟、就業和移民問題還嚴重。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民調專家卡琳褒曼(Karlyn Bowman)表示,國會的僵局與無能的民選官員讓20%到30%的選民感到非常憤怒,她說:「人們看著這些政客吵架,卻一事無成。」、「民眾感覺跟政府離得越來越遠,兩者關係逐漸惡化。」

高斯頓認為共和黨總統提名參選人川普(Donald Trump)和民主黨總統提名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會那麼受大家歡迎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能夠看清美國現今社會令人沮喪的一面:失敗的社會體制。

國際地位:美國不再是世界強權

美國過去被視為世界強權,然而根據皮尤研究中心調查,2012年有38%的受訪者認為美國各分面仍領先於其他國家,到了2014年則掉到了28%。另外,有70%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正逐漸失去國際尊嚴。

蘇洛表示,人民普遍有一種感覺,就是從911事件以後,美國隨時都處在備戰狀態(at war)。包括中國的崛起、對付神學士(Taliban)的失利,以及對抗「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的進展緩慢等等,這些都造成社會大眾的極度不安與恐懼。

分裂的國家:政黨意識形態極端化

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意識形態差距近年來已愈顯兩極化。

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共和黨的主要核心論述立場比起94%的民主黨人,來得更保守,1994年上述比例為70%;中間派民主黨人則比92%的共和黨人更加自由化,而1994年的比例為64%。

此外,調查中還顯示出美國人對於敵對政黨抱持負面觀點的比例增加了1倍。這些人對於敵對政黨的厭惡深刻到,如果有親屬和與自己持相反觀點的人結婚的話,他們會非常生氣。

兩黨的兩極化讓重大議題,如移民、健保、槍枝管制等,要達成共識越來越困難。不過保羅泰勒(Paul Taylor)認為,雖然美國政黨兩極化的情況加劇,然而多數年輕人,或是一些不想被貼上特定政黨標籤的中間選民都還是務實的,他們並不想看到國家陷入僵局。而這些人都將在11月的大選扮演重要的關鍵角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