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在這個沙漠國度,追求自由的女性必須逃亡!沙烏地阿拉伯少女奎農獲得庇護 前往加拿大展開新生活

2019年1月12日,沙烏地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逃離家庭暴力,以難民身分飛抵加拿大(AP)

2019年1月12日,沙烏地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逃離家庭暴力,以難民身分飛抵加拿大(AP)

沙烏地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指稱遭到家人的虐待,日前趁機逃走,原本打算前往澳洲尋求庇護,日前在泰國曼谷蘇凡納布米國際機場轉機時,卻遭到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官員阻攔,她將自己反鎖在機場過境旅館的房間內,透過推特向外界求援,最後聯合國難民署緊急介入,提供保護。泰國當局證實,奎農後來獲得加拿大庇護,已在11日晚間搭機飛往加拿大,加國總理杜魯道證實此事。

沙國、泰國、加拿大 千里迢迢追尋自由

18歲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6日飛抵泰國曼谷(Bangkok)蘇凡納布米國際機場(Suvarnabhumi Airport),準備轉機,卻在機場遭到沙烏地阿拉伯與科威特大使館官員攔下。聯合國難民署(UNHCR)7日晚間聯繫上奎農,不但提供保護,並認定奎農是合格難民身分。

泰國移民署警長蘇拉察特(Surachate Hakparn)表示,奎農11日搭乘大韓航空(Korean Air)班機飛往加拿大,將在南韓首都首爾(Seoul)轉機到加拿大第一大城多倫多(Toronto)。蘇拉察特說,澳洲在內的幾個國家與聯合國難民署討論收容奎農的事,最後奎農決定接受加拿大的庇護。蘇拉察特說,加拿大駐泰國大使11日到機場為奎農送行,奎農看起來健康快樂。蘇拉察特還透露,奎農向每個幫助她的人道謝,並表示抵達加拿大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開始學習語言。

目前尚不清楚奎農改成選擇接受加拿大庇護的原因,澳洲媒體報導,由於澳洲當局花了很長的時間都無法決定是否提供奎農庇護,因此聯合國難民署撤回轉介奎農至澳洲尋求庇護的案子。

泰國官員先前透露,奎農是因為不想接受家裡安排的婚姻才逃家。奎農的父親穆罕默德(Mohammed al-Qanun)8日抵達曼谷,但奎農拒絕與他見面。蘇拉察特說,穆罕默德否認虐待奎農,也並未強迫她接受安排婚姻。穆罕默德希望女兒回家,但尊重她的決定,蘇拉察特說:「他有10個孩子。他說女兒有時可能會覺得被忽視。」

《亞洲時報》(Asia Times)引述奎農說法指出,穆罕默德是沙國西北部哈伊勒省(Ha’il)蘇萊米鎮(Al-Sulaimi)鎮長。奎農指控家人不讓她受教育,還對她施加精神虐待與身體虐待,強迫她接受家裡安排的婚姻,還因為她不信伊斯蘭教而揚言要殺了她。

加拿大總理:永遠明確捍衛全球的人權與女權

加拿大提供奎農庇護可能進一步破壞該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去年8月,加拿大外交部呼籲沙烏地,要求立即釋放女權運動人士沙瑪爾.巴達維(Samar Badawi)與拉伊夫.巴達維(Raif Badawi),沙烏地阿拉伯痛斥加拿大公然干預內政,並驅逐加拿大駐沙國大使,召回沙烏地駐加國大使,拋售加國債券、股票、現金,取消往返多倫多的航班,命令在加拿大留學的沙烏地公民離開加國。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並未回答這個庇護案對加沙關係的意義,但他說加拿大將永遠明確捍衛全球的人權與女權:「我們很樂意這樣做,因為加拿大了解捍衛全球人權與女權非常重要,我證實我們已經接受了聯合國的要求。」

聯合國難民署欣然接受加拿大的決定,並發表聲明:「過去一星期,泰國政府迅速採取行動,提供臨時庇護,並協助聯合國難民署確定(奎農的)難民地位。加拿大政府為奎農女士提供緊急安置,並安排旅程,這是成功解決這個案子的關鍵。」

沙國「男性監護人」制度嚴苛 越來越多年輕女性逃亡

沙烏地阿拉伯採取嚴格的「男性監護人」(male guardianship)制度,女性做任何重大決定時,都需要由一位男性同意。未婚女性的男性監護人通常為父親或兄弟,結婚後自動轉為丈夫,若已無年長男性親屬,甚至可由已成年的兒子擔任。沙國女性就學,申請護照、出國旅遊、開設銀行帳戶、進行特定手術和出獄都需要男性監護人同意。這個「男性監護人」制度導致許多女性遭到虐待,被迫將收入交給男性監護人,甚至被迫結婚。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推動改革,希望讓更多女性投入就業市場,然而沙國女性在生活中仍舊面對重重限制(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採取嚴格的「男性監護人」制度,沙國女性生活面臨重重限制。(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逃離沙國並非新鮮事,1977年,沙烏地阿拉伯米夏爾公主(Princess Mishal)試圖與情人一起逃離沙國卻失敗,兩人最後因通姦罪而遭到處決,這起事件引起全球關注。人權組織表示,近年來,由於沙國對女性的社會限制與法律限制相當嚴苛,女性的服裝、工作、來往對象都受到限制,越來越多感到沮喪的年輕女性考慮逃亡或冒著巨大風險採取實際行動。

許多逃離沙國的婦女會先前往土耳其,再逃到土耳其東邊的鄰國喬治亞(Georgia),沙國公民無須簽證就能入境喬治亞,接著從這裡前往其他國家。許多逃亡的沙國婦女會選擇前往澳洲,因為她們可以申請線上簽證,這是無法前往外國大館的婦女的唯一選擇。

現年19歲的沙國少女穆海米德(Shahad al-Muhaimeed)2年前趁著與家人一起到土耳其旅遊時逃走,她就是先逃到喬治亞,後來在瑞典定居,她說「男性監護人」制度是沙國女性逃離的最主要原因:「現在我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我住在一個擁有女權的好地方。」

然而,不是所有逃離沙國的婦女都像奎農或穆海米德一樣幸運:2017年4月,24歲的拉斯魯姆(Dina Ali Lasloom)在菲律賓轉機,準備前往澳洲時,遭到親人攔下,被迫返國,此後命運未卜,至今仍沒有她的消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