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當民族主義對決言論自由

2016-01-21 05:50

? 人氣

周子瑜被黃安舉報,激發台灣民眾同仇敵愾。(取自周子瑜Twitter)

周子瑜被黃安舉報,激發台灣民眾同仇敵愾。(取自周子瑜Twitter)

我們這座島嶼究竟應該形塑出怎麼的方向,才能符合期待?

選前討論最熱烈的事件當屬於周子瑜事件。一時之間,大衆憤恨不平的心聲、新聞報導與人們衆多言論之間,顯然是民族主義贏了。

『黃安當然是髒話呀!怎可欺負台灣人』

『他要是敢回台灣,一定要打死他』

在這一連串的事件中,當屬雅虎奇摩的聲明最奇特。可是,為何媒體界沒人有異議?

不幸的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由來以久,從西方的十字軍東征以神與國家為名義號召,乃至近代中國「為國抗日」,皆有民族主義的影子。近代的民族主義,依然剛過世知名美國學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出版著作《想像中的共同體》所定義:

「民族之所以是想像的,是因為即使在最小的民族的成員,也從來不認識他們的大多數同胞,並和他們相遇,甚至聽說過他們,然而,他們相互連結的意象卻活在他們的心中。共同體的成員可能永遠不會面對面認識每一個其他成員。然而,他們卻可能有相似的利益,或者識別他們自己為相同民族的一份子。」

歷史上因為民族主義造成的悲劇時有所聞,最著名恐怕正是德國納粹時期的希特勒了。他把民族主義揉和其他理論,進而創造出只有亞利安人最為優秀,而猶太人則是最為低賤。進而造成種族屠殺,此為最極端的例子。

另一例是現代日本右翼民族主義人士,利用釣魚台(尖閣諸島)進行和平憲法修憲,使得自衛隊可以開始對其他國家展開攻擊。這也是經由民族主義手段來合理化修憲。

而我們這座島嶼該擁有怎麼樣形態的民族主義呢?

言論自由延伸的新聞自由

Yahoo奇摩對黃安不再進行報導的封殺聲明,並沒太多人注意,台灣人一片叫好聲,彷彿Yahoo奇摩是伸張正義之舉。可是這是對的嗎?

新聞學明載新聞自由,或稱新聞自由權,通常指政府通過憲法或相關法律條文保障本國公民言論、結社以及新聞出版界採訪、報導、出版、發行等的自由權利。這一概念也可以延伸至保障新聞界採集和發布信息,並提供給公眾的充分自由。

在民主國家中,新聞之所以為新聞,不正是新聞需要收集各種立場的新聞角度,並提供給公眾。並讓公眾得到完整的訊息。可是新聞本身並不是公眾,民主國家的新聞台是不會出現封殺某種特定人士的聲明。他們頂多附加聲明表示本台並不支持此人言論的立場。正因媒體有其責任收集訊息給與大眾是為首要任務,因此媒體本身的政治立場應屬次要。

可是Yahoo奇摩怎麼可以把自身政治立場放在首要任務,而忽略了有責任為大眾發送訊息呢?何況黃安先生的確為我國公民,雖然在道德上,他本人有其瑕疵,黃安先生仍擁有其憲法保障之人權,而言論自由的行使正是在基本人權的範圍裡。

那黃安先生的言論自由呢?畢竟無論多麼刺耳的聲音,它仍是言論不是嗎?我們嚴厲譴責黃安的「舉報行為」,卻不能因此壓縮他的言論自由。

小心暢飲劣酒煽動的政客名嘴與失控的大眾

不被政府時時緊盯著並擁有各式各樣的聲音,是生活在民主國家裡其中珍貴的一項權利。前幾年當釣魚台問題正在中日台無止盡的延燒時,小說家村上春樹先生投稿了朝日新聞,文章其中摘錄:

領土問題超出了實務課題範圍,踏入了「國民感情」的領域,就見不到出口,就會帶來危險的狀況。

這就像劣質酒類所造成的宿醉。劣酒只需幾杯就能讓人醉倒、腦子充血。

人們聲音變得高亢、行動變得粗暴。理論變得單純、思維成了繞不出去的圈。

但熱鬧騷動之後,一旦清晨從宿醉中醒來,剩下的只是惱人的頭痛。

我們應當小心,這類暢飲劣酒後進行煽動的政客名嘴。

1930年代希特勒得以穩固政權,就是因將主張,恢復一戰時失去領土作為其政策基幹。

其最終造成的結果已為眾人所周知。

而我們這座島嶼究竟應該形塑出怎麼的方向,才能符合我們要的期待?也期盼在大選後激情消散的日子裡,希望台灣的未來能在理性與感性之中找尋到好的方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