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一胎化到二胎化 中國要逃出「未富先老」困境

2015-11-02 06:30

? 人氣

中國實施一胎化政策時期的標語,一胎化終於結束,但人們可能從不能生變成不願生。

中國實施一胎化政策時期的標語,一胎化終於結束,但人們可能從不能生變成不願生。

今年最重要的「泛財經新聞」,既非中國股災,亦非FED升息與否,而是中國一胎化正式終止,改以二胎化代替,其對全球及中國經濟的影響既深又遠。

馬寅初與毛澤東的戰爭

中共建國後,《新人口論》作者、中國著名的經濟學與人口學者馬寅初就倡導節育,但毛澤東認為「人多好辦事」、「中國人口就是增加十億又何妨?」馬不改其志,氣得毛澤東說「馬寅初向我們下戰表,…..看來,馬寅初不願自己下馬,我們只好採取組織措施,請他下馬了」最後搞到他丟掉北大校長職務、被各方批判。

一直到1970年代後,中國人口問題日益嚴重,中國政府才在1973年開始推出計劃生育、鼓勵晚婚與少生;1979年一胎化政策正式上路。中共幫馬寅初平反時,胡耀邦那句「當年毛主席要是肯聽馬寅初一句話,中國今天的人口何至于會突破十億大關啊!批錯一個人,增加幾億人。我們再也不要犯這樣的錯誤了。共產黨應該起誓:再也不准整科學家和知識分子了!」算是為這段毛馬之爭下了歷史結論。

人口問題既是社會問題,更是經濟問題。一個經濟體的經濟成長主要來源,一個是投入增加(最明顯的是勞動力增加,及資本投入增加),一個是技術進步帶來的產出成長(生產力提升)。但人口增加對不同階段的經濟體而言,卻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結果。

吃掉所有經濟成果的人口增加

人口快速增加固然是增加了勞動力,但對處於初級資本累積階段的落後經濟體而言,卻可能拖慢資本累積(包括優質的人力資本),反而讓經濟無法進入成長理論學家羅斯托成長理論中的「準備起飛階段」─白話文說是「吃掉所有經濟成果」。

貧窮落後的社會,生養眾多、缺乏教育、難以脫貧。實施節育後,社會需要扶養者減少,伴以眾多勞動力投入市場,既利於資本累積,更讓經濟長期成長,這是人口結構對經濟發展十分有利的黃金期,一般稱為「人口紅利」。學者研究包括台灣在內的四小龍、亞洲小虎的經濟成長,還有近30年中國改革開放後的快速成長,大概有3成多是來自人口紅利。

人口結構中,最佳情況是生育率能保持在2.3左右的替代率,但大部份經濟體在社會進步、所得提高到一定程度後,生育率都會下降,人口逐漸老化,終而出現「人口負債」─工作生產者少而需要扶養的老幼多,這時政府的政策反而都是改為鼓勵生育,先進國家如此,台灣亦復如此。大部份國家都是自然進入人口負債階段,但中國則是以人為的一胎化政策,既讓中國快速享受人口紅利,又讓中國快速進入人口負債期。

中國消失中的人口紅利

2013年,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首次較前一年減少240萬,老人人口占近10%,學者預估到2020年每年新增勞動力比2010年少3成;有利的扶養比之「第一人口紅利」即將消失,雖然未來仍有財富支撐的「第二人口紅利」可收穫,但整個經濟已通過「劉易士第一拐點」(指農村剩餘勞力枯竭),近年中國工資快速上漲即肇因於此。對未來最極端的預測是:如果政策不改,中國人口到2030年開始減少,到2100年人口會減少到只剩下三分之一:約4.5億人。

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甚至四小龍等新興經濟體,在人口結構與中國現階段一樣時,其所得都遠比中國高,如果中國真的不改變政策、未雨綢繆先改善人口結構,可能真的就會變成「未富先老」,而「老了以後」也更難富有。

一胎化政策的負面影響既有經濟面、又有社會面、更有人權面的問題;但中國終止一胎化政策,其考量則大部份是經濟面,少許社會面。去年以來,全球投資界看好印度經濟後勢,認為印度可超越中國,其主要論點之一,就是中國的人口紅利消失中,而印度的人口紅利則剛要發威。

二胎化效果如何?

至於放寬為二胎化的效果多大,各界看法相當保守;基本上效果一定有,但官方預期的目標肯定達不到。一來經濟進步、所得提升後,晚婚與少子化本來就是趨勢,以中國現在的經濟與社會發展程度,少子化才是正常,二胎化政策改變不了此趨勢。部份研究甚至認為,中國實施一胎化前,生育率就已降到接近人口替代率的2.3左右,因此一胎化政策完全沒必要,反而打壞人口結構,成為人口結構的大災難。

二來,中國年輕人面臨的高房價、激烈的職場競爭、子女就學、嬰幼兒托育等「養不起」問題嚴重,短期內看起是難解、無解,而這才是影響生育率高低的關鍵因素。一胎化時期的標語是「不能生」,二胎化時期面對的問題卻是「不願生」。先進國家中,唯一政府以政策提升生育率有成的北歐國家,用的是完善的托育制度、對父母寬厚友善(但耗費多多)的職場政策,才支撐起較好看的生育率。北京其實在2013年已開始放寬一胎化政策,但其帶來的生育率改善是不如官方預期。

10年前上海的一份對生育年齡民眾的官方調查顯示,被問到想生幾個孩子時,平均答案是1.07個,8成受訪者只想生1個,有意生2個孩子者只有15%。除非北京能建立起如北歐一樣友善的生養環境,讓那8成只想生1個孩子者改變心意,否則二胎化政策的成果將會打一個大折扣。

但不論如何,一胎化政策終止渡向二胎化,縱然效果不如官方預期,但中國人口結構毫無疑問又將有所改變,以其基本量體的龐大,對中國與全球經濟及資源都會有深遠的影響。

理財新知:投資就得花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