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出櫃惹議 波蘭裔神父吶喊:「我是同性戀,不是野獸!」

2015-10-29 12:29

? 人氣

卡倫薩神父(左)依偎在靠在男友肩上。(取自網路)

卡倫薩神父(左)依偎在靠在男友肩上。(取自網路)

「我是同性戀,不是一頭野獸。」卡倫薩(Krzysztof Charamsa)

波蘭裔教廷神父卡倫薩(Krzysztof Charamsa)在世界主教會議(Synod of Bishops)前夕公開出櫃,直接挑戰教廷對同性戀「不問不說」(Don’ask, don’t tell)的規避態度,質問天主教會對現代家庭的價值觀。

卡倫薩日前接受《衛報》(The Guardian)專訪時表示,出櫃後曾有人把它當成「破壞體制的惡人」,咒罵他是怪物、野獸甚至是惡魔,他對此感到十分痛心。「我是個身體正常、思想健康的同性戀,是不見容於教廷的靈魂,但我沒有戀童癖,也不曾做過任何卑劣行徑,但我的生命應該擁有尊嚴,應該被我所信仰的宗教接納。」卡倫薩說,「我只是一名同性戀,不是一頭喪心病狂的野獸。」

教宗教廷不同調 卡倫薩無所適從

出櫃事件後,教廷對卡倫薩的作為表示震怒,即刻開除他在教廷信理部(Congregatio pro Doctria Fidei)和國際神學委員會(International Theological Commission)的職務,位於羅馬的兩所宗座大學(pontifical university)也解除卡倫薩的聘任資格。

卡倫薩對教廷的舉措十分不滿,他引用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在2013年7月的談話:「如果有人是同性戀,且能心懷良善追尋上帝,我有什麼資格去論斷(Who am I to judge)?」卡倫薩說,聽到教宗抱持如此開明的態度,使他下定決心要進行一場「同性戀遊說」,找回那些被行政痛批教廷既不能跟上現代社會對家庭定義的改變,更忽略天主教最高領袖的建議。

教宗方濟各:「如果有人是同性戀,且能心懷良善追尋上帝,我有什麼資格去論斷(Who am I to judge)?」
教宗方濟各:「如果有人是同性戀,且能心懷良善追尋上帝,我有什麼資格去論斷(Who am I to judge)?」

公開出櫃非易事 說服自己最困難

從認識性別與愛情的第一天起,卡倫薩就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男生,即便教廷將其視為罪衍,他也從未質疑過自己的性向。

然而,公開出櫃並不是個簡單的決定,卡倫薩輾轉反側許久,決定自己不讓自己過著「雙重人生」的日子。「最早面對到的是自己內心的糾結,當教義一方面告訴你同性戀是不潔的象徵,卻又要我立下真誠處世的誓言,心中矛盾真的難以用言語形容。雖然最後我想通這一切,選擇遵守對主坦誠相對,但說服自己是難忘而冗長的過程。」卡倫薩說。

接著,卡倫薩選擇對親人和好友坦白,大多數人給他的建議是低調行事,留在教堂做好神父的工作,甚至有人對他分析此事張揚出去的危險性,讓卡倫薩十分洩氣。「雙重人生從來不是我的選項,我對主的愛發自肺腑,也要用同樣的愛去經營感情,無論那個人是男是女,都要和他休戚與共。」卡倫薩說,「我深愛著一個男生,並了解這件事不會影響自己作為神父的本心。」

克服自己與親友的難關後,公開出櫃反而輕鬆許多(美聯社)
克服自己與親友的難關後,公開出櫃反而輕鬆許多。(美聯社)

確定自己立場堅定後,向大眾公開出櫃反倒是最輕鬆的過程。許多人質疑卡倫薩宣佈出櫃的時間點,正巧是在教廷展開以家庭為主題的世界主教會議之前,卡倫薩回應:「到底什麼時間宣佈出櫃才算合適?要等到主教會議落幕,還是在做完晚禱之後?」卡倫薩表示,對這些人而言,永遠不會有「適合宣佈出櫃」的時間,他們只會掩耳盜鈴,最好永遠都沒有人出櫃,就永遠都不會產生尖銳問題。

教宗帶頭改革 卡倫薩呼籲教廷重視新家庭價值

在卡倫薩的故鄉波蘭,共產主義曾在上個世紀席捲全國,那時教堂是弱勢與少數的避難所,哪怕世道再險惡,天主腳下的這方樂土都會敞開大門。「所有人都能到這裡來,但必須接受同性戀是不道德而罪惡的事情,是來自地獄的勾魂誘惑,不應該在這世界上存在。」卡倫薩說,「這就是教廷告訴我們的事——同性戀是背棄主的行為,無論你對祂懷有多少的愛。」

卡倫薩說,天主教並非排斥改革,只是要讓這台龐大的機器運轉得宜,需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卡倫薩以墮胎為例,教宗方濟各在9月發出諭令,要求各地教堂接受墮胎婦女的懺悔,雖然教廷仍對此持保留態度,但這表示天主教也在順應時代,訂立不同的精神規範。

同理可證,教廷對同性戀議題的糾結也應該跟著環境變遷而鬆綁。卡倫薩說,西方國家已經把性別平等是為普世人權的一部份,同性戀婚姻也緩慢地在各國推動,多元成家已經不是避諱話題,希望教廷放下堅持,逐漸接受同性家庭和其他新家庭的出現。

神父卡倫薩接受《衛報》專訪,描述公開出櫃心路歷程。(取自網路)
神父卡倫薩接受《衛報》專訪,描述公開出櫃心路歷程。(取自網路)

「對我而言,家庭不該只是生養小孩,或是迎合教條定下的刻板價值,而是一個乘載愛與關懷的棲身之所。」卡倫薩表示,成立家庭不僅是自己的願望,更是彰顯天主教社會價值的最佳典範。「許多人曾經問我,同性婚姻有什麼必要性,你們的愛情是自由的,為什麼要用結婚去證明呢?我向他們說,婚姻與愛情是一體兩面的事,是我最能直接回應天主的愛的方法,也是對那些為性別平權奮鬥不懈的前輩們就此致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