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許劍虹觀點:戰略轟炸與政治

1945年8月9日,長崎原爆。(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945年8月9日,長崎原爆。(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其實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年來,盟軍的戰略轟炸在歐洲一直是富有政治性的議題。美國對日本的戰略轟炸,尤其是向廣島與長崎投原子彈,在美國社會同樣也吸引了大批新左派人士的抗議。

尤其是反越戰運動高漲的年代,許多美國新左派認為美軍對日本的轟炸與對北越的轟炸一樣,是對黃種人的種族主義屠殺。但是這樣的爭議,伴隨著越戰的結束在美國社會逐漸煙消雲散。

一來是參加反戰運動的戰後世代,逐漸發現自己過去天真幼稚,忽略了越共對待自己人比美軍對越南人還要殘暴的事實。因此黃種人對待黃種人,往往比白種人更加不留情面。

美國國內反對越戰的民眾高舉著「滾出越南」的標誌。(wikipedia/public domain)
美國國內反對越戰的民眾高舉著「滾出越南」的標誌。(wikipedia/public domain)

二來則是也因為黃種人對黃種人更殘忍,凸顯出了在美國參加太平洋戰爭以前,日本人曾經對中國實施過無差別轟炸的事實。在瞭解到日本人是如何空襲武漢與重慶的真相後,大多數的美國人會認為日本人是自作自受。

至於中華民國空軍,除了1938年的紙片轟炸外,沒有對日本本土實施過轟炸行動,自然不會讓中國人有任何的愧疚感。至於抗戰末期對武漢等淪陷區的轟炸,也因為中華民國政府戰後被趕到了台灣,根本沒有機會去反思。

歐洲的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以法國還有西德為代表的兩大西歐工業國家,在對抗蘇聯的需求下,迅速放下了延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一次世界大戰與普法戰爭以來的仇恨,快速走向整合。

慢慢的,他們又在美國的鼓勵與支持下,與其他歐洲國家形成了歐盟這個共同體的觀念。隨著經濟交流的日益緊密,歐陸各國的社會更是快速整合到一起,形成了有別於英國與美國的全新文化與歷史認同。

他們既不想臣服於蘇聯的共產主義,但是也不想長期受到美國領導下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或者是英國領導的大英國協領導。於是在面對包含大轟炸的歷史問題時,他們希望以提出不同美英的歷史觀點,來凸顯歐洲人的主體性。

於是譴責英美盟軍的大轟炸,就伴隨著戴高樂於1966年退出北約,成為了許多歐陸民眾尋求自身主體性與認可的不二法門。當然這並不代表,這些批評大轟炸的歐洲人就一定支持希特勒或者史達林。

畢竟英美盟軍的大轟炸,確實是波擊了許多無辜的歐洲民眾。這些民眾不盡然支持納粹黨或者共產黨。他們有些希望盟軍能夠賠償自己的損失,有些則只是單純希望自己的痛苦不為盟軍與本國政府忘記。

希特勒與他的納粹黨(圖/取自維基百科)
希特勒與他的納粹黨。(圖/取自維基百科)

可是久了以後,隨著親身經歷轟炸的老一輩逐漸凋零,不同的政治勢力開始基於不同的理由操縱大轟炸的議題。最早炒作大轟炸的政治勢力是蘇聯,他們以德勒斯登大轟炸與科隆大轟炸為例,控訴英美盟軍濫殺歐洲子民。

蘇聯與華沙公約組織國宣稱,英美資本家為了在犧牲最少的情況下獲得勝利,不惜出動轟炸機對歐洲大陸實施吳差別轟炸,讓大多數無辜民眾與少數的極端法西斯主義者一起陪葬,是不折不扣的帝國主義行為。

以二戰的慘痛教訓為例,蘇聯與華沙公約組織國恐嚇西歐諸國的老百姓,不要給北約會員國當炮灰。否則哪天真的資本主義陣營與共產主義陣營開戰,英美兩國將對其他北約各會員國的無辜子民實施類似的無差別攻擊。

有趣的是,發生於1945年2月的德勒斯登轟炸,最早其實是史達林主動向英美盟軍提出要求的。史達林希望藉由英美盟軍的轟炸,減少蘇聯紅軍反攻德國時可能遭遇到的重大傷亡。

然而等到納粹德國被擊敗,英美盟軍成為蘇聯的主要威脅之後,敵人的第一順位與第二順位調換了過來,莫斯科方面又換了立場,與德國人民站到一起抨擊德勒斯登的空襲行動,充分讓人知道何為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

等到蘇聯解體之後,宣揚德勒斯登與科隆大轟炸的不再是信奉社會主義的左派人士,而是歐洲各國的極右翼種族主義者,甚至於新納粹份子。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徹底否定盟軍戰勝軸心國的正當性。

因為極右翼人士相信,無論是蘇聯還是英美各國,都雙手沾滿了歐洲人的鮮血。這幾個"非歐洲勢力"不僅殺害無辜的歐洲人,還以轟炸機與戰車摧毀了神聖的歐羅巴文化,不可輕易饒恕。

所以與冷戰時代不同,今日走到大街上指控盟軍屠殺無辜歐洲人的,大多數為極右翼人士。當然有些時候,也會出現極右翼與極左翼攜手走上大街,團結控訴英美還有北約組織的奇特畫面。

比方說去年我曾提及,一位具有德國血統身份的新黨老奶奶,就因為她的母親是德勒斯登人,所以對英美盟國懷抱著極端的恨意。可是把希特勒當神崇拜的她,卻又一點都不痛恨蘇聯。

即便蘇聯紅軍也曾經在德國燒殺擄掠,她仍舊認定史達林是德勒斯登人民的救星,想要阻止英美盟軍轟炸德意志人民的英雄。哪怕後來蘇聯紅軍強暴德國婦女,她都認為那只是抒發男性需求的正常行為,可以原諒。

史達林(右)曾說,德國不會在莫斯科獲得勝利。(美聯社資料照片)
史達林(右)曾說,德國不會在莫斯科獲得勝利。(美聯社資料照片)

這位新黨老太太的願望,是希望納粹能夠在德國重新上台執政,然後與俄羅斯聯邦還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攜手一起打敗現今由英美領導的秩序。為了打敗美國,她願意與納粹過去聲稱要消滅的敵人共產黨合作。

從上述新黨老太太的極端想法,我們可以從中瞭解到立場完全對立的兩個派系人馬,完全可以為了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結合到一起。這也是為什麼無論是極左派還是極右派,都喜歡操縱大轟炸議題的原因。

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有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領袖名義插手歐洲事務的美國。把焦點轉回到台灣這塊土地上,紀念台北大轟炸或者岡山大轟炸的團體同樣有共同的敵人。

那些團體在操縱台北大轟炸與岡山大轟炸呢?其實最早操縱這個議題的不是獨派,而是主張社會主義統一的紅色左派份子。他們傳承了蘇聯與毛澤東時代批判美軍轟炸日本的論述,認為美軍空襲台灣是帝國主義的行為。

B-29與B-24投下的炸彈畢竟不長眼睛,殺死的無辜台灣人肯定比日本軍國主義者還要多。所以老左派對美軍空襲台灣的行為採取嚴厲批判的態度。甚至將台北大空襲的歷史,與美軍轟炸南斯拉夫中共大使館的行為相提並論。

台北大空襲後的空拍照。(Air Force History Research Agency, United States @wikipedia/public domain)
台北大空襲後的空拍照。(Air Force History Research Agency, United States @wikipedia/public domain)

直到2013年,馬英九政府在新竹空軍基地舉辦紀念第14航空軍空襲新竹基地的活動,獨派才基於反馬的目的把老左統批評大轟炸的論述給承接了過去。只是相較於老左統,他們更把批判的焦點擺在國民政府身上。

老左統對國民政府沒有感情,而且也頗為敵視,但是他們卻知道國民黨能在台灣建立統治的真正原因,來自於美國的支持。想要摧毀讓台灣有能力與大陸抗衡的中華民國體系,就必然要否定美國在歷史上對台灣做過的任何事情。

即便美軍對台灣的轟炸,促使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走向終結,更是導致台灣在戰後回歸中華民國的其中一個原因,但是因為台灣回歸的對象是"國民黨反動派",所以這個光復是"假光復",飽受左統人士的批判。

至於獨派把焦點擺在國民黨身上的原因,其實也不用過多解釋,就是他們不敢得罪美國。可是無論他們敢不敢直接批判美國,哪怕他們罵的只是國民黨,只要是否定了盟軍對台灣的空襲,他們與左統派終究還是有著同樣的敵人。

中華民國體制,是美國在亞洲建立戰後新秩序的重要夥伴。雖然這個體制並不完美,在70年後的今天似乎只能夠幫美國穩定住台灣周邊的架構,但卻仍舊是美國維持區域穩定的一個重要基石。

少了這塊基石,美國既難以阻止中共突破西太平洋的防衛圈,同時也很難將日本的軍事力量控制在一定的水準裡面。無論是中共還是日本軍國主義,都想要以摧毀中華民國體制的方式來挑戰美國的戰後秩序。

所以自認為中共與日本島內代理人的左統與獨派,都為了摧毀中華民國體制為目標。批評盟軍轟炸台灣,給了他們否定這個體制的道德捷徑。如果真的要說兩者有什麼差別的話,或許在於獨派不知道自己其實是在挑戰美國秩序。

對於美軍空襲日本與台灣的歷史,不同時期的中共採用不同的立場。過去毛澤東時代要聯日抗美,就跟著日本人的口徑一起譴責美軍。等到改革開放後需要推動反日教育,又調轉槍口批評日本咎由自取。

現在中共慢慢與日本靠攏,重新回歸過去毛澤東時代聯日抗美的政策。是否又會為了需要,與日本右派還有台灣獨派策略性結盟,一起批判盟軍對日本與台灣,甚至大陸淪陷區的轟炸,確實是可以觀察的。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