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深澳換觀塘,賴揆的「過度期待」實現,詹順貴掛冠

三接案環評過關,環團質疑蔡政府在「藻礁永存」承諾,也批賴清德政治干預環評。(郭晉瑋)

三接案環評過關,環團質疑蔡政府在「藻礁永存」承諾,也批賴清德政治干預環評。(郭晉瑋)

桃園觀塘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環評一案通過後,經濟部次長曾文生的談話指向自己負責督導的中油公司:「台灣的能源轉型在充滿很多爭議與不信任的狀況下推動,我們若認真地做,可以提前顧慮更多,把每件事情做好,麻煩各位要上下同心,把這件事情當做是最重要的做好。」

強調不能換地點,賴揆挨批政治干預

如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所批評,行政院與中油在三接選址過程中明明可以就各種替代方案理性討論,卻都未審慎評估,最後以「時間來不及」為藉口,進行政治干預。種種操作不僅讓環評大會多次流會,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更因此辭官求去。

深澳燃煤電廠環評因一票之差通過後,部分民眾或擔心空汙而轉向支持核電,政客或拿燃煤與擁核捉對廝殺,民眾開始對二○二五年非核減煤的目標動搖。此時用來增加燃氣的三接環評遭到政治干預,造成程序瑕疵,民眾對能源轉型也逐漸失去信心。

三接所選定的場址因發現保育類野生動物而面臨生態與發電的兩難,早已存在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行政院長賴清德卻在今年八月底於媒體專訪中直白透露,三接沒辦法換地點,希望力拚九月底過關;十月初於立法院答詢時又表示,若三接可以通過環評順利興建,將可評估停建深澳電廠,更被批評是選舉考量。

環保署破例在一個月內安排四次環評大會,欲火速通過此案,服膺於賴清德的期待,引起民間環評委員強烈不滿。部分民間環委在初審後首次環評大會就以退席表達抗議,即便經環保團體與開發單位再次交鋒,多數民間環委又兩次在環評會議上集體缺席。

環評委員總共有二十一位,三人申請迴避,即便八日會議達法定出席人數,也僅是低空飛過門檻;由另一位環保署副署長張子敬代替詹順貴的席次後,終有七名官派委員出席,加上三名民間委員,最後在主席李應元不投票的狀況下,以七票贊成、二票無效票過關。

詹順貴口中「賴院長過度期待的發言」是許多民間環委退席,乃至於後來集體缺席的原因。據瞭解,詹順貴雖在九月十二日首次環評大會流會之後就提出辭呈,但仍積極致電環委,不論支持還是反對,都來出席環評大會,讓環評制度可以回到正軌,但溝通未果。

詹順貴辭職,環評法修法無期

三接涉及觀塘工業區與工業港的開發,專家會議於七月初做成的結論是,建議將專用港開發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藻礁生態系因應對策也隨之中止審查;至於中油若仍認為工業區開發有其必要,必須再補件送審。因此,賴清德於一個月後的專訪發言,才被認為是要指導環評結論。

詹順貴在辭職聲明中直言:「因為賴院長過度期待的發言……不僅環評制度公信力盡失,甚至連正常運作都有困難。」從深澳及三接環評就可以發現,他十分重視程序正義,若委員出席比例過低,環評雖然通過卻缺乏正當性,也非他所樂見。

環團批評政治干預環評,詹順貴(左)更是辭官而去。(柯承惠攝)
環團批評政治干預環評,詹順貴(左)更是辭官而去。(柯承惠攝)

從近期發生的深澳與三接兩大爭議案件來看,開發單位台電與中油在方案評估階段對民間意見表示消極,衝突在環評大會及其後爆發。詹順貴在位期間對《環境影響評估法》修法念茲在茲,其中一大改革就是要增進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角色功能。

當時發布的修正草案便要求,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必須把關環評案件的正確性與合理性,先行盤點選址區位可能發生的爭議。若適用於三接環評,經濟部必須在送案前對於各個選址方案積極投入時間研議,台北港、林口港等就可以納入討論範圍。

環團、中油溝通未果

正當詹順貴為環評程序頭痛時,他的好朋友、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則不只一次邀集環團、學者與相關部會面對面交換意見,希望撐起專業對話的空間,尤其著重於中油公司與民間團體的對話,希望兩造能針對環評大會上未有交集的部分充分溝通,只是結果未能令人滿意。

陳吉仲在受訪時就曾提到,他一定會全力幫忙國家的能源轉型政策,不僅非核,也要減煤,轉型過程面對的難題一定有能力克服,「這是我跟詹順貴在政府體系所要扮演的角色……我現在還站在這裡,就表示自己仍堅持且捍衛,也在進行當中。」

陳吉仲自願跳坑能源轉型,然而真正挑大樑負責的是在今年四月中旬上任的經濟部次長曾文生,他離開高雄市政府經發局,北上接任次長後,負責的業務就是能源轉型與督導台電、中油兩大國營事業,當時深澳電廠環評已經通過,民眾憂心空汙危害,擁核聲浪再起,使得三接環評更為棘手。

環評大會後的記者會明明在中油召開,曾文生卻掌控全場,花了一小時大談能源轉型,先是哽咽對著中油說「千萬要珍惜這樣的機會」,也要求一個月內成立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監督計畫區內的生態保育措施落實執行。他深知兩次環評已經斲傷社會信任。

曾文生很投入,全程參與環評

曾文生同時面臨「以核養綠」的擁核勢力反撲,又遭受環團質疑蔡政府在「藻礁永存」承諾,因此,他比起開發單位、中油公司董事長戴謙還要投入環評大會,幾乎全程參與,屢次從能源配比與能源轉型的角度,說明天然氣接收站的重要性。

儘管多人積極在三接環評塵埃落定前居中協調,但政治干預所造成的程序瑕疵已昭然若揭。桃園在地聯盟宣示,在行政處分公告後,將提出訴願救濟,若遭駁回則繼續提起行政訴訟,若開發單位準備動工,則會提出停止執行,窮盡法律上的救濟手段阻止開發。三接是否真的能接上能源轉型,恐怕還是未定之天。

曾文生承諾未來會提出對環境衝擊最小的開發方案。(郭晉瑋攝)
曾文生承諾未來會提出對環境衝擊最小的開發方案。(郭晉瑋攝)

曾文生:深澳停建是再次跟人民溝通的開始

行政院長賴清德於立法院備詢時拋出「深澳換觀塘」一說,引起民間反彈。三接於10月8日的環評大會續審前,反深澳燃煤電廠自救會會長、瑞芳區龍山里里長陳志強也到場聲援,共同高呼「救藻礁!反深澳」,表示無法接受賴清德的以「交換說」挑起人民之間的對立。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在三接環評通過後主動回應,未來若不建深澳電廠並非選舉考量,而是三接通過環評後,中油最快在2023年就能開始供氣,2座儲槽每年可接收300萬噸天然氣,若在滿足大潭電廠3部新機組發電的狀況下,還可提供充足氣源,便將評估新設天然氣機組取代燃煤發電。

曾文生進一步說明,燃氣機組用地面積小、施工速度快、升降載速度彈性,也可搭配再生能源調度,較符合能源轉型的目標與規畫。最有可能的方案是在北部既有公、民營電廠尋覓潛力場址評估與規畫,在考量電網併聯與天然氣管線運輸等因素後,將盡快向社會大眾說明替代方案。

「若深澳停建,將是我們再次跟人民溝通的開始。」曾文生坦言,當時台電的確是為了確保供電,就已經通過環評的場址提出開發案,在民眾對空氣品質的要求逐漸提高,他未來將要求自己所負責督導的台電與中油在整體規畫上放寬格局,提出對環境衝擊最小的開發方案。(李佳穎)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佳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