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走過26年 他們依舊甘當砲灰

2015-06-04 06:10

? 人氣

劉少明,從平民中成長起來的精英(取自新公民運動)

劉少明,從平民中成長起來的精英(取自新公民運動)

5月29日,發佈最後一則《四川德陽中國二重工人集體維權簡報》之後,他就從互聯網上消失了。稍後果然傳出消息,當晚他即被強制失蹤,迄今仍無消息,電話關機,轄區派出所說不知情,家人也未接到任何通知。整個一個人間蒸發。

他叫劉少明,廣州「工維義工」發起人。所謂「工維義工」,是華南地區一個鬆散的義工組合,以説明勞工維權為主旨。發起短短數月,已介入多起工潮。以剛剛過去的五月份為例,其介入的即有海豐縣鵝埠廣信鞋廠大罷工、四川二重工人維權事件、廣州利得勞工維權事件。其中,廣州利得勞工維權更是取得了完全的勝利,作為「工維義工」發起人的劉少明功不可沒。

以2003年孫志剛事件為起點的維權運動,及以2005年「公盟」組建為起點的公民運動,其重要組成是勞工維權。但因政治上不那麼高調,容易被忽略。其實相比於其他領域的維權,中國的勞工維權尤其華南勞工維權基礎最扎實,突破與成就最多。最大成就,則是深圳勞維律師事務所首倡的集體談判,這已成為勞工維權的主流模式,得到朝野認可,開始達成朝野共識;而且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去年開始更走向組織化維權,事實上的組織化程度相比其他維權,可以說是最高的。也就因此,抗打壓能力相對最強。最近兩年,維穩集團反復絞殺之下,維權運動尤其公民運動遭遇空前困難,唯有勞工維權尤其華南勞工維權風景一片獨好,非但沒有因為打壓落入低潮,反倒高潮迭起,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從自發維權到自覺維權,從被動維權到主動維權,從碎片化維權到組織化維權,從僅僅著眼於工資獎金等眼前利益的維權,到爭取基本福利和良好工作條件等普遍權利,勞工維權不僅量變明顯,更重要的是質變,即階級意識和公民意識越來越覺醒,基於階級意識和公民意識覺醒基礎上的階級的聯合和公民的聯合越來越擴大。中國的新工人運動至此發端,而跟中國的新公民運動幾乎同步。

這一切,離不開一批有志之士的忘我投入。其中就包括了劉少明。劉少明是八九一代民工,六四時是工自聯的成員,負責在天安門廣場救護學生,堅守到最後一刻,親歷了生死之劫。用他自己的話說:「經歷過這樣殘暴的一刻而活下來的生命,今後還有什麼不能面對和承受的事呢?」他後來始終沒有走出六四,始終為六四理想而活。顯而易見,他後來之投身勞工維權,是帶著明確的政治意識的。

勞工出身的劉少明,沒有讀很多書,說不出成套成套的大道理。但豐富的閱歷和誠實的思考,註定他不僅勇敢,不僅執著,而且始終清醒堅定,沒有盲目,沒有仇恨,沒有敵意。他已經從二十多年前的憤青,成長為一個成熟的公民,對公民運動尤其新公民運動高度認同。他的政治意識即是階級意識和公民意識,他的一切努力只為著把勞工運動帶上公民運動的軌道、社會民主主義的軌道,促成中國的軟著陸即和平轉型,實現六四理想,而不是只圖自己「翻身」的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

為此,劉少明常年奔波在勞工維權的第一線,哪裡有工潮,哪裡最危險,哪裡就有他的身影。他為此組建了「中國勞工聲援劉少明工作室」,從第一線頻頻報導勞工維權的最新進展。他當然逃不出維穩集團的法眼,但無論遭遇怎樣的恫嚇,他始終不卑不亢,有理有節,不屑超限戰,但也不後退半步。「工維義工」是他創造性的貢獻,集結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公民,以去組織的方式實現組織化運作,以集體的力量幫助勞工維權。他成了華南地區知名的工人領袖,成了知識界與勞工維權結合的樞紐、網上動員與線下維權結合的樞紐、六四一代民工與新生代民工交匯的樞紐。從法治的角度看,他沒有半點過錯,反而是組織社會、建設社會、讓社會從無序走向有序的難得的標杆。

四川工人維權。(取自新公民運動)
四川工人維權。(取自新公民運動)

但他恰恰被失蹤了。這符合反法治的維穩集團的邏輯,一點不讓人驚訝。但維穩集團的打壓決無可能降服劉少明,就跟不曾降服過郭飛雄、許志永、丁家喜、趙常青、李化平、陳雲飛、賈靈敏一樣。劉少明還有一點跟他們一樣,那就是他們都平民出身,但都有著高貴的情懷,即胸懷人道理想人間大愛,並身體力行,甘作炮灰踐行自己的人道理想。他們是從平民中成長起來的真正的精英。先賢胡適說,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起來的,同樣也可以說,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批群氓建造起來的,建造自由平等的國家一定需要真正的精英,尤其需要從平民中走出的平民化的精英,劉少明和他的同仁們都是這樣的精英。他們的每片羽毛上都沾滿了自由的光輝,有什麼鐵窗能關得住這光輝?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劉少明「被失蹤」之後的6月1日,「勞動者互助小組」即發佈了最新動態:《四川長征機床工人集體維權簡報》。這個互助小組的創辦有著劉少明的心血。6月3日,諾基亞(蘇州)派遣員工集體維權簡報更以「中國勞工聲援劉少明工作室」和「勞動者互助小組」的名義聯合發佈,不僅意味著劉少明工作室沒有因為劉少明的被失蹤而停止運作,更意味著打壓的失效,意味著抓人治國的失敗。維權與維穩的博弈固然還會持續,這將是艱難的而漫長的歷程。但劉少明等平民化精英畢竟是成長起來了,他們超越了打壓,超越了恐懼,維穩不可能擋得住他們的腳步。而他們的腳步,無疑正引領著中國的未來,而無論他們是在鐵窗外,還是在鐵窗中。

*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前《南方周末評論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