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大法官性醜聞》一篇看懂卡瓦諾參院聽證會5大看點:聲淚俱下、激動顫抖……戲劇性的隔空對質!

2018-09-28 14:43

? 人氣

聚焦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性侵指控的參議院聽證會,在當地時間27日傍晚結束,持續進行9個小時,現年51歲的心理學者福特挺身控訴卡瓦諾36年前涉嫌對她性侵,而卡瓦諾則是全力反駁所有指控。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預計28日早上進行任命案的投票,通過後將交付全院表決,但直至27日深夜為止,共和黨仍無法確定所有黨內議員都將投下贊成票,有3名參議員尚未表態。

聲淚俱下地控訴vs激昂憤怒地反駁

在全國直播的情況下,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在聽證會上勇敢說出了1982年那個晚上的一切細節,她聲音顫抖、眼神痛苦地表示,當年卡瓦諾(Brett Kavanaugh)17歲、福特15歲,兩人都參加了馬里蘭州的一場派對,她走上樓欲走向廁所,被卡瓦諾推進一間臥室,醉醺醺的卡瓦諾把門反鎖,將她推倒在床上,還撲了上來,卡瓦諾的朋友賈奇(Mark Judge)則在旁觀看。

在參院聽證會上作證的福特教授。(美聯社)
在參院聽證會上作證的福特教授。(美聯社)

福特作證的環節結束後,卡瓦諾現身會議廳。與先前露面時溫文儒雅的形象形成強烈對比,卡瓦諾此次聽證會上激烈地為自己辯護,眼神凝重、語氣激動,毫不猶疑地否認一切指控。他與民主黨參議員展開激烈攻防,經常打斷或拒絕回答問題。

在參院聽證會上作證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美聯社)
在參院聽證會上作證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美聯社)

高度關注聽證會發展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快結束時於推特(Twitter)上發文讚許卡瓦諾的表現:「卡瓦諾法官向美國人展現了為什麼我要提名他。他的證詞很有力、誠實且吸引人。」川普也藉機痛批民主黨,聲稱民主黨人的「摧毀性戰略十分可恥」,企圖拖延大法官任命案的進程,川普也向共和黨人呼籲:「參議院必須投票!」展現對卡瓦諾的絕對支持。

共和黨力推卡瓦諾,3名參議員掌握關鍵票

接下來共和黨占人數優勢的參議院將如何處理卡瓦諾的任命案?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參議院司法委員會(Judiciary Committee)預計在28日上午(台灣時間28日晚間)舉行投票,接著29日會進行第一次全院程序性投票,共和黨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計畫於10月2日舉行全院議員投票。三次簡單多數決投票都通過的話,卡瓦諾就會被任命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共和黨人對卡瓦諾的任命案並非百分之百有把握,在參議院席次51比49的優勢下,他們必須確定所有黨員不會臨陣倒戈。目前心態搖擺的共和黨籍參議員分別是兩位女性與一名始終與川普唱反調的男性:緬因州的柯林斯(Susan Collins)、阿拉斯加州的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以及亞利桑那州的佛雷克(Jeff Flake)。

與川普關係不錯的西維吉尼亞州民主黨籍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 III)也是另一張關鍵票,他與上述3名共和黨參議員在27日晚間進行閉門會議,結束後他們告訴守候在門外的記者:「事件的疑點越來越多,(投票)對任何人來說都不容易。」此言意即,直到27日深夜,共和黨仍無法確定黨內的票都會投下贊成。

然而隨著28日上午的時限逼近,這4位參議員僅剩幾小時的時間能夠向外表態立場。對此康奈爾表示:「我們下一步就是早上會投票,基本上情況很樂觀。」共和黨籍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拉斯里(Charles E. Grassley)不願向記者透露28日早上是否會投票,僅回答:「我們會在9點半開始開會。」

性侵疑雲聽證會的5大看點

福特悲傷控訴:卡瓦諾對我的人生造成嚴重傷害

福特在開場陳述時說明了卡瓦諾的犯罪細節:「他開始摸我、摩蹭我。我放聲大喊,希望樓下有人聽到我的聲音,我試著逃走,可是他太重了」、「卡瓦諾還想脫我衣服。不過他太醉了,我在外衣底下還有一件連身泳衣,他根本無法得逞」、「我相信他準備要強暴我,我也大喊救命」。

你有多確定是他?福特:「百分之百」

被問及「如何能確定卡瓦諾就是加害人?」福特以心理學家的專業回答:「就像我現在確定我在和你說話一樣。這是基本的記憶功能,以及大腦中用於解碼的去甲基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素—神經傳導物質將記憶編碼到海馬迴中,因此創傷相關經歷就在那裡被鎖定,其他細節則有點模糊不清。」問及她能有多確定,福特則堅定回答:「百分之百。」

福特:「他們的嘲笑聲,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被問起對這次事件記憶最深的是什麼,她說:「最難抹滅的是他們兩人放肆的笑聲,他們以糟蹋我為樂。」福特說,後來因為賈奇也跳上來,讓三人全都滾下床,她才得以趁隙逃走,將自己反鎖在廁所裡才逃出魔掌。福特說:「不是每件事我都有答案,不過那天晚上的細節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事。它們已經烙印在我的記憶中,成年後也一直困擾著我。」

卡瓦諾45分鐘激動的開場陳述

卡瓦諾一開口便大聲控訴:「這毀了我的家庭,以及數十年來在美國政府最高層級辛勤工作、為公眾服務所建立的好名聲。」並把憤怒瞄準民主黨,聲稱這一切指控是「精心策畫的政治打擊」,明顯是有人不滿於2016年總統大選的結果,「人格謀殺將阻擋來自各黨派自信與善良的人們為我們國家服務。」

對於福特的指控,他回應地較為謹慎:「我不是質疑福特教授,她可能曾經在某時某地遭到某人性騷擾,但我從沒對她或任何人做出這種事。真的不是我,我是清白的。」

卡瓦諾還提到10歲女兒,並忍不住哽咽:「有天晚上(我妻子)艾希莉(Ashley Kavanaugh)和我女兒麗莎(Liza Kavanaugh)在禱告,小麗莎只有10歲,她跟艾希莉說我們該為那個女人禱告。」

是否願意接受FBI調查?卡瓦諾不是答非所問,就是沉默

民主黨人針對卡瓦諾進行諸多尖銳提問,其中關於聯邦調查局(FBI)介入調查的提問,卡瓦諾時常答非所問、閃爍其詞。當被問及是否接受FBI介入調查性侵疑雲,卡瓦諾不正面回應,僅表示:「若是司法委員會希望,我就會配合。」

民主黨籍參議員杜賓(Dick Durbin)提問:「為什麼你拒絕調查?」卡瓦諾牛頭不對馬嘴地回應:「議員,我很歡迎,我上週就要求展開聽證會。」杜賓繼續逼問:「我問的是FBI調查。」卡瓦諾說:「委員會知道該怎麼提問,我也會盡力回答,我已經好幾次和他們在電話上聯絡……」

此時,杜賓忍不住打斷:「卡瓦諾法官,你是否支持FBI現在展開調查?」卡瓦諾立即回應:「我會配合任何委員會希望的事。」杜賓又問:「你個人是否認為,這是(FBI調查)現在對我們來說最好的發展?」卡瓦諾沉默了大約7秒,杜賓問道:「你不回答嗎?」卡瓦諾這才「鬼打牆」般地回應:「我說過我想要聽證會,我歡迎任何事情,我是無辜的。」

卡瓦諾受害者
卡瓦諾受害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