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大法官性醜聞》受害者福特教授赴參院作證:我百分之百確定,是他

2018-09-28 10:11

? 人氣

加州帕羅奧圖大學的心理系教授福特27日一早出席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成為全美國的政治焦點—因為這位36年前的性侵案受害者,其證詞關係到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能否順利就任。福特在舉手發誓「證言屬實,完全真實,唯有真實」後表示,她百分之百確定,當年傷害她的人就是卡瓦諾。

在參院聽證會上作證的福特教授。(美聯社)
在參院聽證會上宣誓的福特。(美聯社)

現年51歲的心理學者克莉絲汀.布萊希.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11天前挺身控訴,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36年前涉嫌對她性侵。這項指控等於在大法官的提名程序投下一枚震撼彈,此後更有兩名受害者出面:黛波拉.拉米雷茲(Deborah Ramirez)、茱莉.史威尼克(Julie Swetnick)。

卡瓦諾受害者
卡瓦諾受害者

不過卡瓦諾對所有指控否認到底,堅稱自己清白。目前正在審理大法官人選資格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決定在27日行使國會調查權,找來福特與卡瓦諾舉行聽證會。福特希望由議員親自問話,但被共和黨拒絕,請來女檢察官米契爾代為詢問,共有參院司法委員會的10名民主黨人、11位男性共和黨人與檢察官米契爾進行對福特的訊斯問。

聽證會主席偏袒卡瓦諾

司法委員會共和黨籍主席葛拉斯里(Chuck Grassley)在27日的聽證會開始時表示,他希望聽證會「能使我們的兩位證人感到安全、自在和有尊嚴」。不過葛拉斯里也為卡瓦諾辯護,說FBI對他有六份調查報告,「完全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任何與不當性行為有關的問題」。葛拉斯里還指責7月就知道相關指控的民主黨人,為何不早點說。

美國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聽證會,希望釐清卡瓦諾的性侵醜聞。(美聯社)
美國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聽證會,希望釐清卡瓦諾的性侵醜聞。(美聯社)

當輪到福特發言,她首先以悲愴的語調向國會議員表示,並非自己願意出席聽證會。其實她嚇壞了。她願意來是因為自己背負著「公民責任」,她認為自己有義務說出「一個男孩對她性侵的舊事」。這個男孩就是被川普總統提名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卡瓦諾。

2018年9月27日,美國聯邦參議院聽證會,大學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準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多年前企圖性侵(AP)
2018年9月27日,美國聯邦參議院聽證會,大學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準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多年前企圖性侵(AP)

福特所說的「被嚇壞」其來有自,因為除了說出性侵舊事的二次創傷,在她挺身指控卡瓦諾之後,甚至還收到死亡威脅、電郵信箱遭駭,她也只能被迫搬家避風頭,但整個人生已在媒體的翻找與報導下失去隱私。不過在舉行聽證會的德克森參院大樓226室,指控好萊塢知名製作人溫斯坦性侵的義大利女星艾夏亞珍托(Alyssa Milano)、「#MeToo」運動發起人柏克(Tarana Burke)也在席間,給予福特最實際的心理支持。

2018年9月27日,美國聯邦參議院聽證會,大學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準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多年前企圖性侵(AP)
2018年9月27日,美國聯邦參議院聽證會,大學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準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多年前企圖性侵(AP)

在全國直播的情況下,福特勇敢說出了1982年那個晚上的一切細節。當年卡瓦諾才17歲、福特15歲,兩人都參加了馬里蘭州的一個派對。她在上樓上廁所時被卡瓦諾推進一間臥室,醉醺醺的卡瓦諾把門反鎖,將她推倒在床上,還撲了上來。卡瓦諾的朋友賈奇(Mark Judge)則在一旁看。

2018年9月27日,準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性侵疑雲,指控者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2018年9月27日,準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性侵疑雲,指控者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福特說:「他開始摸我、摩蹭我。我放聲大喊,希望樓下有人聽到我的聲音,我試著逃走,可是他太重了」、「卡瓦諾還想脫我衣服。不過他太醉了,我在外衣底下還有一件連身泳衣,他根本無法得逞」、「我相信他準備要強暴我,我也大喊救命」。福特說:「卡瓦諾在我大喊時用手摀住我的嘴,這是最讓我害怕的事,讓我一生都蒙上陰影。當時我不能呼吸,心想卡瓦諾會失手殺了我。」

你有多確定是他?「百分之百」

福特表示,這件事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被問起對這次事件記憶最深的是什麼,她說:「最難抹滅的是他們兩人放肆的笑聲,他們以糟塌我為樂。」福特說,後來因為賈奇也跳上來,讓三人全都滾下床,她才得以趁隙逃走,將自己反鎖在廁所裡才逃出魔掌。福特說:「不是每件事我都有答案,不過那天晚上的細節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事。它們已經烙印在我的記憶中,成年後也一直困擾著我。」

耶魯大學時期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耶魯大學時期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當福特被問及「如何能確定卡瓦諾就是加害人」,目前已是心理學教授的福特回答:「就像我現在確定我在和你說話一樣。這是基本的記憶功能,以及大腦中用於解碼的去甲基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素—神經傳導物質將記憶編碼到海馬迴中,因此創傷相關經歷就在那裡被鎖定,其他細節則有點模糊不清。」問及她能有多肯定,福特則堅定回答:「百分之百」。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