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恐怖故事之囚籠病房》禁止家屬探視、沒收病患手機 知名醫院梅約診所爆出「醫療綁架」事件

2018-08-15 07:28

? 人氣

「不准碰我女兒!」艾莉莎的繼父杜安對著美國知名醫院「梅約診所」人員大喊,當他與艾莉莎坐上車後,艾莉莎的母親隨即踩下油門,快速駛去,而梅約診所報警稱,艾莉莎被「綁架」,不過重獲自由的艾莉莎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自己被醫院「醫療綁架」,院方拒絕讓她轉院,住院期間被護士監視,院方甚至想取得艾莉莎的監護權,杜安才被迫「綁架」艾莉莎出院。

針對這起事件,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向梅約診所(Mayo Clinic)詢問此事,院方發言人普隆波(Ginger Plumbo)回覆,若艾莉莎(Alyssa Gilderhus)允許公開她的病歷和就診隱私,院方願意與CNN談論此事,但當艾莉莎簽署同意書後,CNN只得到院方一紙聲明,「對於這件複雜的案子,我們不會討論被指控的行為,或是公開相關證據,因為我們認為此舉對病患和家屬無益處」。

【延伸閱讀】知名醫院梅約診所遭控「醫療綁架」 父母製造「探病騙局」救出愛女

普隆波還在聲明中強調:「院內評估(艾莉莎)醫療團隊的行為,忠於院方的首要價值,即病患利益優先,我們遵循這項價值為該名病患(艾莉莎)服務,同時也顧慮醫療團隊的安全及福利。」由於院方拒絕接受CNN錄音採訪,CNN則是訪問艾莉莎親友、執法人員、警方調查記錄和艾莉莎的就診紀錄來呈現這起驚悚的「醫療綁架」事件。

腦動脈瘤破裂求診 開啟住院惡夢經歷

艾莉莎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南部城市舒博恩(Sherburn),她的恐怖遭遇要從2016年耶誕節說起,當時她在廁所內突然跌倒,蜷縮在地上,身體左半側無法動彈,左耳也聽不見,還不斷嘔吐,緊急送到當地醫院後,被診斷出是腦動脈瘤破裂,而她的母親安珀(Amber Engebretson)和繼父杜安(Duane Engebretson)計畫把她送去享譽盛名的梅約診所醫治。

梅約診所是美國著名的非營利醫學學術機構,聘僱超過4500名醫師及學者,以及約58400名行政和相關醫療人員,總部設在明尼蘇達州東南城市羅徹斯特(Rochester),與艾莉莎居住的舒博恩距離2小時車程。艾莉莎在耶誕節上午發生狀況,但因當時暴風雪的關係,無法立即把她送到梅約診所總部,直到當天晚間7時才抵達羅徹斯特,梅約診所的醫師評估,艾莉莎活命機率僅2%。

梅約診所總院一樓導覽。

在4名醫師操刀下,艾莉莎「奇蹟」存活,杜安告訴CNN:「他們(醫師)說得像是她不可能活下來,但她創造奇蹟。」2017年1月30日,艾莉莎從神經科轉至復健科,看似艾莉莎一家即將迎接快樂結局,殊不知這才是惡夢的開始,首先是復健科醫師要艾莉莎停止服用鴉片類止痛劑「oxycodone」,這是神經科醫師開立的術後止痛藥,且她1個月內動了4次手術。

艾莉莎轉至復健科1周後,安珀2017年2月7日在臉書上寫道:「(艾莉莎)與我的失落感很大,他們(梅約診所)有時不聽(我們)意見。」艾莉莎家人與梅約診所之間的摩擦愈來愈多,院方先是說艾莉莎的氣管大小不正常,必須動手術調整,接著又說家屬告知艾莉莎膀胱感染,之後艾莉莎的家屬探視時,聽見院方和社工在談論艾莉莎家庭的經濟情況。

美國知名醫院梅約診所被病患控訴醫療綁架(翻攝網路)
美國知名醫院梅約診所被病患控訴醫療綁架(翻攝網路)

要求撤換社工、護士 家屬反被禁止探視病患

安珀與杜安2017年2月21日與艾莉莎的醫療團隊見面,要求更換照護社工和醫師,但不僅未得到院方任何回應,安珀甚至被院方禁止探視艾莉莎。安珀回想這段駭人經歷說,原本她在與醫療團隊會面隔天,已安排探視女兒,結果發現先前要求撤換掉的社工,正在和1名醫師談論艾莉莎的事情,安珀上前表示:「既然你們在討論我的家人,我想我應該參與討論。」

詎料該名醫師卻說:「我管理整個復健科,妳有聽懂嗎?」安珀回道:「我需要和你談談,你懂我的意思嗎?」該名醫師卻調頭離去,約莫1小時後,該名醫師與艾莉莎家屬要求撤換的社工和護士,在保全陪同下告訴安珀:「妳不准參與艾莉莎的照護過程,也不准到梅約診所所屬領域,妳現在就會被帶離醫院。」院方未給予驅離安珀的理由,社工則稱,安珀因擾亂會談,才被趕走。

至於杜安,梅約診所仍准允他探視艾莉莎,但也不准參與艾莉莎的照護過程,安珀和杜安想以病患代理人身分參與,但醫師直接回絕,「沒有病患代理人這種東西,你們走吧」。對於此事,普隆波僅在回應CNN的聲明中稱,「當療程受到影響,或是醫護人員的安全遭受威脅,就會限制病患家屬的探視權利」,並未解釋安珀與杜安究竟違反哪項規定。

此外,時年18歲的艾莉莎已經是名成年人,她有權要求梅約診所讓她轉院,杜安和艾莉莎的外婆歐爾森(Aimee Olson)同樣提出轉院要求,全被院方拒絕。杜安要求與高層會面,結果把安珀趕出醫院的醫師冷冷回道,「這整層樓(復健科)都歸我管」,接著轉身離去。杜安打電話給病患就診服務部門談了45分鐘,對方卻在踢皮球,要杜安去找院方談。

病患要求轉院遭拒 還派護士監視

艾莉莎家屬和1名友人告訴CNN,梅約診所要求他們不可與艾莉莎談到安珀,艾莉莎的身邊也多了2名護士,等於是就近監視她。艾莉莎的男友母親施密奇(Joy Schmitt)經常去探視艾莉莎,她也告訴CNN:「那種情況就像是一舉一動都被監看。」不過在安珀被禁止探視艾莉莎的前1天,2017年2月21日,院方以艾莉莎無法自行做出醫療決定為由,向2個郡政府提出申請,要取得她的監護權(guardianship)。

艾莉莎本人和家屬對於此事竟然一無所知,而院方知道艾莉莎與阿姨艾波兒(April Chance)錄影片給安珀後,在2017年2月26日沒收艾莉莎的手機、筆電、平板電腦所有電子物品,之後探視艾莉莎的親友也全被禁止攜帶電子物品進入病房,接著進一步禁止任何親友參與她的復健療程,杜安對此表示:「院方一步一步地限制我們靠近艾莉莎,他們搶走我們的女兒。」

醫院恐搶走女兒 艾莉莎父母被迫進行「綁架」

就在安珀與杜安恐怕失去艾莉莎時,曾經與波士頓兒童醫院搶孩子的母親聯繫安珀,她才知道梅約診所的下一步是要取得艾莉莎的監護權,之後就是完全監控艾莉莎,斷絕她與家人間的聯繫管道。艾莉莎的家人找上梅約診所費爾蒙特(Fairmont)分院前董事賈沃斯維基(Mark Gaalswyk)幫忙,他告訴CNN:「我不會說安珀完全是對的,但梅約診所的行為並不OK。」

安珀與杜安接著採取司法途徑,醫療權益律師雷格(Karie Rego)2017年2月27日與梅約診所法務長莫菲(Joshua Murphy)通電話,同時傳真要求立即幫艾莉莎安排轉院。此外,艾莉莎的家屬也準備好文件,要由艾莉莎簽署同意書,與院方對簿公堂,只是艾莉莎被2名護士貼身監視,安珀與杜安也無法探視艾莉莎,在這種關鍵時刻,杜安不得不使出「綁架」方式,讓艾莉莎重見天日。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