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專訪斯洛伐克代表博塔文》日本311浩劫直衝災區救人 博塔文笑稱:沒想太多,只想著把人帶回來

2018年3月11日,民眾前往仙台市荒濱海邊,悼念311震災中的罹難者。(美聯社)

2018年3月11日,民眾前往仙台市荒濱海邊,悼念311震災中的罹難者。(美聯社)

「外交官像是漁船的船長,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最棒的船長。但民眾並不在意船長是誰,捕到的魚是否肥美新鮮對他們來說比較重要。」從事外交工作超過23年的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博塔文將外交工作比喻成一次次的海上航行任務,不同任務有不同目標,不同的挑戰。現實生活中,博塔文在中國經歷過汶川大地震,在日本遇過311大地震、海嘯與核災,還曾自己開著小巴衝入距離震央最近的仙台市,載著國民回東京避難。他笑說,當下其實沒想太多,「只是因為沒人敢去,剛好我會開車,辦公室也有一台車,我就決定衝了。」

博塔文(Martin Podstavek)2017年底就任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Slovak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in Taipei)代表,來台灣之前,他曾派駐過北京、越南河內和日本東京。他回憶,1995年他加入斯洛伐克外交部,第一個外派的地點是距離東亞非常遙遠的非洲國家辛巴威(Zimbabwe),一去就是4年。外派結束回到國內後,卻被指派負責東亞區域業務,開啟他與亞洲的緣分。2008年汶川大地震時,博塔文在北京度過外派中國的最後一年。當時很幸運,沒有斯洛伐克國民受困災區,「當時我們比較是從旁協助的角色,提供救災需要的物資」。

20180723-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博塔文專訪。(甘岱民攝)
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博塔文。(甘岱民攝)

日本311開著小巴直衝災區 博塔文:沒想太多,只想著把人帶回來

2018年3月11日,民眾前往仙台市荒濱海邊,悼念311震災中的罹難者。(美聯社)
2018年3月11日,民眾前往仙台市荒濱海邊,悼念311震災中的罹難者。(美聯社)

2011年博塔文派駐東京時,日本東北遭逢芮氏規模9.0的大地震,引發的大海嘯對日本東北三縣造成巨大傷害,死亡加上失蹤人數超過1.8萬人。他回憶,得知地震及海嘯發生的當下,整個辦公室都相當震驚,「雖然我們有緊急撤離SOP,但其實紙本上寫的規定很難派上用場,日本全國陷入恐慌。衛生紙、飲用水等基本民生物資全部被掃光,這在平時根本難以想像。」

2016年日本明仁天皇夫婦參加東日本大地震罹難者紀念典禮。(美聯社)
2016年日本明仁天皇夫婦參加東日本大地震罹難者紀念典禮。(美聯社)

他說,當時斯洛伐克駐東京辦公室正好有一台小巴,在與歐盟和一些東歐國家的外交官員討論後,決定由斯洛伐克前往當時的重災區仙台,將受困當地的斯洛伐克、波蘭和烏克蘭等國民眾共12人,一起載回東京。因為所有人都還在震驚情緒中,沒有人敢前往災區,於是他自告奮勇,「其實我也沒想太多,因為沒人敢去,剛好我會開車,辦公室也有一台車,我只想把人帶回東京,所以就出發了。」

20180723-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博塔文專訪。(甘岱民攝)
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博塔文。(甘岱民攝)

差點受困重災區 博塔文對日本人的友善及秩序印象深刻

博塔文表示,其實找人、找路都不是這次救援任務中最困難的部分,「最大的問題是,從東京來回仙台總共6小時的車程中,沒有加油站營業。石油都被軍方和政府控管,只限於救災。還好有一位日本民眾把他車裡的油給我,否則我無法從仙台回到東京。」

他說,311地震當時雖然舉國震驚,但日本民眾還是相當守秩序,領取物資時也都排隊不推擠,即使如此危急的狀況下也樂於助人,讓他印象非常深刻,「每次的外交工作就像是接受不同的任務,就像船長帶著船員航向未知的海洋。對於在每次任務中幫助我的人,我都由衷的感謝他們。」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