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賈忠偉觀點:三張圖片看美麗琉球(沖繩)背後的委屈與無奈

沖繩縣民參加集會,要求美軍基地全面退出沖繩。(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沖繩縣民參加集會,要求美軍基地全面退出沖繩。(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一)方言札

方言札。(作者賈忠偉提供)
方言札。(作者賈忠偉提供)

日本人統治琉球(沖繩)之後強力推行同化政策,因此將琉球(沖繩)語醜化為「難聽的語言(悪い言葉)」、「可恥的語言(恥ずかしい言葉)」,若有琉球(沖繩)學生如果在公開場合或課堂上不小心說了琉球(沖繩)語,那怕只有一句或一個字,他(她)就會被師長掛一個叫「方言札(方言牌)」的木牌在脖子上,以示羞辱。這個牌子會一直掛到他(她)發現另一個說琉球語的學生為止,結果使得琉球(沖繩)小學生間相互告密的風氣大盛,攪的孩子們互不信任而終日惶惶不安。這個狀況到了日本投降後並未因此改善。日本投降之初,原有的琉球(沖繩)語得到暫時解放,但大約是在1947~1948年間,琉球(沖繩)部分地區的小學又開始使用「方言札(方言牌)」來警告與限制琉球(沖繩)人使用方言,到1951年4月,在第2屆全琉球(沖繩)舉行的校長會議中,已將「徹底勵行標準語(即日本語)」當成「本年度重點目標」之一。就因為日語的不夠普及,1957年的一份調查報告便指出,在琉球(沖繩)主要的商業區──那霸地區,全天候(學校及家裡)使用日本語(共通語)的中學生不過13%而已。而在偏遠的名護地區(註一)則更低,只有0.3%的中學生全天候使用日語。一直到1965年之後,日本政府採行「返還政策」後,「方言札(方言牌)」才逐漸被淘汰。到了20世紀90年代,日本政府開始意識到方言保護的重要性,琉球(沖繩)民間也提出對琉球(沖繩)方言保護的訴求。2006年,沖繩縣政府將每年的9月18日定為「島言葉日」,島即指琉球(沖繩)島,言葉即是詞語,喚醒琉球(沖繩)人對本土語言的保育意識,避免琉球(沖繩)方言死亡(註二)

附帶一提:在日本海外殖民地的排行上,第一是琉球(沖繩)、第二是朝鮮、第三才是臺灣,因此在日本近代對外擴張的歷史中,有「琉球是長子、朝鮮是次子、台灣是三子」的說法!

(1)琉球(沖繩)在1609年成為中(明/清)日兩國共有籓國(雙屬)、1872年被日本強行併吞而成為琉球籓。以琉球(沖繩)人日化之深,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語都沒有那麼普及,更何況殖民地位排行第三的臺灣(臺灣是在1895年才成為日本殖民地),所以在陳嘉蔚與魏德聖編劇、馬志翔執導的電影《KANO》劇中,一般臺灣社會從頭到尾都使用日語對白在當時是不可能存在的,這樣的劇情安排顯露出導演或編劇對於歷史的考究不但不到位而且不用功,也難怪外界指這部戲有過於媚日之嫌!

(2)1930年12月,由蔣渭水領導的「臺灣民眾黨」修正了──綱領、政策與黨章,其中政策綱領第二十二條──《學制之改革》中明訂:

(a)實施義務教育、(b)即時廢止援業料(學費)、(c)公學校須以漢文為必修科,教授用語,內(日語)臺語要併用、(d)內(日本本地人)臺人教育機會均等(註三)。這也說明了日語在臺灣並不普及的事實。

(二)美軍用「槍劍和推土機式」強佔琉球(沖繩)人的土地

美軍用「槍劍和推土機式」強佔琉球(沖繩)人的土地。(作者賈忠偉提供)
美軍用「槍劍和推土機式」強佔琉球(沖繩)人的土地。(作者賈忠偉提供)

截至2012~2013年為止,全日本的美軍基地為113個、駐日美軍(USFJ-United States Forces Japan,在日米軍)約有35,000人,另有文職人員約5,000人,其中近半數駐紮在琉球(沖繩),而駐日美軍基地總面積的74.2%都集中在琉球(沖繩)──合計共有34個基地(註四)。琉球(沖繩)縣總面積為2,276.2平方公里,其中約10.2%為美軍基地(約230平方公里),而且琉球(沖繩)的29處水域(港灣)及40%的領空,一直以來也處於美軍的管理之下,然琉球(沖繩)卻只占日本領土總面積的0.6%(單計沖繩主島之面積,美軍基地佔當地面積約20%),這意味著美軍軍事基地在琉球(沖繩)的密度是日本本土的500倍左右,其中有超過41%屬於琉球(沖繩)農民的原有耕地。最糟糕的是當年美軍取得土地的方式,不但粗暴而且無視於琉球(沖繩)百姓的權益──直接動用武裝美軍、鎮壓、甚至是槍殺不願讓地的農民,因此琉球(沖繩)人就把美國接收土地的方式,稱為「槍劍和推土機式」的接收。美軍在琉球(沖繩)隨意「圈地」是在1945年琉球(沖繩)戰役剛剛結束時,當時美軍把倖存的琉球(沖繩)居民趕進收容所,然後就自行佔地劃界。統計到1955年為止,美軍佔地高達40,000英畝,也就是琉球(沖繩)有13%面積的土地都成了美軍的基地,而其中44%原來都是琉球(沖繩)百姓賴以為生的農耕地與住家。造成至少25萬人,即島上將近一半的居民無家可歸。為了紓解島上的人口壓力,美軍甚至在1954~1964年間還誘騙了至少2,000多琉球(沖繩)百姓移民至南美的玻利維亞。不過人是移過去了,但美國人承若給予的土地、財務等援助,則統統跳票。後來美軍雖然在琉球(沖繩)本土完成了所謂的──法定租借手續,但卻是透過行政主席與土地所有者間接簽約的方式,不但未能顧及土地所有者的意願,而且所付的租金價格只有當時土地現值的6%,租期更長達20年,有的租約則是標明了──永久租用。弔詭的是,由駐琉球(沖繩)美軍所發展出來的「基地經濟」,對經濟長年處於不景氣的琉球(沖繩)來說,是很現實而無奈的好處。同樣的琉球(沖繩)人也為此付出巨大代價,由美軍衍生出的──飛機噪音(起降)、交通肇事、喝酒滋事(美方在此地不受司法管轄),被視為當地三大公害(註五),甚至軍機墜毀於住宅區的安全問題,也讓許多令琉球(沖繩)人長年感覺生命受到相當威脅,這些被琉球(沖繩)人統稱為:「基地公害」其實還包括了──製造過量的垃圾、隨意掩埋焚燒有毒廢棄物、廢棄未爆彈的拆解清除、基地漏油導致土壤與地下水汙染…等。

(三)琉球(沖繩)人抗議美軍基地(圖片節選自《BBC中文網》)。

琉球(沖繩)人抗議美軍基地(圖片節選自《BBC中文網》)。(作者賈忠偉提供)
琉球(沖繩)人抗議美軍基地(圖片節選自《BBC中文網》)。(作者賈忠偉提供)

2015年5月17日,有多達35,000名日本沖繩縣居民齊聚那霸市一座棒球場,抗議駐日美軍「普天間基地」遷移到縣內其他地點的計畫,要求該基地遷離沖繩。「普天間基地」蓋在沖繩戰役中遭到摧毀的5座村莊上,基地面積佔了宜野灣市全市面積的4分之1。目前已經被十萬人口的宜野灣市給團團圍住。許多學校、民房和醫院就緊貼著「普天間基地」內的海軍陸戰隊航空站,基地內駐紮各型直升機100多架。飛機起飛的噪音與可能失事的危險,天天威脅著這群人。平均來說,琉球(沖繩)的失業率是日本本土的兩倍,年輕人的失業率更超過20%。就因為美軍基地的密度高,為了保密與安全,使得琉球(沖繩)根本沒辦法引進大規模的資本來發展工業,目前區域內主要的經濟活動只能依靠看天吃飯的──農業(主要為種植蔗糖、其它還有鳳梨與芒果等熱帶水果)與觀光產業。唯一與科技業沾的上邊的就是低薪的電話客服中心,島上9成的經濟來源是來自──日本政府以琉球(沖繩)上有許多美軍基地,因此編列的補償津貼,即「沖繩振興預算」。因此只要當地一有反美軍基地的大型示威發生,日本政府就以增加對琉球(沖繩)的津貼來擺平(收買)這類的抗議事件。

2014年日本中央政府撥給的「沖繩復興預算」為3,460億日元,比2013年增加459億日元,也比琉球(沖繩)方面向中央政府要求的3,408億日元還要高。日本政府保證,這個預算科目直到2021年為止將保持每年3,000億日元(約25億美元)以上,總額高達11萬億日元(約924億美元)。這是被視為對沖繩的「特殊照顧」,畢竟沖繩在為整個日本的國家安全承擔著美軍基地這──「沉重負擔」。由於沖繩失業率長期高居日本各地首位,而由美軍基地及圍繞基地的衛星商業而存的就業人數近萬人。1959年創刊的《周刊文春(為日本株式會社文藝春秋發行的一本週刊雜誌)》指出,因為建設基地,沖繩縣建設業所佔的比率是全國平均比率的兩倍,《周刊文春》就很不客氣的形容說──「沖繩振興預算對沖繩已像『毒品』一樣存在」,讓當地百姓愈陷愈深,永遠沉溺於其中而無法自拔、自立,如此就更沒有要求獨立的能力和本錢了。不過最侮辱人的是卻是外界對於補助金的反應,2010年當時擔任美國國務院日本處長的凱文․馬賀(Kevin Maher)就曾經不客氣的揶揄沖繩人,說──「他們就如同日本的波多黎各(註六),沖繩人──不但個頭矮小,皮膚黝黑,還是個──『向日本勒索金錢的高手』」。由於美軍位於沖繩的基地大多位於私人土地上,都是由日本政府先租下來之後再交給美國使用。因此每當租約屆滿,需要續約時,就有政客帶著一堆人跳出來要求基地遷走,但他們實際的目的其實是要──抬高租金。而且最令人不恥的是,日本政府每年編列的龐大基地建設費用也成為沖繩不肖政客中飽私囊的方法,這些投機分子懂得利用日本人對沖繩人在二戰期間受難的「罪惡感」敲詐,讓東京甘願花錢了事(消災)。但後果卻是沖繩人愈來愈懶──「懶得連苦瓜都不願意種」(註七)。使得讓沖繩成為──日本最貧窮的區域,而且還伴隨著──高離婚率、酗酒、家庭充斥暴力、高生育力等嚴重社會問題(註八)

 

附註:

(註一)為位於琉球群島沖繩島北部地區唯一的城市。

另日語大致可分為──東部方言、西部方言和九州方言等,而現代日本標準語或日本共通語則是在明治維新後以東京方言為基礎所制訂出來的。因此當時不只有琉球(沖繩)地區如此,被視為日本本土、但被歸類為偏遠(偏鄉)地區的──九州與東北部分地方、甚至北海道的學校內,也都有設置這樣侮辱性質的『方言札(方言牌)』。

參見──

(Ⅰ)《維基百科》之【名護市】(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8D%E8%AD%B7%E5%B8%82)。

(Ⅱ)《維基百科》之【日語】(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7%A5%E8%AF%AD#方言)。

(註二)參見──《沖繩方言與日語大不同》(https://mutsublog-itinerary.com/history7-ryukyugovsnihongo/)。

(註三)參見──鍾孝上:《臺灣先民奮鬥史(下)》(自立晚報),p488。

(註四)參見──守屋武昌:《日本防衛秘錄(日文)》(新潮社),284~315。

(註五)美軍佔領琉球(沖繩)之後,軍紀敗壞的問題一直層出不窮。《時代週刊(TIME)》記者富蘭克林․齊布尼於1949年11月28日出刊的雜誌中寫了一則報導:

「這裡的琉球(沖繩),被稱作陸戰軍人們最後的宿營地,司令官中有人工作頗怠慢,工作沒有效率。這裡的軍紀比世界任何其他地方的駐紮美軍都要糟。駐紮沖繩的15,000人的美軍部隊,統治著在絕望的貧困中度日的60萬居民……琉球(沖繩)成了收容美國陸軍中無能和落伍之輩的垃圾站。截止於剛剛過去的9月(份),過去6個月之間,美軍士兵犯下的殺人29起、強姦18起、竊盜16起、傷害33起的令人震驚的罪刑。」

另根據曾任日本自衛隊防衛事務次官的──守屋武昌所寫的《日本防衛秘錄(日文)》中以「沖繩問題解決日米(美)特別行動委員會(SACO- Special Action Committee on Facilities and Areas in Okinawa,1996年12月組成)」在1998年所做的報告指出:從1972(沖縄返還、沖繩復歸)~1998年、27年間,平均一年美軍現役軍人、軍眷犯罪182件、一年犯罪176人。

參見──守屋武昌:《日本防衛秘錄(日文)》(新潮社),303。

(註六)波多黎各(The Commonwealth of Puerto Rico)為美屬自由邦(即境外領土),原屬西班牙,在1898年的美西戰爭之後成為美國領土。1952年波多黎各頒布自己的憲法,在憲法中確立在美國內自治邦的地位。1997年,美國在波多黎各舉行全民公投,否決作為美國第51州加入聯邦的議案。由於經濟發展一直不好,導致許多人直接移民美國,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報告,2013年波多黎各總人口為3,615,000 人。因為經濟危機,大量的波多黎各人選則從島上移居到美國大陸,主要聚集區是佛羅里達和紐約。2004年,佛羅里達的波多黎各人已經超過100萬。2017年5月3日波多黎各向美國聯邦法院宣告破產,積欠債務達700億美元。同一年的公投結果是97%希望「成為美國的一州」,但是當時只有23%的波多黎各選民參與了這次的公投行動。

參見──《維基百科》之【波多黎各】(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3%A2%E5%A4%9A%E9%BB%8E%E5%90%84)。

(註七)為時任美國國務院日本處長的凱文․馬賀(Kevin Maher)在2010年12月所發表的言論,這番言論引發日本民眾抗議,招致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防衛大臣北澤俊美等官員批評,凱文․馬賀在2011年3月10日遭美國政府撤職。

當時凱文․馬賀還說:「日本人重視共識的『和文化』其實是一種勒索手段,沖繩人更是利用美軍基地等問題『訛詐』日本政府的高手。沖繩人遊手好閒,嗜酒作樂;日本人說話表面一套,背後一套。」

參見──《百度百科》之【凱文․馬賀】(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7%AF%E6%96%87%C2%B7%E9%A9%AC%E5%8E%84)。

(註八)參見──《鏡周刊》之【日本最窮縣的殘酷真實(上)/(下),2018.07.16】(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80712int002/)、(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80712int003/)。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忠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