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說#Me Too的勇氣都沒有」權勢性侵受害者究竟怕什麼?

2018-08-06 07:40

? 人氣

很多人都搞不清楚,多數權勢性侵者一方面對施暴者恨之入骨,一方面又對真相遮遮掩掩的理由,「究竟她們在怕什麼?」示意圖非當事人。(龍德成攝)

很多人都搞不清楚,多數權勢性侵者一方面對施暴者恨之入骨,一方面又對真相遮遮掩掩的理由,「究竟她們在怕什麼?」示意圖非當事人。(龍德成攝)

「聽別的女孩述說自己曾遭性侵的往事,我表面鎮定,卻難掩內心澎湃,只因我連說『Me Too』的勇氣都沒有!」身為律師界的後起之秀,外人眼中「薔薇」的專長就是為受暴婦女伸張正義,殊不知她也是「Me Too」成員之一。很多人都搞不清楚,多數權勢性侵者一方面對施暴者恨之入骨,一方面又對真相遮遮掩掩的理由,「究竟她們在怕什麼?」

林奕含遭遇 喚醒女性意識

說「Me Too」(我也是)有多難?提起台灣Me Too風潮的源起,多數民眾可能以為,無非是女作家林奕含去年初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震驚文壇;奕含又於作品出版不久即自殺身亡的激烈舉措,隨即引發曾有類似遭遇的國內女性決定不再隱忍,進而相繼自爆自己的故事。

游擊文化表示,他們的聲明不是要求大家向任何個人究責,也並非想追求銷量,而是希望透過有人持續閱讀本書,能夠使奕含所承受的深沉黑暗被理解。(取自林奕含臉書)
提起台灣Me Too風潮的源起,多數民眾可能以為,無非是女作家林奕含去年初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震驚文壇。(資料照,取自林奕含臉書)

惟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搖搖頭說:「其實不是這樣!」林奕含事件雖令台灣對「權勢性侵」,掀起了一陣前所未有的話題討論,然而隨著奕含的香消玉殞,以及其指控的「狼師」不但躲過法律制裁;又所謂的輿論、道德壓力,更有如過眼雲煙飄然即逝,看在曾有類似遭遇的權勢性侵被害人眼裡,只是對台灣社會更加失望,進而選擇繼續噤聲。

第一時間,薔薇也是多數選擇繼續沉默的一員,「多年前,我曾被業界某大前輩連續性猥褻的事…,我以為早已封存在記憶中;但看了林奕含的書,我內心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但想想林奕含的受暴程度比我嚴重多了,何況她不僅字字血淚地將被害過程細節出書公諸於眾,最後還不惜以死明志,仍未能換來『正義』兩字!我還能奢求什麼?」

法律界大老騷擾 女律師慟憶往

問美麗又懂法律的薔薇受害當下為何不說?她表示,那種感覺真的很複雜、很難說清楚…,正因當時對方已是法律界頗具名望的前輩,而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實習生,年齡、學識、專業與身分的差距,或者加上原先她對前輩的印象並不算太差,萬萬想不到已婚的對方,竟會趁事務所四下無人之際對她伸出狼爪。

20180705-性侵害、性騷擾情境圖。性騷擾、性侵(曾定嘉攝)
薔薇萬萬想不到已婚的對方,竟會趁事務所四下無人之際對她伸出狼爪。(曾定嘉攝)

「第一次被欺負,我非常氣憤,原想不顧一切揭發前輩衣冠禽獸的真面目!」、「然而此時我卻發現,這個人根本就是『慣犯』,且除了已婚身分,當時還是同間事務所一名單身學姐的地下情人…」

薔薇說,她最後選擇自認倒霉,只是盡快找理由結束事務所實習,離開是非之地的原因主要有二,其一是很擔心自己沒憑沒據的指控(因為事出突然,沒有錄音、錄影等搜證,更缺乏人證),根本不會有人相信;其二則是害怕一直對自己呵護有加的學姐,萬一誤會她想藉此爭風吃醋,事情就更難收拾了。

紀惠容:低階層、年紀小、弱勢更易吃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