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縣市性侵發生率最高?「東部狼鄉」問題最嚴重

2018-08-06 07:50

? 人氣

若以2017年各縣市浮上檯面的性侵案件及相對人口口數計算,則又以台東、花蓮、新竹、宜蘭等原民部落分布較多的縣市,性侵發生率最高。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曾定嘉攝)

若以2017年各縣市浮上檯面的性侵案件及相對人口口數計算,則又以台東、花蓮、新竹、宜蘭等原民部落分布較多的縣市,性侵發生率最高。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曾定嘉攝)

台灣人多善良熱情、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台灣治安在全球評比更多名列前茅,然而在如此美好土地上的各個社會角落,還是不免藏污納垢,據警政署統計,近年國內光是為警方正式受理的性侵害案件,每年就有3、4000件!若以2017年各縣市浮上檯面的性侵案件及相對人口口數計算,則又以台東、花蓮、新竹、宜蘭等原民部落分布較多的縣市,性侵發生率最高。

根據《刑法》228條,權勢性侵是指:「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即使法條很清楚,但可能因為現實生活相關判例有限,多數人還是似懂非懂,只知道它似乎是各種性侵害形式中的一種。

權勢性侵比例小 不易被察覺

嚴格說來,上述解讀也不能算錯,因為單從表面上的案件數看來,「權勢性侵」確實只是國內檢警每年偵辦之數千件性侵害案件(或稱妨害性自主罪案件)中的一部分,甚至因為比例實在太小,有時還會一不小心「忘了它的存在」。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9
 

以內政部警政署統計的各縣市妨害性自主案件發生、破獲數為例,連續多年來,皆以性交猥褻所占比例約60~80%最高,其次則依序是因案情特性,被警方查獲時多已是「舉證歷歷」的強制性交、對幼性交及共同強制性案。若非檢警法專業人士,得以參透權勢性侵案件個中舉證特別困難之處,一般人恐怕還真的很難理解,為何警方主動宣布偵破的權勢性侵案件數,幾乎年年掛零呢!?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8.png
 

2017全國性侵通報 每十萬人口發生率14.2

回到縣市每年浮上檯面,以及被警方破獲之妨害性自主案件的話題,根據《風傳媒》依據警政署資料及各縣市人口數,首度進行的「各縣市性侵害案件發生率與破獲率分析」,2017年全國總計通報發生3353件性侵害案件,換算年中人口數2357萬1227人,平均每十萬人口發生率14.2。

台東人口數少 性侵發生率全國居首

而依去年各縣市性侵害發生案件數,並對照縣市人口數,全縣人口僅不到22萬人的台東縣,由於去年通報發生了77件性侵害案件,換算每十萬人口性侵發生率高達35.1,不但是全國平均發生率14.2的近2.5倍,更高居22縣市之首。

風數據-20180804-SMG0034-S02-權勢性交-輸出_表05.png
 

另全縣人口也只有33萬人,且同樣位居東台灣,也有著地廣人稀、遍布原住民布落等地理與人文特性的花蓮縣,去年則通報發生了93件性侵案件,換算每十萬人口發生率28.2,也高達全國平均的2倍,且性侵發生率僅次台東縣,在各縣市排名第2。

新竹市排第3、宜蘭第4

其次,相較新竹縣堪稱地小人稠,小小幅員就有逾44萬人口的新竹市,去年則「爆冷門」通報發生115件性侵害案件,換算每十萬人口發生26.1,在各縣市排名第3;排名第4縣市則又回到位在東台灣、全縣人口有45萬6607人的宜蘭縣,去年通報發生98件性侵害案件,換算每十萬人口發生率21.5;相較之下,位居新竹市外圍、人口55萬2169人的新竹縣,去年則以通報發生109件性侵害案件,換算每十萬人口發生率19.7,在全國22縣市中排名第5。

勵馨:原民性侵案原因複雜,特別棘手

勵馨基金會成立30年以來,始終視性侵害防治為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宗旨,該會研發處長王淑芬看了《風傳媒》的所作的「2017年縣市性侵害案件發生率與破獲率分析」後,有點不敢置信地驚呼:「真的,勵馨散布各縣市第一線的社工與志工就經常反映,相較之下,原住民部落的性侵害事件發生成因往往格外複雜,防治工作做起來,也特別棘手!」

當然,王淑芬或者任何從事社會工作的專業人士,都不會帶著有色眼光看待特定區域或族群,因為這麼做非但不專業,最重要的是完全無助解決問題。然而不可否認的,一直以來國內原住民部落始終存在的問題,其中不少惡習甚至犯罪,或許是不肖外人為了滿足個人私利而刻意帶進原鄉,包括酗酒、毒品,始終未被真正重視及徹底解決。

勵馨基金會研發處長王淑芬(陳明仁攝)
勵馨基金會研發處長王淑芬認為,原住民部落的性侵害事件發生成因往往格外複雜,防治工作做起來,也特別棘手!(資料照,陳明仁攝)

原鄉青年大量外流 埋下危機炸彈

長此以往,國內多數原鄉幾乎多少都有青年大量外流、隔代教養、物資缺乏、未婚生子、逃家輟學…的問題,在在都為性侵事件的發生,預先埋下了一觸即發的炸彈。而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原鄉純樸的人們都是最大的受害者,也絕對最有權利針對原鄉縣市性侵發生率偏高的事實,向長期無感、無為的政府,發出最沈痛的抗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