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活夠了!」澳洲百歲科學家選擇安樂死,高唱《快樂頌》開告別趴

2018-05-10 19:36

? 人氣

「到了我這個年紀,每天就是起床、吃早餐、坐著等到午餐時間,然後吃午餐、飯後繼續坐著。這樣活著還有什麼用?」古道爾是一名生態學家,也是12個孫兒的祖父,已經高齡104歲的他,一直支持安樂死,認為應有選擇是否要繼續活下的自由,因此前往瑞士尋求安樂死,而支持安樂死的組織「Exit International」宣布,古道爾在瑞士當地時間10日安然離世。

古道爾(David Goodall)是全澳洲最高齡的科學家,卻說長命百歲讓他很痛苦,自己早就不想活了,決定到瑞士進行安樂死,而他也如願以償;他生前穿上寫著「衰老很可恥」字樣的上衣出席「告別記者會」,被問到要選擇什麼音樂陪自己度過人生最後一程,古道爾頓了一會,接著唱起貝多芬的名曲《快樂頌》。

用歌聲迎接壽命盡頭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生活品質每況愈下,古道爾的聽力、視力都有所減退,也無法行動自如,「我希望可以再一次走進灌木叢,看清楚我周遭所有的事物」,並表示自己很後悔活了那麼久;在記者會中,坐在輪椅上的古道爾笑容滿面,歡迎死亡的到來,他神智清楚地回答提問,不時帶點幽默,告訴記者很開心有機會可以自行結束生命,「我已經期待這一天很久了」。

瑞士是全世界對於安樂死規定最寬鬆的國家之一,位於巴塞爾(Basel)、協助古道爾「赴死」的安樂死協助機構「Life Circle」表示,全球目前只有瑞士和哥倫比亞允許外國公民到該國進行「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也就是醫師僅負責開立處方,由神智清醒的病人自行服下或注射藥物。儘管每年都有數百人來到瑞士尋求安樂死,但因古道爾身體狀況相對健康,因此引發爭論,巴塞爾議員普菲佛(Annemarie Pfeifer)說:「我們必須慎重對待生命,我不希望巴塞爾獲得死亡之城的名號。」不過古道爾的支持者希望,他的行為可以讓更多人接受,對於像古道爾一般已做足準備的老年人, 安樂死是個正當的選項。

「如果可以,我也想死在澳洲」

致力倡導安樂死合法化長達20年之久的古道爾,希望自己的故事能促成澳洲及其他國家的法律改革,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目前在澳洲安樂死仍為非法,僅有維多利亞省(Victoria)在2017年立法通過安樂死合法化,然而這項法律要到明年6月才生效,且僅適用於心智健全但只剩下不到半年壽命的末期絕症患者,因此古道爾必須千里迢迢前往瑞士,才能結束自己的生命。古道爾表示,自己想傳達的訊息是:「一旦活到50或60歲,人們應該有決定是否要繼續活下去的自由」,他認為,安樂死的適用範圍應該更廣泛,而不限於絕症患者的最終手段。

古道爾滿心期待死亡的來臨。(AP)
古道爾滿心期待死亡的來臨。(AP)

古道爾將在今天注射致命的化學藥劑,在家人的陪伴下向人生告別,用身體實踐自主選擇死亡的權利。古道爾在記者會上回答記者,在他生命落幕前的最後一個念頭會是:「希望他們有把針瞄準!」

古道爾希望,每個像他一樣的老人都有尋死的自由。(AP)
古道爾希望,每個像他一樣的老人都有尋死的自由。(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