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豪專欄:我是在政府裡面做運動

2018-03-22 07:10

? 人氣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左)投下深澳電廠通過環差的關鍵一票,成為眾矢之的。(右為經濟部長沈榮津。陳明仁攝)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左)投下深澳電廠通過環差的關鍵一票,成為眾矢之的。(右為經濟部長沈榮津。陳明仁攝)

曾經是環保律師的詹順貴,最近為深澳燃煤電廠被罵慘了!曾經問他,從告環保署違法的律師,變成環保署副署長有什麼不一樣?詹順貴回答:「我現在是在政府裡面做運動。」

鬥士變節、換位置換腦袋,甚至幫兇,這些字眼罵的是同一個人──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詹順貴曾經是環保律師,過去被環保人士暱稱為阿貴,最近為了深澳燃煤電廠被罵慘了!昔日環保團體同志批判在前,國民黨、時代力量與媒體抨擊在後,就連民進黨宜蘭縣長參選人也出來參一腳。這是詹順貴的處境,也是蔡英文政府的縮影。

曾經問詹順貴,從告環保署違法的律師,變成環保署副署長有什麼不一樣?詹順貴回答:「我現在是在政府裡面做運動。」

什麼意思呢?環保運動的核心之一是環境影響評估,詹順貴其實是想讓政府內每個公務員都有環評意識,而且各單位都有政策環評的能力,而不是遇到環評就丟給環保署,否則只會讓環評成為落後、無效率的同義詞。

20180320-國民黨立委王育敏、黃昭順20日手舉「深澳環評,重新審查」標語,擋於行政院長賴清德前杯葛議事。(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手舉「深澳環評,重新審查」標語,擋於行政院長賴清德前杯葛議事。(顏麟宇攝)

詹順貴曾負責一個海上離岸風力發電環評案。要設海上電場,總要評估對海床生態影響,但經濟部、科技部、環保署連海底地質都沒有夠細的資料。

我們不是有海研號科研船嗎?但過去取得的資料不夠精細到供環評使用。發展海上離岸風力發電又不能等,已來台準備投資的外商也不能等,否則民進黨二○二五非核家園政策就會破功。所以台灣在發展海上離岸風電就邊規畫邊測量邊環評。

但最經典的笑話是,環保署討論三十六個離岸風場該如何進行環境影響評估,經濟部能源局忽然來個消息,說忘了預留台灣海峽國際航道空間,結果只好當場刪掉已規畫好的八個離岸風場,所有程序等同重來一次。

詹順貴這次則是一肩扛下深澳燃煤電廠的箭靶,但他更希望經濟部與台電要有能力出來說清楚,深澳燃煤電廠新舊之間有何不同,畢竟他不是經濟部或台電的發言人。

詹順貴不會後悔投下贊成票。他說自己不支持新建燃煤電廠,但深澳電廠是舊案,在環境差異分析新舊比較後,新案確實比較好。他不會戀棧,但也不會因深澳電廠而請辭,他會在完成階段性任務後離開。

「當我們認真想改變一件事,一定要清楚知道它的深層原因,才能端出對症下藥的政策,不是滿足大家的快感而已。」從一個社會運動者變成掌握權力的官員,詹順貴有所變,有所不變,就像他的上上級、行政院長賴清德跳出來說,深澳電廠會用「乾淨的煤」,他卻打臉說,相對燃氣電廠,燃煤電廠仍然不是一個潔淨能源,「這點我們必須承認」。

*本文原刊《新新聞》1620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東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