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不是我的國家主席!」海外華人為何抗議習近平修憲

2018-03-16 17:00

? 人氣

中國留學生在推特上建立名為「Xi is Not My President(習不是我的國家主席)的推特帳號。

中國留學生在推特上建立名為「Xi is Not My President(習不是我的國家主席)的推特帳號。

中國人大星期天通過修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式開展無限期執政。幾星期來,中國內部針對修憲的反對和質疑聲都被官方「銷聲匿跡」。不過在海外,一場「不是我的國家主席」的運動,已經在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歐洲甚至柬埔寨的校園和街頭展開。這場活動由誰發起?能達到什麼目的?在中國影響力逐漸滲透西方校園的時刻,這場對習近平高喊「我反對」的運動,傳達出什麼樣的信息?具有多大的意義?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六四學運領袖,海外組織「人道中國」負責人周鋒鎖;美國加州阿拉米達學院學生李亞恬;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學生吳樂寶;中國留學生李龍霄。

周鋒鎖:我們身在海外,志在替國內發聲

周鋒鎖說,我們發起的這次抗議習近平稱帝的活動已經進入中國,這的確令人鼓舞。其實,讓這類聲音深入到牆內是我們的重要目的。畢竟國內是中共的打壓中心,能夠在那裡發出聲音非常不容易。我們身在自由的海外,肩負著替國內人發聲的使命,而且也希望鼓勵更多人投身於同樣的事情。美國之音就有不少年輕聽眾,希望他們也能夠在校園裡發起類似行動,表達真正的民意。

我們希望能夠用我們的行動影響更多的人,讓他們看到別人表達之後自己也開始表達,因為有很多人不知道如何表達想法。我們昨天在中領館舉行抗議活動時,看到很多人或者默許我們或者公開支持我們,還有幾人突然加入我們的隊伍。在國內,敢怒不敢言是很廣泛的現象。14億人被當作牛馬都可以沒有任何反抗。如果有這樣一種聲音來公開表達,是一種榮譽和驕傲。中共從一黨專制到皇帝制度,恰好證明國際共運的規律所在,就是從一黨專制到家族獨裁。我們從習近平稱帝可以看到,中國人仍然生活在沒有選票的奴隸般的狀況中。我們要改變這種狀態。

周鋒鎖:官方營造沉默,良知相通人心有秤

周鋒鎖說,在海外推行民主運動並非易如反掌,中共的恐懼在留學生中也存在。中共統治一直建立在暴政之上,慣於用親情的鎖鏈套牢所有人。這也是共產中國一次次發生悲劇的原因,是民族最可悲的地方。無論是六四屠殺還是死了幾千萬人的大饑荒,都沒有民間反抗。而我們應該護衛自己的良知。聚焦現在,領導人在這個年代還敢推行帝制,大家心裡都知道不對,但是都不敢表達,這是最可悲的。我們現在站出來表達反對就是要捍衛自己的良知。海外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當然比在中國安全些。我想告訴大家的是,要跨出來一步只需要一點點行動,意味著能夠得到的是自由。我們昨天抗議時喊出聲音之後,感到心靈無比的釋放和作為人的尊嚴。希望年輕人更多承擔這樣的責任,這是一種榮耀和一個機會。

回望另外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六四,很多人看到89年的抗議場面覺得令人鼓舞。事實上,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抗議大暴發之前,人們也面臨恐懼,校園活動也被打壓和監控。後來,一切突然像火山一樣爆發,這才發現每個人心裡都有共同的想法。現在中國民眾的所謂沉默,其實也是官方希望大家看到的版本。每人心裡都有一本帳,良知對於每個人的吸引力和感召力都是共通的。對於勇敢的先行者來說,山洪暴發時會有很多人加入,會讓人震驚。

李亞恬:少年接受黨教育,謊言捏造無可忍

李亞恬說,我雖然身在海外,要參加抗議中國政府的活動也並非沒有擔憂。對於抗議的人,中領館都會掌握到第一手情報。他們通過人臉技術鎖定抗議者,挖掘出所有個人資料,然後騷擾國內親人,這都有可能。我16歲離開中國到海外求學。此前接受過中國10年教育,青春叛逆期開始對接受的教育不滿,不過當時沒有上升到對政權不滿的高度,只是朦朧對六四和西藏等問題有簡單了解。現在回想,感覺接受的多年教育都是捏造的歷史和謊言,感到非常不滿,想發洩出來。至於本次我們反習近平修憲的行動,並不知道影響會有多大,不知道國內人是否真正翻牆看到。目前來看,習近平無限期執政已經成為定局,不過,海外應該繼續盡力表達自己的思想。

李亞恬:中共嚴控,留學生心存恐懼 

李亞恬說,我們貼宣傳海報時並沒有遇到中國學生。看到有一些亞洲面孔,一度擔心發生衝突,後來知道他們是韓國人。不過,不知道這些海報後來是否會被路過的中國留學生撕毀。

中共對中國留學生圈子管控甚嚴。我在東歐國家留學時,我們這些剛剛入學的新生都被叫到中領館填表,所有背景資料都會備案。如果不服從的話,畢業證將不予認證,在國內等於廢紙一張。在北美,中國政府掌握留學生的北美公眾號,學校中國學生會的人員被定期叫到領館訓話,領取文件和命令等。在這些留學生中,有繼續捍衛黨文化的,也有些即便對政治感興趣不認同中共的,但也只是心裡想卻不會嘴上說。總之,大家一般是心存恐懼的。

吳樂寶:大家應該思考,不再接受洗腦 

吳樂寶說,我之所以參與這次抗議習近平稱帝的行動,是想引起更多人對此事的關注。我看到,澳洲國立大學超過20%是華人留學生,不過,一般都不關注政治,除非領事館出面要求他們關注。比方達賴喇嘛要訪問澳洲等時刻,留學生會被領館要求組織遊行。在校園裡,我作為一個異見人士被很多人認為荒唐。因此,我希望,看到海報的同學能夠思考這個問題,就是習近平終身任期將帶來什麼,會如何改變香港、台灣和南中國海等地的政治外交生態。這些問題,大家應該思考,而不要繼續接受政府的洗腦。

吳樂寶:中共影響海外,導致社區政府都不安 

吳樂寶說,我個人2011年中國茉莉花革命期間遭到拘捕;兩年後經香港來到澳大利亞,持有澳大利亞的庇護簽證。我身邊有同學為政治追求拋頭露面,而更多人是匿名參與。我們取得外國拘留的人同樣有政治風險。比方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中,很多人都是外國公民,像桂敏海就被綁架回國還被逼在央視道歉,甚至譴責幫助他的瑞典政府和大使館。習近平5年的歷史倒車已經開得非常明顯。我認為,今天我們節目上一些力挺習近平的聽眾的背景就引發猜測,當然我不能肯定,只能是猜測其背後的力量。在澳大利亞,政治觀察人士漢密爾頓分析中國滲透西方的著作「無聲的入侵」,就由於出版商擔心得罪中國政府,而在出版過程中一波三折。中國政府的海外影響力的確不僅華人社區帶來不安和恐懼,也顯而易見地影響當地政府和政治。

李龍霄:一黨一人都是獨裁,走出迷宮盡量行動 

李龍霄說,我之所以參加這場海外的抗議習近平無限連任活動,是因為看到中國學自聯對行動的回應,而他們的看法和意識形態與我接近,就是認為無論一黨還是一人都是獨裁。我堅持自己的反共立場。我們看到,在山西大學也出現了類似活動。不過我認為,這樣的活動擴展是好事,但是中國內地現在進行的活動已經無法改變習近平獨裁的局面。現在發聲無法阻止習近平集權。

迄今為止,我個人還沒有遇到報復打擊。不過,既然已經拋頭露面,未來是可能面臨這種現實風險的。關於下一步計劃,我既然已經與中國民主黨和上海民主黨的人相識,接下來將致力於參加更多活動。個人希望對未來中國的民主化做出自己的一份貢獻,儘管我並不知道貼海報提抗議究竟是否有用,但是認為,它至少比不作為要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