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時代》選摘(4):他們的中國夢就這麼「被夢掉了」

2015-01-31 05:40

? 人氣

最困難的事情很可能是滿足信仰的追求。中國已身處意識形態停滯的狀態;沒有任何政治派系能宣稱自己有優勢。民族主義還會多次爆發,政界裡還會有新的煽動家來玩弄恥辱感,但那些情緒傷害黨的程度,要大於對黨的鞏固。共產黨把中國設定為反「普世價值」的國度,這確保它將面臨更多訕笑、更多抗議、更多劉曉波的空椅子(註)被不斷提及。黨也在強化中國人的認知,以往的國恥,還有應為國恥負責的人,不會受到寬容。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中國開始時作時輟地接受自由市場三十年之後,目前已無單一的、可以團結一切的主義──沒有「主旋律」──而且沒有什麼可預測它將變成哪種國家。習主席揭櫫「中國夢」(Chinese Dream),其用意是它有團結一心的功用,但他的人民把這個夢詮釋成複數的形式(Chinese Dreams)。我湊巧遇見鄰居寡婦金寶珠,她正被我的房東控告,訴訟原因是因房屋擴建被指控偷走了鄰戶採光。金瞧見新聞上的新口號,對我說:「我的中國夢是什麼?不過是在我的房子裡多住上幾年罷了。」

沒過多久,網管就得忙著從網上拿掉形形色色的照片,照片上人們手持標語,上頭寫道:「我的中國夢是公平與公正」、「我的中國夢是習近平能保護我的人身安全及生育權利」。《人民日報》經營的一家網站進行「中國夢」調查,詢問人民是否支持一黨專政、以及他們是否信仰社會主義,當三千名作答的人,對兩項問題都回答「不」者高達八成時,調查就突然撤架了。以往人們說,自己的東西被刪除叫「被和諧」。此時他們說「被夢掉了」。

@註:此段為習近平在常委見面會上的講話。

@註:2010年10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典禮現場,獲獎者劉曉波缺席,大會以一把空椅子向身繫囹圄無法現身的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致意。

*作者為《紐約客》(The New Yorker)記者,於2005年到2013年派駐北京工作與寫作。本文選自作者著作《野心時代:在新中國追逐財富、真相和信念》(Age of Ambition:Chasing Fortune, Truth, and Faith in the New China)中文版(八旗文化出版)之後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