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業自由化不像年改或司改」 王塗發:唯一阻力就只有台電,應該是最好改革的

2018-01-23 15:50

? 人氣

電力改革日台研究會今(23)天邀請到國內專家學者,延續昨(22)日高橋洋的演講,針對電業自由化進行交流,並共同提倡應落實真正的廠網分離。(陳子萱攝)

電力改革日台研究會今(23)天邀請到國內專家學者,延續昨(22)日高橋洋的演講,針對電業自由化進行交流,並共同提倡應落實真正的廠網分離。(陳子萱攝)

電力改革日台研究會今(23)天邀請到國內專家學者,與日本野田內閣的政策顧問高橋洋,針對電業自由化進行交流,並共同提倡應落實真正的廠網分離。而關於《電業法》修正後,輸配電仍掌握在台電手中,不利自由競爭,前台電董事王塗發對此批評,《電業法》已變成政府替台電量身製訂的法律,並指出,「台灣的整個電力、能源問題,就出在一個獨佔的綜合電業公司」。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徐光蓉:因為沒有自由化,電廠效率差大家也不曉得

延續昨(22)日高橋洋以日本經驗出發,從經營主體、發電來源等方面談論世界能源轉型的概況,並指出台灣不該重蹈日本覆轍,發展分散型發電、再生能源前,首要之務應該先進行電力系統的改革,建立一個獨立的輸配電公司,達到完全的廠網分離(所有權分離),確保各業者都能公平使用電力輸送的網絡、自由競爭,如此才有可能進一步往減碳、零核的目標前進。而今日的日台交流,則邀請了國內專家學者,針對《電業法》修法及電業自由化的狀況進行討論。

(陳子萱攝)
日本野田內閣的政策顧問高橋洋指出,發展分散型發電、再生能源前,應該先進行電力系統的改革,建立一個獨立的輸配電公司,達到完全的廠網分離(所有權分離),如此才有可能進一步往減碳、零核的目標前進。(陳子萱攝)

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表示,擁核人士常聲稱電量供應不足,但其中發電業的效率才是一個該被正視的問題,「因為我們沒有自由化,所以電廠的效率很差大家也不曉得」,徐光蓉指出,不論是燃煤或天然氣,台電每發一度電都比民營電廠多了10%的燃料,「自由化的用意在於,必須讓同類型的電廠競爭,讓沒有效率、消耗成本的電廠淘汰」。徐光蓉說,《電業法》去年匆匆通過,是希望能夠讓綠電先行,「但其實這個法修完後,綠電卻還是沒有人要做,因為業者必須弄一個售電公司,這都是行政成本」,徐光蓉最後指出,整個《電業法》修法大概只剩「2025非核家園」的目標還可能是有效的,「其他的基本上是比沒有修還要差」。

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右)指出,不論是燃煤或天然氣,台電每發一度電都比民營電廠多了10%的燃料,「自由化的用意在於,必須讓同類型的電廠競爭,讓沒有效率、消耗成本的電廠淘汰」。(陳子萱攝)
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右)指出,不論是燃煤或天然氣,台電每發一度電都比民營電廠多了10%的燃料,「自由化的用意在於,必須讓同類型的電廠競爭,讓沒有效率、消耗成本的電廠淘汰」。(陳子萱攝)

王塗發:台電是電業自由化唯一阻力,民進黨全面執政,應該是最好改革

「民進黨大概已經喪失了電業改革、電業自由化的契機」,前台電董事王塗發則指出,去年的《電業法》修法完全趨於台電及台電工會的壓力之下,成為一部為台電量身製訂的法律,而這不僅無法實現電業自由化、甚至還是倒退的。王塗發表示,修法後計畫實施的廠網分離,輸配電公司和售電公司仍是一體的、且皆由台電掌握,「台灣的整個電力、能源問題,就出在一個獨佔的綜合電業公司」。王塗發強調,民進黨完全執政,「要怎麼改革都可以」,例如德國在九零年代末對於電業自由化的改革就是一步到位,落實真正的廠網分離,台灣應該效仿,同時王塗發也指出,電業自由化不像年金或司法改革,牽涉範圍非常廣,「遇到的唯一阻力就只有台電,這應該是最好改革的」。

前台電董事王塗發指出,去年的《電業法》修法完全趨於台電及台電工會的壓力之下,成為一部為台電量身製訂的法律,而這不僅無法實現電業自由化、甚至還是倒退的。(陳子萱攝)
前台電董事王塗發(右)指出,去年的《電業法》修法完全趨於台電及台電工會的壓力之下,成為一部為台電量身製訂的法律,而這不僅無法實現電業自由化、甚至還是倒退的。(陳子萱攝)

王塗發認同高橋洋所闡述的廠網分離概念,並進一步指出,廠網分離的內涵中,除了輸配電應該真正從台電公司切割出來,政府也應該要設立一個獨立的機構來監督輸配電公司;此外,輸配電系統同時要智慧化,例如鋪設智慧電網及電錶,並應該當作政府的基礎建設來投資,而不是像現在,輸配電的建設仍是掌握在台電手裡,且會因為台電在經營上的成本考量而導致輸配電建設不完全。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子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