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民黨需要做「難事」的黨主席 

2021-05-09 05:30

? 人氣

作者認為,比起救世主,國民黨更需要的是實打實的改革,而非橫空出世的空中堡壘,用猛烈的群眾砲火橫掃民進黨。(資料照,林俊耀攝)

作者認為,比起救世主,國民黨更需要的是實打實的改革,而非橫空出世的空中堡壘,用猛烈的群眾砲火橫掃民進黨。(資料照,林俊耀攝)

2020年總統大選,時任總統的民進黨蔡英文以817萬票,徹底將國民黨韓國瑜「按在地上摩擦」,綠營幾乎可說是迎來繼2000年後的極盛頂峰,藍營相較之下則是一片愁雲慘霧,不僅總統大選輸掉,就連立委選舉都是一敗塗地。這是2016年的真正慘敗後的「第二次真正慘敗」。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2020年的慘敗與2016年的慘敗不同的地方在於:2020年真給藍營本身及選民一種「風雨欲來,解組在即」的真實危機感。因為,2016年時的國民黨,面對的也不過就是戰敗後的自身體質調整,以及新任民進黨政府的「行政追殺」,大體上「雖是重傷,但還算扛得起」。

2020年的國民黨可就沒這麼「好運」。

在2020年初的慘敗後不久,時任高雄市長、2018年「一人救全黨」的韓國瑜面臨罷免危機,罷免雛形基本底定,且隨著「菊系親信」Wecare尹立等發起罷韓者的炒作成功,增加罷韓成功率,到了罷韓前夕幾乎是百分百成功,儘管韓國瑜試圖淡化罷韓仇恨氛圍,不過仍是力有未逮,最終遭罷免成功。而在罷韓成功當晚,時任高雄市議會議長的許崑源即傳出輕生的遺憾消息。緊隨其後的是「預料之外的高雄議長補選」以及「高雄市長補選」。

總的來講,國民黨2020年面對的是全國性選舉大敗後,無法從選戰模式脫離,還要立即整備殘軍迎戰下波大戰的「噩夢模式」。

20200606-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投票結果高票過關,「罷韓四君子」「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張博洋、公民割草行動發言人李佾潔、罷免提案法定領銜人陳冠榮淚謝高雄市民。(顏麟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投票結果高票過關,「罷韓四君子」「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張博洋、公民割草行動發言人李佾潔、罷免提案法定領銜人陳冠榮淚謝高雄市民。(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民黨長期累積下來的組織文化相當有趣,往往大戰失敗後,黨內自己人的檢討往往不是客觀做起,而是找出戰犯,將之抓出來「祭旗」,天真以為將某些人抓出來「斬立決」,國民黨便能立馬迎接重生。

至於選前,團結都是裝出來的。中國廣播公司董事長趙少康曾在國民黨中常會的專題演講上,曾向泛藍陣營喊話,「團結,我們都不一定能贏,不團結一定輸」,不過按照國民黨的正常發揮來看,在場人等聽進去者又有幾個,在場的諸位,只見江啟臣顯出一臉凝重及認真。

趙少康的話直接點出國民黨的長久問題,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看在台灣的社會大眾眼裡,國民黨就是一個「選前裝團結,選後不團結」的「笑話政黨」。

國民黨主席這位子之所以難做——特別是大敗後的主席位子,通常不離「三難」:整合難、改革難、做事難。

意見一大堆 經常來作對

國民黨內——或說自認是泛藍「新穎革新派」、「開放自由派」等不管是用什麼名稱稱呼自個兒的人,都喜歡「出張嘴」,不論主席及其領導團隊怎麼做,總有一堆意見,真要詢問其有什麼意見以及肯不肯下來一同執行,人又總是跑得沒影兒。到了需要執行的時候,這類人又會跑出來「發表高見」,或者乾脆指責領導團隊沒有聽他們話,沒有「開大門,走大路」,實際上不合他們口味就是沒有替他們開門、替他們闢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