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取材偏頗、論點歪曲」南韓學者痛批《帝國的慰安婦》:毫無學術價值

日本政府一直想要移除的南韓慰安婦少女像。(美聯社)

日本政府一直想要移除的南韓慰安婦少女像。(美聯社)

南韓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在其2013年出版的著作《帝國的慰安婦》一書中主張朝鮮慰安婦是「帝國的慰安婦」,亦即朝鲜慰安婦與日本軍同樣「愛國」,具有「同志意識」,在「慰安所」裏,亦有產生愛情及和平的可能性,甚至將慰安婦描寫為戰争的「協助者」,在南韓社會引發極大爭議。韓國「慰安婦之聲」國際聯合申遺計畫團隊經理韓惠仁教授26日指出,朴裕河在書中的觀點與日本右派觀點幾乎一模一樣,書中認為慰安婦求償的背後是韓國政府的民族主義操弄,將慰安婦描寫為日本戰爭的同謀、日本軍人的同志,根本是「取材偏頗、論點歪曲」,韓國學術界已經認定這本書「毫無學術價值可言」。

現年60歲的朴裕河高中畢業後留學日本,擁有慶應大學學士、早稻田大學碩博士的傑出學歷,回國後則在世宗大學日文系任教。朴裕河致力介紹日本的近現代文學與思想,翻譯了不少夏目漱石、大江健三郎、柄谷行人等大家的著作。她在2013年出版的著作《帝國的慰安婦》,在日本出版界雖屢屢得獎、大受好評,但在南韓國內卻是飽受爭議,並且數度挨告。朴裕河去年1月在首爾東部地方法院民事敗訴,被判賠9名慰安婦原告9千萬韓圜(約合新台幣250萬元)。
 

朴裕河所著的《帝國的慰安婦》中,有多處毀損慰安婦名譽的描寫,故遭法院判賠。
朴裕河所著的《帝國的慰安婦》中,有多處毀損慰安婦名譽的描寫,故遭法院判賠。

2015年11月南韓檢方以毀損名譽罪起訴朴裕河,今年1月一審無罪確定,但二審27日遭改判有罪、罰金1千萬韓元(約合新台幣26.7萬元),使得《帝國的慰安婦》一書爭議再起。台灣也在今年7月發行了繁體中文版《帝國的慰安婦》,作者在台灣版序中寫道:「《帝國的慰安婦》剛出版時,在韓國也受到相當的肯定。然而,慰安婦問題的工作者卻持警戒態度看待。起訴後,由於媒體的誤導,將莫須有的內容認為是本書所寫,加深了韓國國民的誤解,甚至還有在日朝鮮人研究者惡意解讀、扭曲本書原來的意旨」、「東亞各國至今仍受困在帝國與冷戰的陰影之下。唯有我們大家都意識到這樣的困境,或許才能發揮和平友愛的精神來尋求東亞的和解。」

韓惠仁(「慰安婦之聲」國際聯合申遺計畫團隊經理(韓國)),出席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帝國的慰安婦或性奴隸?戰爭+殖民記憶的建構  與鬥爭。(陳明仁攝)
韓惠仁(「慰安婦之聲」國際聯合申遺計畫團隊經理),出席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帝國的慰安婦或性奴隸?戰爭+殖民記憶的建構 與鬥爭。(陳明仁攝)

韓惠仁:《帝國的慰安婦》抹黑韓國慰安婦運動,為日本政府擦脂抹粉

南韓「慰安婦之聲」國際聯合申遺計畫團隊經理韓惠仁,擁有北海道大學日本現代史與當代史博士學位,研究專攻二戰期間慰安婦、強制勞動及日本的殖民責任。26日她受邀來台演講,以「帝國的慰安婦或性奴隸?戰爭/殖民記憶的建構與鬥爭」為題,探討朴裕河書中對慰安婦議題的論點。
 

20171126-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帝國的慰安婦或性奴隸?戰爭+殖民記憶的建構  與鬥爭,(右起)林深靖、徐勝、臧汝興、韓惠仁、康淑華。(陳明仁攝)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帝國的慰安婦或性奴隸?戰爭+殖民記憶的建構 與鬥爭,(右起)林深靖、徐勝、臧汝興、韓惠仁、康淑華。(陳明仁攝)



韓惠仁說,朴裕河在書中主張以「帝國」、「殖民地統治」的框架重新看待慰安婦問題,認為殖民地朝鮮和台灣慰安婦當時是日本帝國的成員,主要是接受日本戰爭動員而成為慰安婦,和中國、菲律賓、印尼等戰場和佔領地遭日軍強暴的「敵國」慰安婦具有本質上的不同。

書中的爭議論點包括:一、朝鮮慰安婦具有「愛國面向」且有些是「自願前往」;  二、日本軍方並未下令強行擄走朝鮮人慰安婦,招募過程中的詐欺和誘拐情形,法律責任在於犯法的朝鮮仲介業者;   三、朝鮮人慰安婦和日本士兵是同志關係,既是受害者,也是日本軍隊的協力者 ;  四、南韓的慰安婦運動帶有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等等。

韓惠仁指出,朴裕河在書中刻意將對南韓的慰安婦運動研究侷限在1990年代,指責南韓慰安婦運動團體「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簡稱挺對協)刻意將慰安婦的形象塑造成少女,以民族主義操弄南韓的慰安婦倖存者。然而,挺對協除了帶領韓國的慰安婦要求日本賠償,也曾帶著南韓的慰安婦阿嬤到越南,與越戰時期遭到南韓政府壓迫的越南婦女會面,當時南韓的慰安婦阿嬤們也鼓勵越南的婦女向南韓政府求償,朴裕河卻刻意忽略這點。

再者,朴裕河在書中將殖民地和被侵略國的慰安婦區隔開來,指出殖民地慰安婦是「帝國的慰安婦」,與日本軍同樣具有「愛國意識」和「同志意識」,在慰安所裏,亦有產生愛情及和平的可能性。甚至將「慰安婦」描寫為日本軍的「同志」及戰争的「協助者」,這些觀點與日本右派修正主義學者相同,在慰安婦問題上,殖民地受害者和從日本帝國觀點分析,當然會得到截然不同的兩種角度。

韓惠仁表示,《帝國的慰安婦》一書已經在台灣出版,希望台灣讀者在閱讀時可以去思考,在理解慰安婦問題上,他們希望是從日本帝國主義的角度出發否定慰安婦過去的人生,還是選擇站在被壓迫者的立場去思考。

康淑華:解決慰安婦問題,不是要求被害人妥協

長期研究台灣慰安婦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前執行長、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館長康淑華指出,《帝國的慰安婦》書中刻意將日本政府的責任輕描淡寫,將重點放在掮客、仲介者的角色,並將焦點討論回歸到慰安婦本人,指控他們除了是受害者,卻同時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加害者。

康淑華(阿嬤家館長、婦女救援基金會前執行長),出席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帝國的慰安婦或性奴隸?戰爭+殖民記憶的建構  與鬥爭。(陳明仁攝)
康淑華(阿嬤家館長、婦女救援基金會前執行長),出席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帝國的慰安婦或性奴隸?戰爭+殖民記憶的建構 與鬥爭。(陳明仁攝)

在台灣,慰安婦阿嬤也坦承,她們在慰安所時曾經遇到對她們相當友善的日本軍人,她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但這些因素都不能抹滅日本政府動員軍警對女性的壓迫,很多受害者的陳述都指出自己是被欺騙而流落慰安所,有幾位甚至是透過戶政系統的抽籤而成為慰安婦,這就是日本透過國家系統動員的鐵證。

康淑華說,《帝國的慰安婦》一書顯現了社會的迷思,「我們的社會永遠在期待一個完美的被害者」,將慰安婦阿嬤列為日本的同志,日本戰爭的共犯,讓好不容易願意站出來為自己發聲的慰安婦阿嬤們再度受到打擊,承受痛苦,的確這些慰安婦阿嬤因為過去的壓力和歲月,記憶一定會有影響,但這都不能抹滅日本政府的傷害。在慰安婦問題的解決上,不能要求受害者妥協,而是要讓加害者道歉。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