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跨越北緯38度線的人們,後來過的都好嗎?在南韓被孤立、甚至被歧視的脫北者

2021-02-18 14:40

? 人氣

「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北韓脫北者卜研美演說「打破北韓的謊言」。(蔡親傑攝)

「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北韓脫北者卜研美演說「打破北韓的謊言」。(蔡親傑攝)

對金智英(Kim Ji-young音譯)來說,31歲時從北韓艱難逃亡到南韓就像一場夢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但2013年3月,她與母親和三個堂兄妹一起抵達繁榮的南方,喜悅之情很快就被艱難的適應期取代。每天都有新挑戰,一家人誰也不認識。「有很多文化差異......我們不得不重新開始,」她說。

金智英是數千名成功逃離獨裁統治的脫北者之一。但對那些逃難者來說,他們在南方的重新安頓僅僅是個開始。

許多人必須學習高科技、民主社會的基本生活知識,例如學習從使用銀行卡到了解代議制政府如何運作。

他們到達南韓後會發生什麼?

起初的一段時間,脫北者要被南韓情報部門調查以及向情報部門匯報。

「自由朝鮮」的南韓國家主任朴石吉(Sokeel Park)說:「隨後三個月時間在一個名為『統一院』(Hanawon)的學校學習和生活,這是一個由南韓政府管理的重新安置教育設施。」

「他們在這裏學習關於南韓社會的各種知識:如何使用ATM和南韓的現代交通基礎設施以及如何找工作。他們學習關於南韓公民身份、民主和(社會)差異的各種知識。」

在「統一院」安置中心的小孩。
在「統一院」安置中心的小孩。

還有一些社區中心為重新安置的難民提供資源。他們往往把重點放在這一時期,以幫助脫北者開設手機和銀行賬戶以及熟悉當地社區。

從「統一院」結束學習後,脫北者得到分配的公租房。金智英只帶了一箱食物來維持最初幾天的生活,裏面有拉麵、米、油和調味品。輔導員或已安頓的脫北者會幫忙打掃房間並提供額外支持。

「他們必須過自己的生活,」她說。

誰來照顧他們?

在南韓定居的朝鮮人會被指派一名警察監視。朴石吉說:「你可以把它看作是被分配給一個當地的友好人士,他時不時檢查和問侯他們。」

「有時他們會成為朋友 。他們通常是年長警官,更像是父親的形象。他們的作用是檢查:幾乎就像一種社會服務。」

這些官員有時與機構或教會合作。

抵達南方的民主社會後脫北者的漫漫長路才剛開始。
抵達南方的民主社會後脫北者的漫漫長路才剛開始。

朴石吉說,在心理健康支持方面,有一些諮詢服務,但這是一個需要改進的領域。2019年,當脫北者韓成玉(Han Sung-ok)和兒子被發現死在首爾的一間公寓裏時,這個問題被置於聚光燈下。媒體報導他們是餓死的。鄰居們形容她心神不寧,焦慮不安。

許多脫北者會遭受極度創傷,但不太可能尋求幫助,也不知道到哪裏去找尋幫助。根據對在南韓的朝鮮難民的調查,約15%的人承認有自殺念頭,這比南韓的平均水平高10%。

「心理健康需要社會變革和意識的提高,這樣人們才能意識到這些事情並尋求幫助,認為尋求幫助是正常的。」他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