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忠觀點:謊言與真相─弔詭的世大運開幕典禮陳抗風波

2017-09-10 07:20

? 人氣

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會場周邊繞行抗議。(顏麟宇攝)

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會場周邊繞行抗議。(顏麟宇攝)

近日2017年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下稱台北世大運)的開幕典禮衍生所謂「陳抗團體阻擾運動員進場」事件,然而真相果真如此?值此世大運餘溫漸散,國人激情漸緩之際,筆者認為此時正是重行檢視此事件的良機,以使此一歷史事件真相,能有不同的面向供國人思考。因此本文論述先從台北世大運在當日維安究是誰負責說起,次及當日陳抗活動蔡總統事前有無獲報?最後論及謊言與真相,以事件發生後,官方及台北世大運主辦單位所作陳詞,剖析其有無虛假不實之處,然在未進入主題之前,先就相關建築物特性,以及台北世大運執行委員會(下稱執委會)於開幕典禮對各國運動選手進場之規劃做一說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台北小巨蛋建築特性

台北小巨蛋(下稱小巨蛋)坐落於台北松山區敦化北路和南京東路交叉口。位屬台北體育園區,園區方正幅員廣闊,東臨北寧路,南達八德路,西至敦化北路,北鄰南京東路。主要設施有小巨蛋(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各國運動員集結處)、台北田徑場(台北世大運開閉幕典禮會場)與松山運動中心等。

小巨蛋為多功能體育館,館內區分為可做藝文展演與體育活動的主場館與冰上樂園的副場館及附屬商業設施。其中附屬商業設施,諸如連鎖餐飲企業、便利商店等,主要位向南京東路與敦化北路,目前商家均已進駐營業,面向敦化北路店家前且設置列屬商家與可自由入座,且全時開放的戶外座位區,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時店家均正常營業。

台北小巨蛋。(取自中華工程官網)
台北小巨蛋。(取自中華工程官網)

主場館內部,空間寬闊能容納萬餘人,遇突發狀況四方疏散便捷。館內平常不開放,遇有節目時才對外開放,觀眾憑票管制入場,目前主場館一般供觀眾進出的主要出入口,為主要面向南京東路的北區入口與面向敦化北路、八德路間的南區入口。南、北區入口各計有連續的八道門,每道門是中央對開的兩片門。開啟門數視節目性質與觀眾多寡而定。

台北田徑場特性

台北田徑場(下稱田徑場)坐落於北寧路、八德路與敦化北路間。於南京東路方向向內視之,恰在小巨蛋後,依地勢起伏與道路規劃成連結之勢,並以2中平台(原稱空中廣場與人工平台)作為兩者屬性區隔。2中平台前沿中間開有下行的二十八個梯階,可至田徑場主建築物一樓。通過平台前沿兩側東西通道續向前行,即是田徑場館二樓售票口與主為中區看台的觀眾席入場處,進入中區看台,旁即是貴賓席,也即是當日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今上等所在位置。

20170907-小巨蛋與台北田徑場附近地圖。(作者提供)
小巨蛋與台北田徑場附近地圖。(作者提供)

田徑場出入口除位於二樓的中區入口,由2中平台下梯階後,主要分成向敦化北路的A、D兩入口。以及北寧路的B、C入口計四處,並在臨敦化北路之出入口,設置開放式斜坡道,斜坡道入口處臨北側小巨蛋汽車地下停車場咫尺之遙。斜坡道依地勢而建,由敦化北路平面緩坡而上,行路其上在旁左側,開有寬闊梯階可達小巨蛋之南廣場與南區入口。台北世大運陳抗團體與警方爆發衝突即在小巨蛋南廣場與南區入口西道門一帶。續沿坡前行即可從2中平台抵達田徑場售票口。

台北世大運執委會於開幕典禮對各國運動選手進場之規劃

執委會對於開幕典禮各國運動選手進場規劃,依據其在八月五日下午先行舉行的開幕典禮系統測試,在下午二時至五時調派運輸車輛,並由執委會派出之各國隨隊志工(執委會對於各國代表隊,均派有一名以上通曉外語之志工隨隊服務。)導引代表團成員,從林口選手村上車,分別疏運抵達小巨蛋主場館先期完成集結。在各國選手於集結區等待期間,主辦單位並安排影片欣賞與互動遊戲等,供其等待排遣餘時。而此隨隊志工在開幕典禮初始,各國運動選手依序進場的二十個國家隊伍裡,就可清晰明辨身穿水藍上衣,手持隨隊國家小型旗幟之男女志工,及至在後出場的各國代表隊裏,依然可從水藍上衣分辨出隨隊志工身影。

各國代表隊於小巨蛋完成集結,在開幕典禮前適時整隊,由小巨蛋南區入口八道門,比鄰小巨蛋星光廳(執委會辦公處所)與2中平台的東道門出場,再經由2中平台梯階而下,左轉後沿七米大道從田徑場A入口處進場。經筆者現場測試小巨蛋南區東道門出口至典禮會場A入口處,距離約百餘公尺,漫步而行只需三分鐘左右。

八月五日執委會執行開幕典禮系統測試時,各國代表團進場時,手舉國別牌的志工(下稱舉牌志工)與手掌代表團旗幟的志工(下稱掌旗志工),按典禮流程全程預演。主辦單位原安排開幕典禮時,掌旗志工持旗導引該國代表團至田徑場A區入口時,再將旗交由該國選手自行掌旗進入,因此代表團入場即依掌牌志工、掌旗選手、代表團成員與隨隊志工序列繞場,其後各國運動員出場方式調整,雖由 掌旗志工單一舉旗進入會場逕行繞場,由於對程序與場地熟悉,應付自是猶有餘刃。

世大運當日維安應是誰在負責

台北世大運執委會主任委員由台北市市長兼任。並依據市政府相關局處權責成立任務編組,分計成立七部十九處等部門,其中賽會維安部由台北市警察局、消防局與公務人員訓練處聯合編成。部長由台北市警局局長擔任。換言之,世大運當天的開幕典禮有關維安工作,執委會願承擔其責原本是無疑義。

但是當天由於是總統蒞臨會場,依據《特種勤務條例》(下稱條例)第3條對特種勤務釋義:「指為維持本條例安全維護對象之安全為目的,由主管機關協調、督導、管制特種勤務相關編組機關(構)、單位,對特勤安全維護對象之預謀或意外之危害、滋擾等,所採取之安全維護作為。」其第5條第1項第1 款明定:「總統、副總統與其配偶及一親等直系血親」為安全維護的對象。另依據條例第2條安全維護的主管機關是國安局,因之當天總統蒞臨世大運開幕典禮之場所,安全維護的責任實屬國安局。

20170907-總統府萬姓科長到場接下反年改團體的陳情書。(作者提供)
總統府萬姓科長到場接下反年改團體的陳情書。(作者提供)

復依據條例第7條第1項規範:「主管機關可以統合指揮總統府侍衛室、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內政部警政署及各級警察機關、國防部憲兵指揮部、法務部調查局等機關(構)、單位共同執行特種勤務。」其中在同條文第二項更明定:「在第1項以外之其他各級政府機關(構)、單位應依主管機關之需要,配合特種勤務之執行。」換言之,本於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及法律優位原則,當蔡總統蒞臨開幕典禮會場,台北市警局已是特種勤務的警察任務編組,執行開幕典禮蒞臨場所的中衛區任務。國安局更在開幕典禮前數小時,依特種勤務任務作業規範,實施場地檢查、機動指揮所開設、再度聽取任務編組的警衛計畫提報,其後任務編組到崗執勤適時完成部署。事發當晚經協調總統府曾派萬姓科長,親自到敦化北路與八德路的抗議現場,接下反年改團體的陳情書即是顯證。

當天陳抗活動蔡總統事前有無獲報

國安局執行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的蒞臨場所勤務,事前需掌握地區特性及危害與滋擾情資,協調世大運執委會及召集執行勤務的任務編組實施現地會勘,適時頒發蒞臨場所綱要計畫,以利任務編組先期完善訓練與整備工作。

至於特種勤務任務編組的指揮權責,依據條例第8條:「國家安全局局長任指揮官,特勤中心副指揮官為副指揮官,襄助指揮全般特勤工作之執行,總統府侍衛長兼任副指揮官,專責執行有關總統與其配偶及家屬之特種勤務事項。」因之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蒞臨場所任務編組,還要依通知向特種勤務任務編組指揮官或副指揮官以及兼任副指揮官(侍衛長)分別提報警衛計畫,接受指導與計畫核備。其中危害與滋擾之情資是警衛計畫提報重要事項之一。

國安局與總統府侍衛室也會在聽取提報後,綜整情資與警衛整備事項,依需要循相關流程簽與今上知悉。況且當天陳抗團體雖有多端,一般均為意識形態不同或對政府施政不滿。然而只有退休軍公教人員,揭櫫「蔡英文下台」等口號具有針對性,也必定是國安局在任務執行前,應有滋擾顧慮的情蒐重點對象。相關動態與發展更應是陳送今上的國安情資重要內容之一。所以蔡總統對於退休軍公教團體對其當日蒞臨會場之陳抗,理應事先知悉,更依據陳抗團體前此如影隨形,在北投復興崗與相關蒞臨場所遭遇之陳抗場景,諸如汽笛齊鳴,籲請下台聲浪,甚如非屬管制物且在專賣店與網路皆有販售之煙霧罐,在近年陳抗活動屢見不鮮的拋擲,均應屬可臆測之事。

謊言與真相

世大運開幕典禮各國運動員未能按典禮程序依序出場的官方說法:

當天晚上事件發生當下:

總統府發言人林鶴鳴:

針對2017世大運開幕表演,反年改陳情團體暴力阻擋各國選手入場,造成選手因安全受到威脅,影響開幕活動進行,總統府予以嚴厲譴責,並要求相關單位調查,嚴懲暴徒(中央社記者呂欣憓報導)。

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劉奕霆:

反年改陳情團體蓄意阻擋各國選手入場,造成選手恐慌影響節目演出,台北市政府予以嚴厲譴責及表達最深的不滿。(中央社記者梁珮綺報導)

台北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

年金改革陳抗團體在小巨蛋周遭陳抗,將選手入口堵住,選手各代表團長希望排除後再行出場,目前運動員進場的程序持續進行,自加拿大開始的各國運動員也回到運動員進場的入口處,在狀況確定排除後,各國選手開始陸續恢復進場(中央社記者李晉緯報導)。

八月二十日世大運執委會針對此事召開記者會,發言人楊景棠對陳抗團體影響選手出場說法:

本次世大運的開幕典禮,運動員被規劃在台北小巨蛋待命,但陳抗人突破到台北田徑場大門口,堵住小巨蛋往田徑場的廣場,所幸在現場警力排除陳抗人士後,壓軸的中華代表團成員已經率先進入田徑場,隨後包括先前受阻的加拿大等國代表團也陸續進入。

八月二十一日執委會賽會行政部綜合行政處副處長張勝傑接受《POP搶先爆》黃光芹廣播電台連線訪問,針對陳抗團體有無衝破管制點?加拿大代表隊為何從小巨蛋南區入口退返大廳?有關說詞:

最主要是出入口,因為出入口地方我們有安全圍籬的管制,其實他們沒有衝破我們的管制點。可是在當下,因為在衝撞時候,裡面還有一些煙霧彈,投入在我們選手的動線上面,所以我們當下最主要我今天的決策,選手的安全還是保持第一。(2:24-2:47)

因為他們那邊(指陳抗團體)離選手距離大概十公尺左右,那汽笛聲非常大,而且那個衝撞所有的員警與工作人員一直抵抗。那個狀況可能國外選手沒有看過。那因為那種衝突後,我們組委會還是以選手安全立場就先把加拿大代表團先往裡面推。推到我們的安全門裡面,把所有的門關起來,因為如果陳抗團體越來越激烈的時候,我們還是擔心,會怕選手受到傷害。(5:27-6:01)

上列官方說法,以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在第一時間,不斷對媒體陳述自認事實,以及執委會綜合行政處副處長張勝傑之發言最具代表性。然而楊、張兩位官員之發言是陳述事實?還是諉過卸責?還是乘機表功?應要從四個面向討論,一是當晚退休軍公教團體,陳抗對象是蔡總統?或是世大運?其次是當天警方對運動員進場的維安規劃為何?有無被突破?三要論台北世大運陳抗衝突事件是否是意外?最後是陳抗團體到底有無阻攔運動員進場?

當晚退休軍公教團體,陳抗對象是蔡總統?或是世大運?

依據總統府網站公布總統當日行程,當天總統蒞臨開幕典禮會場是晚上6點55分。現場退休軍公教人員依據其標語、口號等,明確陳抗對象是蔡總統。所以渠等陳抗位置選定,初在總統車隊行經的敦化北路或捷運小巨蛋2號出口附近。及至總統車隊剎那而過,陳抗團體未達訴求,車隊雖經由田徑場的地下停車場安然抵達現場,然而蔡總統卻必須於中區觀眾區的貴賓席入座參與節目進行。

世大運19日開幕式,陳抗團體在場外丟擲煙霧罐(YouTube)
世大運19日開幕式,陳抗團體在場外丟擲煙霧罐(YouTube)

由於小巨蛋南廣場是距蔡總統最近的距離。聲耳可聞訴求可達,因此陳抗團體續轉往小巨蛋南廣場是可預期。至於過程中的高音喇叭,「蔡英文下台」等口號,甚如拋擲煙霧罐,其實都是過往陳抗手法未見新意。若果;蔡總統取消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行程,由閉幕典禮證之,當日軍公教團體的陳抗活動必將嘎然而止,因此;當晚退休軍公教團體陳抗對象究屬是誰?其理甚明!

當天警方對運動員進場的維安規劃為何?有無被突破?

警方依據執委會規劃各國代表團從小巨蛋南大門出入口的東道門,經過田徑場2中平台前沿北側通道,從其旁2中平台中間梯階下至田徑場一樓,左轉沿七米道路至田徑場A入口處路線,尤其小巨蛋南大門東道門出口至2中平台間,以鐵馬護欄與交通改道牌形成選手進場路徑的安全走廊,現場並佐以制服警察適時形成人牆,確保安全走廊安全。

依據當天台北市警局局長邱豐光說詞,安全走廊始終保持暢通未被突破。復證之以當時在現場的世大運執委會行政處副處長張勝傑接受媒體訪問所說:「最主要是出入口,因為出入口地方我們有安全圍籬的管制,其實他們沒有衝破我們的管制點。」筆者為此曾數度前往現地,訪問相關人員冀圖重建現場,並從媒體記者報導當時的現場圖片或鏡頭畫面現地比擬。證實邱、張兩員所言應屬可信。

因之,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在事發第一時間屢對媒體放話:「年金改革陳抗團體在小巨蛋周遭陳抗,將選手入口堵住。」誠屬不實之言,更使得在有心人士鼓煽與推波助瀾之下的「獵巫」行徑,進而將陳抗團體打成「國賊」?更對比「曾參殺人」,謠言豈止可怕更為可怖。

台北世大運陳抗衝突事件是否是意外

台北市警局局長邱豐光認為此次反年改抗議事件為所謂的「小意外」,輿論雖難認同,筆者卻認為市警局也有委屈之處。

由於田徑場敦化北路入口處以及小巨蛋南廣場均為開放場所,甚至穿越2中平台直入田徑場2樓售票口,皆是民眾可自由進出之地,況且從敦化北路田徑場出入口進入,又可循路旁左側梯階至小巨蛋南廣場。加以世大運執委會於南廣場設置多處帳篷攤位,以為官方紀念商品販售處,銷售世大運各式紀念商品。因此更增加陳抗團體駐足其內的充分理由。因此警方設置鐵馬護欄難以與行進道路成直角,事前形成正面管制線,必須遷就執委會帳篷攤位設置販賣目的,而使鐵馬護欄不影響一般人的道路行進,暫與道路行進方向,順向放置備便。由於鐵馬護欄重量27公斤,交通改道牌重量更僅15公斤。為便機動使用,事前難以固定設置,然而由於其輕便,若無優勢警力,嚇阻功能實難形成。至於鐵絲拒馬與蛇籠,又因柯市長顧慮形象,未予同意使用。

陳抗團體由於攔阻總統車隊未遂,分從田徑場敦化北路出入口與南京東路前往小巨蛋續表達訴求,陳抗人員與警方在小巨蛋南廣場相互穿插行進,陳抗人員一邊行進鳴高音喇叭,一邊高喊「小英下台」口號,以現行法令,噪音管制權責為環保機關,人員行進未刻意阻攔通道,煙霧罐非違禁管制物品,加以執委會設置販賣商品的帳篷橫梗於前,警方確有難為之處。

依據執委會在八月二十日記者會,維安處長黃嵩琛說明開幕典禮當日人群聚集到小巨蛋前是晚上七點五分,投擲煙霧彈是晚上七點九分(風傳媒王彥喬報導)。

然而筆者卻從松山分局提供媒體現場蒐證丟擲煙霧罐影帶,發現竟然還有不知國別的運動選手、舉牌志工與舉旗志工,從田徑場敦化北路入口方向進入,由外穿越小巨蛋南廣場,並由小巨蛋南門入口八道門的西側門進入小巨蛋。

問題當時開幕典禮已然進行,各國代表隊應早已進入小巨蛋休憩並準備出場,為何還有運動選手與舉牌、掌旗志工,由外進入小巨蛋?其次陳抗群眾既已從田徑場敦化北路出入口與南京東路方向,群聚於小巨蛋南廣場一帶,執委會為何還要選手與志工自曝「險地」,況且田徑場敦化北路出入口向北5公尺就是小巨蛋地下停車場入口,由於演藝道具車皆可進入,故而內部寬暢,在外的代表隊與志工,本可從小巨蛋地下一樓停車場,在無人可干擾下,迅速安全循梯上樓,抵達小巨蛋集結大廳。然而執委會卻未能適切掌握派人接引,更進而逕行開啟未經防護與障礙設置的南大門的西側門,而這穿越奔逐南廣場,所帶使的是現場秩序更加混亂。

當時陳抗團體在小巨蛋南廣場,警方為阻其向前,橫移鐵馬護欄,致產生推擠,對於冒進者雙方肢體相向,警方對顏姓退伍軍人勒頸壓制,以及李姓退伍軍人危急揮拳欲解學長之困。從外奔入小巨蛋的志工與選手,更讓現場群眾情緒高亢,致有拍窗與警方推拉西側門之舉。陳姓退伍軍人此時丟擲的煙霧彈,應是從內而外,由斜坡道暗處向小巨蛋南區廣場方向拋擲。若果開幕典禮開始時,沒有隊伍與志工從外橫越南廣場進入小巨蛋,進而引發相互搶道行徑?可能拍窗拉門事件就難以出現?若果小巨蛋南大門出入口的八道門,只有東道門依計畫開啟,其餘諸道門皆封閉,警方對選手行進的安全走廊警力配置,或將更能形成縱深?若果執委會考量小巨蛋南廣場是四戰之地,有關商品販賣與帳棚設置,如同閉幕典禮能移地而為,讓警方完全能掌控南廣場,則警方在現場秩序維護上將更能全面,陳抗團體的煙霧罐或難將拋擲而出?種種難以預期之事盡皆產生,你能說世大運陳抗衝突事件不是意外!

陳抗團體到底有無阻攔運動員進場

所以當時繪聲繪影所說陳抗團體影響運動員進場?並非是在既設本應選手行進的安全走廊上。而是執委會未能掌控運動選手於指定時間在小巨蛋主場館內確實集結待命。當開幕典禮已然進行,若果執委會能派員引導渠等,從小巨蛋地下停車場無害進入小巨蛋,勿使其自行穿越公眾得以自由進出,且陳抗團體已漸群聚的南廣場,現場事態或將不會更為惡化。這張冠李戴且言之鑿鑿的「年金改革陳抗團體在小巨蛋周遭陳抗,將選手入口堵住」?問題是這些選手與志工,是從外進入小巨蛋集結區,而非是從小巨蛋南大門東側門步出受阻,進而將陳抗團體打成「國賊」?這對於陳抗團體豈不是太過沉重?

況且依大會典禮流程,安排運動員進場時間是晚上七點五分,實際依當日公視全程實況轉播,開幕典禮是晚上七時開始,由於在前有迎會旗與升會旗儀式,各國運動員開始進場已是晚上七點六分,問題是當張勝傑「以選手安全立場就先把加拿大代表團先往裡面推。」讓原先運動員進場流程中斷,雖說美其名是為代表團安全,然而前面二十個國家進場,當時已依進場序列,從田徑場A區入口向後排列,以其出場費時十五分鐘,這二十個國家隊伍尾端應是在2中平台附近,而張勝傑擅自截鞭,將加拿大隊從外推入小巨蛋,美其名為「安全」?問題是當時在原地待命的其餘各國隊伍,當下他們的安全就不重要?但也實證一點,選手進場之路線確屬安全。

另當中華隊從小巨蛋奔走而出時,刻意以持牌志工圍出人牆,然而持牌志工皆為女性學生,若真有危害選手安全事,不從小巨蛋地下停車場應變而出,而是以女性學生為盾?這種做法,若說是為選手安全,毋寧說是純為作秀更為貼切!

亦有人說當時是加拿大隊受到驚恐,自行退返小巨蛋,此說更為可笑。因為加拿大隊不是獨自出場,各國代表隊是依出場序列,先期整隊、排列依序向前,進場隊伍如長龍排列,若在前隊伍無受驚嚇,加拿大隊怎能自行退返?況且執委會在每隊皆還派有隨隊志工,客隨主便之下,加拿大隊又豈會擅自作主!

筆者年少之時,曾讀川人李宗吾所寫《厚黑學》一書,內中除道及求官與為官各自的六字真言,更言及辦事有兩妙法,分別為「鋸箭法」與「補鍋法」,兩法可單獨用之,更可兼而交錯併用。諸法中更點出運用秘訣「厚黑的施用,定要糊一層仁義道德,不能把它赤裸裸的表現出來」。

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的陳抗風坡,主事者竟將陳抗對象打成「國賊」?似更發揮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補鍋精神。事件發生,蔡總統連夜召開會議,是晚總統臉書陳詞「如果以為這樣就可以破壞這場賽事,那就太小看台灣了!」,翌日晨警騎四出,傳訊帶返陳抗團體有關人員。數日後出刊的《壹週刊》封面以標題「反年改搞砸世大運,無人進場柯P嚇傻,小英即刻救援六小時內幕!」將蔡總統的「英明」推到極致,這又是補鍋精神的另類表現。而訴求雷同成員不一的陳抗團體,在事件發生時,急於表態與切割,無啻是「鋸箭法」的活學活用,至於國安局放任柯市長自承當日維安重責,口沫橫飛咨意罵人「王八蛋」,執委會「諸賢」對當日維安大放厥詞等,對此均採取鴕鳥策略,這更是「鋸箭法」的絕妙境界。孰料此辦事兩法,竟在台灣被發揚光大,李宗吾地下有知當可瞑目!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