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軍實力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天公疼憨人 憨人是憨人 不是傻瓜

作者認為,文言文與白話文課綱之爭,誰是誰非,小弟認為,見仁見智。(圖/quillau@pixabay)

作者認為,文言文與白話文課綱之爭,誰是誰非,小弟認為,見仁見智。(圖/quillau@pixabay)

閩南語有句俗諺,想必大家都聽過「天公疼憨人」,何謂「憨人」?小弟認為,憨人所指,絕非傻瓜或是笨蛋,而是耿直、正義,擇善固執之人,剛好相對於為了小利蠅營狗苟淫邪與奸巧之人。這句話的用白話文來說的話,大意大概是,老天爺(泛指所有宗教上的神祇)疼惜疼愛,耿直正義的人,那怕是一時的挫敗或是吃虧,最後都能得到上天的眷顧。

文言文與白話文課綱之爭,誰是誰非,小弟認為,見仁見智。有學生喜歡文言文,當然也有學生喜歡白話文,姑且不論哪種學生多,如果有人認為,文言文少一點,白話文多一點,學生就會唸得比較輕鬆,或是文言文給了學生莫大的負擔,減少了文言文的課文,學生就會開心一點,那真的就不是憨人,而是笨蛋。

郝廣才在金鼎獎頒獎典禮上的一席話,講的逗趣,講的詼諧;但也講得難聽,令人難過,小弟的解讀是,他點出了現在學生最大的問題,不在於課本中文言文還是白話文的比重,而是在於不管什麼文,學生都不閱讀,產生笨蛋的原因不在於唸了什麼內容的書,而是根本不唸書。很多人所抱持的理由是,生活用不到,那為何還要學?那物理化學生物地球科學大多數人平常根本用不到,颱風來看新聞就好,停電了沒新聞看等死就好,幹嘛還要唸呢?

還有一派說法,該給學生選擇的機會,試問,把文言文拿掉了,學生還有選擇文言文的機會嗎?所以,小弟認為,文白之爭,就該各印一本,老師挑想上的上,學生挑自己想看的看,至於考試範圍問題,請問所有國家級大考中包含學測指考的英文考試,有範圍嗎?既然英文沒範圍,那中文為何要討論考試範圍的問題呢?曾經有人告訴我,學生有興趣的,例如「三國」、金庸武俠的題材,課本都沒有,老師都不教,殊不知,蕭峰雁門關阻止遼宋開戰自捅的橋段,國文課本裡已經有了,而空城計,我那個年代就有了,證明,他連課本也沒看。

至於軌道上載的是傻瓜還是什麼?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條連接中國浙江省義烏與英國倫敦的貨運鐵路在今年年初已經通車,車上載運的有貨物、商品還有科技上的突破與世界村的希望。猶記得當年要蓋高速公路的時候我還沒出生,聽長輩說,當時社會上有個說法,蓋高速公路是給「有車階級」用的,當時台灣經濟尚未起飛,有車的人少,現在聽來,這說法簡直笑話,現在還嫌高速公路不夠,一條一條接著蓋。基礎建設,是好是壞,現在判斷實在言之過早。中國預言「愚公移山」愚公是否真愚,智叟是否真智,沒人知道。只希望未來我們的軌道上,可以運送的是希望、人才,而非連傻瓜都不願意搭乘的軌道。

最後,別再說郝廣才歧視外勞了,在中華民國的現實生活裡,歧視外勞,歧視大陸人的言論,郝廣才的說法,根本就是吃齋唸佛的老太婆。

*作者為資深政治幕僚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