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一切放任不管勞工福祉 還需要勞動部嗎

2017-08-14 06:00

? 人氣

「勞工需要的政府是一個能直接協助他們改善低薪、協助他們免於被企業主違法壓榨的政府」圖為勞動部106年勞動政策首場公聽會,由勞動部部長林美珠主持,工會團體等勞工與會。(陳明仁攝)

「勞工需要的政府是一個能直接協助他們改善低薪、協助他們免於被企業主違法壓榨的政府」圖為勞動部106年勞動政策首場公聽會,由勞動部部長林美珠主持,工會團體等勞工與會。(陳明仁攝)

最近 18 日將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勞動部長林美珠卻只說:「若資方拿不出錢來調薪,調再高也沒有用。因為勞方有勞方的期待,資方有資方的考量,資方的考量往往是全方位,這必須尊重勞資雙方。」引爆勞方怒火。

然而事實上,根據財政部 8 日公布的「由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研究報告,國內年輕人深陷低薪困境,按照OECD 薪資水準指標設算,薪資低於中位數 2/3屬低薪族,2015年我國受雇於人的員工月薪為35138元,換算月薪低於2 萬 3者屬低薪族,2015年低薪族占了25.2%,人數約 129 萬人,尤其21 歲至 30 歲之間工作者當中低薪族占比高達 32.6%,而目前我國的月薪最低工資為21009元,與2萬3極為接近。

因此儘管對於一些長輩或白領階級而言,調升基本工資並無益處、事不關己,但對不少青年或藍領而言,提高基本工資絕對可以獲益。

而且事實上從整體社會的角度計算,我國的基本工資絕對還有調漲空間,因為根據2014年勞動部委託研究「勞動生產力貢獻程度與受僱者薪資分析」報告,民國1994年工業部門受僱者勞動生產力指數四十一點二三 ,此後逐年上升,2012年時已達到九十九點二六;其創造的國內生產毛額也從六點三兆元升高到十三點六兆元,兩者都是倍數成長。

但受僱勞工報酬占比(即勞動分額)卻逐年下降。以1994年為例,總產值中半數以上百分之五十三點五一分配給勞工薪酬,但是到前年2012年時,員工報酬比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七點五九;這與多年來勞工薪資成長幅度趨緩一致。而根據OECD最新資料,日本2011年勞動份額為百分之六十點六、南韓2012年為百分之七十一點八,美國2011年為百分之六十三點七,都比我國高出甚多。

這說明了近年來企業並沒有把獲利成果分享給勞工,導致低薪情況普遍化、惡化,貧富差距擴大。表面上如果完全自由市場、全面競爭之下,勞工自然可以選擇開出更高薪水的公司,然而在對外保護主義之下,國內市場並非真正完全自由競爭市場,因此當同一個產業或職缺被業主聯合開出低薪時,勞工難以有更好的選擇,這時就必須靠政府出面,用法規與制度,誘使業主開出更高薪水、把獲利拿出更多與勞工分享。

然而我們的勞動部長卻對提高基本工資持保留態度,難道上述統計數據她都沒有研究過?企業主基於想省錢賺更多不願主動加薪不意外,但身為主管勞工、保障勞工權益的勞動部大家長,不是應該主動設計法規制度幫助勞工嗎?怎麼畫地自限了?如果甚麼事都做不了,還需要勞動部嗎?

回想今年1月蔡英文總統面對對記者抱怨勞動環境不好時,卻說「你去跟你們老闆說嘛!台灣就是這樣,勞方都不自己去跟資方說,就是在跟政府抗議」;而去年11月,還沒實施一例一休時,被問到區域內企業不守法問題嚴重,勞檢工作能否跟台北看齊時,台南市長賴清德卻說「對中小企業勞檢會造成民怨」。看到這些言論,我們不禁好奇,勞工選出這樣的政府,到底是做甚麼的?

不管是藍綠統獨或是歷史議題、意識形態,都離一般勞工民眾生活太遙遠,勞工需要的政府是一個能直接協助他們改善低薪、協助他們免於被企業主違法壓榨的政府,如果這個政府不願意做這些事,勞工就要勇於拋棄既有的藍綠統獨思維,換一個政府,才不會讓政客吃定,為所欲為,永遠無心於改善勞權。

*作者為新未來政策研究員 台大政治所碩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