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課綱改革下的群體失落

2020-09-21 06:10

? 人氣

每次歷史課綱修正,總會引發爭議。(林瑞慶攝)

每次歷史課綱修正,總會引發爭議。(林瑞慶攝)

統治階層利用教育手段,強力植入符合統治階級利益的文化認同,這在人類文明史上可說是司空見慣:日本殖民台灣的皇民化運動,以及國民黨接收台灣後所推行的國語文化政策,都是相當成功的典範。今日台灣依舊使用中國文化系統下的語言、節慶信仰,以及日治時期的老人家仍然對日本流露難以言喻的親切好感,不難看出這兩股深植台灣的文化力道。

然而民進黨的新課綱政策,雖然仿效日本人、國民黨利用教育達成文化認同的手段模式,但由於民進黨創黨至今不過34年光景(1986創黨),雖然有其清楚的親日路線,絕大多數的成員都還是在國民黨教育下成長,操著是國語、台語,拜的是媽祖、關公,所以當其推行「去中國化」的課綱教育時,馬上會面臨到一個困境,就是把「中國元素」拿掉後,那台灣文化還剩下什麼?以目前台灣對日本的親切友好程度,台灣當然可以朝日本文化方向來改造,從台灣各地積極恢復日治時期的神社、建築,以及新課綱用心美化日本殖民台灣的歷史記憶,不難看出台灣正朝這個方向來前進。但是尷尬的是,恢復了神社,美化了殖民歷史,台灣就可以變成是日本人嗎?

十年前台灣觀光局,信心滿滿地引進第一對日本退休人士中村夫婦,來台灣埔里長期居留(long stay),但不到1個月,這對日本夫婦就逃回了日本,原因是埔里地區狗屎太多、空氣太糟,不適合日本人居住。中村夫婦的談話傷透了埔里人的心,但是有去過日本觀光的台灣人,相信絕對可以理解中村先生的感受。然而十年過去了,試問台灣路上的狗屎有變少嗎?空氣有變好嗎?當然我們不需要為台灣的環境比不上日本而妄自菲薄,畢竟每一個文化都是一體兩面:2008日本發生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造成七人死亡,兇手至今尚未執行死刑,但是兇手的弟弟卻因受不了輿論的壓力,選擇自殺身亡。一人犯罪,整個家族都會遭受譴責,這本是日本社會的常態;反觀台灣在發生捷運殺人事件後,不會有人去騷擾兇手的家庭,而兇手的家庭至今仍然活得好好的,光在這點上,台灣是比日本進步。舉這個例子是要說明,台灣與日本已經是兩個本質迥異的文化實體,台灣有自身的特色優點,沒有必要也不需要變成日本人。既然如此,民進黨政府為何還是大費周章來修改課綱呢?

在民進黨的思維裡,「中共」就等同於「中國文化」,而中國文化又是國民黨撤台所植入,所以透過修改課綱的手段,把「中國史」納入「東亞史」,中國文化就變成是外國文化的一環;換言之,「中共」=「中國文化」=「國民黨」,都是危害台灣民主的「外來毒瘤」,必須除之而後快,如此論述一旦成立,國民黨在台灣幾可說是毫無市場可言,民進黨即可牢牢永遠掌控執政權力。然而這樣充滿民進黨利益的政治算計看似完美無缺,卻粗暴強行地摘除三百年前「唐山過台灣」-----「台灣社會本是漢人移民」的這項歷史事實。而重點是,將「中國毒素」從台灣社會抹去,台灣人不再是中國文化意義下的漢人,但是台灣人也無法變成日本人,不是日本人也不是漢人,那麼台灣人究竟是什麼?

二十年前筆者就讀新竹清華大學三年級,當時清大校方舉辦「亞洲研究型大學」營隊,筆者負責接待來自日本「東京大學」、韓國「首爾大學」以及來自中國「北京大學」的學生,在歡迎晚會上,筆者帶領國術社的成員向這群亞洲菁英,表演展示了中國傳統武術,獲得滿堂喝彩。會後來自北京大學的學生好奇問我,為何在中國大陸看不到我們台灣表演的東西?原來大陸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所有有關中國文化的東西都被革光,只有台灣還保有許多中國喪失的文化瑰寶,這個時候我才瞭解,身為台灣人的驕傲。

中學到底有沒藥要教三國歷史,引起廣泛討論。(圖/imdb)
中學到底有沒藥要教三國歷史,引起廣泛討論。(圖/imdb)

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妙禪事件」,大家僅知道這是一個有關「禪」的佛教團體。如果你稍微有佛教史的概念,那你大概可以說出禪宗是由印度達摩祖師傳入中國,盛行於唐末到宋朝年間,蘇東坡著名的好友佛印,就是一位禪宗大師。但是極少人知道,「禪」的英文為「Zen」,劍橋詞典(Cambridge Dictionary)的解釋為「a form of Buddhism,originally developed in Japan」,「一種佛教的形式,最先起源發展於日本」。劍橋詞典的解釋明顯錯誤,「禪」是由印度傳入中國,再由中國傳入日本,然而令人好奇的是,為何日本是最後傳入的國家,但是劍橋字典卻說是起源地呢?原來日本在19世紀末誕生了一位禪學大師「鈴木大拙」,他多次前往英國、美國弘揚禪學,甚至在1963年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西方國家認識「禪學」多半要歸功於這位日本的學者,所以劍橋字典的編者就誤以為禪宗是屬於日本所起源發展的。  

大家是否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不管文化的起源地為何,只要最後是哪一個國家發揚光大,這項文化就歸屬於那個國家。台灣和日本都是中國文化的輸入國,但是日本卻能夠吸收轉換,將中國文化變成屬於自己國家特色的日本文化;而台灣在二十年前曾經擁有大陸早已滅絕的中國文化,只要台灣仿效日本的做法,將其吸收轉化,即可成為屬於本土特色的台灣文化。只可惜近二十年來時空政局的大洗牌,凡是冠上中國二字者,皆視為洪水猛獸,更極端持論者,甚至要求台北故宮歸還不屬於台灣歷史的中國文物,如此社會氛圍下,台灣被迫放棄大量中國文化的話語權,使得原本僅屬於台灣保存的中國文化,通通歸返回大陸所擁有,這樣造成一個非常嚴重的現象,就是台灣文化的全面失落。

台灣的高中學生,在疫情管制前,每年四月左右,都會與韓國日本進行交換學生的訪問活動。重頭戲在於交換學生的晚會表演活動:韓國與日本的學生都會盡全力展現屬於自己的民族服飾、舞蹈,然而這卻是台灣學生最尷尬的時候,因為台灣在去中國化的教育下,沒有屬於自己的服飾,也沒有屬於自己的舞蹈。儘管台灣有陣頭文化,但是陣頭文化經常與中輟生、黑道連結在一起,不會有學校拿陣頭來表演;而一般高中皆有國樂社,但是國樂傳統上是被歸類為中國音樂,也不能代表台灣。最後,大部分的台灣學校會選擇表演「原住民舞蹈」,因為原住民可以代表台灣,又不會和中國有關係。然而諷刺的是,若從1662年鄭成功在台灣建立政權算起,台灣漢人至少也有300多年的歷史,比美國建國的歷史還要悠久,堂堂一個具有三百多年歷史的民族,竟然拿不出一樣代表自己的文化來表演,最後僅能藉助人口僅佔3%的原住民文化來充數,全世界應該找不到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像台灣如此荒謬與悲哀!

一位補教網紅發表他對於新課綱的看法「一千多年前的事,你如數家珍,七八十年前的事,你卻一無所悉,一千公里外的過去,你如喪考妣;養育你的土地,你視而不見」。補教網紅這番「政治正確」的言論,精準掌握住時代的脈動,這年頭只要「揚棄中國,高舉本土」幾乎就是名利雙收的最佳保證。然而名利雙收之後,台灣人找到自己的文化了嗎?我們在國際交流的場合,可以很有自信地穿起民族服飾,可以很有自信地跳起民族舞蹈嗎?當既得利益者正歡慶課綱改革全面勝利之時,那正是台灣文化的群體淪喪。從「日本人」到「中國人」再到「台灣人」,我們始終沒有找到自己,我們始終是「失落的一代」。

*作者為高中教師,臉書粉絲團:令狐少俠的講古教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