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新經濟」已強逼城下 臺灣是躲也躲不開了

2017-07-26 07:10

? 人氣

中國發動以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大資料、雲計算、智慧化等做為核心特徵的「新經濟」,在科技支撐上具有高度量質跳躍性(quantum jump)。圖僅為示意。

中國發動以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大資料、雲計算、智慧化等做為核心特徵的「新經濟」,在科技支撐上具有高度量質跳躍性(quantum jump)。圖僅為示意。

過去五年間,全面翻覆了全世界政治經濟大格局,也通盤扭轉了國際強權國家地位輪替樣態的「新經濟」(New Economy)旋風,大勢已經直撲臺灣,強逼城下,不能不陡然直教有識者倏忽驚心。

就在最近三個月間,「新經濟」驟然成為國際產業經濟新顯學,許多先進國家政府領袖及頂尖企業家的投資營運政策,都已經為此積極投注重大心力與物力,這一新近的世界大競爭市場現象,的確值得嚴肅正視。

最關鍵的促進變數,是由蘇利南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發起,世界發展基金會主辦和深圳企業波特集團總策劃和總承辦,於2017年5月25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閉幕的「聯合國全球化對話系列峰會暨全球新經濟高峰論壇」,決議為全球新經濟發展搭建一個全球對話平臺,並決定要在2030年前,實現聯合國17個永續發展目標做為全球「新經濟」具體座標。

所謂「新經濟」是建立在資通科技革命和制度創新基礎上的經濟持續成長,使低通膨、低失業率並存,全球經濟循環的階段性特徵被淡化的一種新經濟樣態。「新經濟」發展內涵乃指以創新性知識能夠在知識經濟社會居於主導地位、創意產業得以成為骨幹主力產業的智慧化經濟形態。進入「新經濟時代」,未來全球產業經濟主軸動能,將會是以智慧化交通運輸系統ITS為驅動能量的「新經濟」,核心主力產業是數位經濟、互聯網經濟、數位經濟應用延伸的物聯網IOT/萬物聯網IOE經濟、智慧化經濟、人工智慧民生經濟、共享經濟或庶民普羅經濟。

臺灣的認知還停留在柯林頓「新經濟」

今天在,都還是停留在柯林頓兩任美國總統(1993年-2001年)時期,做為「新經濟」時代在國際經濟社會普及擴散的蒿矢。柯林頓的「新經濟」,是以單一經濟強權國家,竟能光靠網際網路科技成熟之賜,就促成一個嶄新科技產業在1996年開始崛興,於1998年進入經濟產出白熱狀態,大大精進了美國經濟生產力,而讓美國輕易進入高速成長軌道的經濟繁榮循環網際網路革命創造了美國一個巨大產值的新產業,連帶創造了高薪的工作機會,股票市場的快速膨脹則讓股民享受了幾年的紙上富貴。柯林頓的網際網路「新經濟」,創造了「美國奇蹟」。

但美國的柯林頓「新經濟」並非是1990年代單一國家特殊經濟政策的結果,而是全世界長期基於基礎研究的科技創新積累而產生,因為早在1950年代之後,日本產業經濟發展速度就曾經大大高過於美國,並與美國產業科技差距乃至經濟表現差距,不斷縮小,甚至1980年代末的「日本第一」猶在許多領域超越美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