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失落了文化的台灣 只是個落後低俗社會

2017-04-19 06:50

? 人氣

作者認為,台灣「文化失落」問題的嚴重劣化,已顯然崩潰了今天台灣的經濟社會吸引力與對外全球競爭力。(資料照,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台灣「文化失落」問題的嚴重劣化,已顯然崩潰了今天台灣的經濟社會吸引力與對外全球競爭力。(資料照,陳明仁攝)

台灣「文化失落」(culture lost)問題的嚴重劣化,已顯然崩潰了今天台灣的經濟社會吸引力與對外全球競爭力。

特別是自蔡英文「坐天」獨沽一味,重手推動本質完全不正義的所謂「轉型正義」,擴大落實仇中、反中、恨中、脫中更加上罪蔣、敵蔣、去蔣及消滅國民黨,在經濟上,全面鎖國自閉排除自由市場經濟,全力獨尊迎迓共產主義社會經濟學,越發使近30年來的台灣文化失落演變成為全面空洞化台灣的關鍵變數。

台灣型的「文化失落」

既被定調為「一個失落文化的國家」,已使台灣變得越發衰頹落伍粗俗,在國際社會失去了1980年代曾經擁有過的耀眼光芒,既失去了國家吸引力(national attractiveness),也失去了全球競爭力(global competitiveness)。

「文化落後」(culture lagged)及「文化失落」,兩者都是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的嚴肅病症。「文化落後」曾經肇致18世紀後半產業革命之後,許多國家社會及種族社群的衰頹落伍,快速從國際社會及人間舞台淡出或消逝的嚴重病症;但是,「文化失落」,卻是人類發展歷史上每每見到強國敗亡,或被市場淘汰而遭致挫敗、弱化、邊際化、邊陲化,甚至因此遭受兼併、吞噬,終致消滅無蹤。「文化落後」會肇致國家社會的經濟發展落後、無知與貧窮;而「文化失落」則使家社會整體陷於無根飄浮、碎片零散,一旦再也找不到令其可以攀附依存的另類文化基石,則必致該一國族宗稷及社會社群的根本滅絕覆亡。

文化落後國家社會,猶有振作再起的未來根苗,文化失落國家社會則除了國亡種滅、飛灰煙散之外,在人類歷史演進過程中,幾無例外出路。

漸進剝覆式的人為失落危機

然而,最大不幸正是,近30多年來台灣社會淪落陷塌而下的正是「文化失落」的大哉危機,而不是「猶有後望焉」的「文化落後」問題。

在台灣,第一波最早淪陷於「文化失落」的是國家社會第四權的「媒體」。

30年前,殖民地香港的無根無厘頭文化,經由黎智英的機巧商業頭腦手腳,倏忽闖進了台灣,瞬時間重度汙染了,也從根本質變了,長期方正拘謹有度的台灣媒體,很快就幾乎全面性地讓台灣媒體,都變成「沒有文化」或「不必要文化」的媒體類型,也急速地、移風易俗地,讓台灣民心氣韻墜落於粗俗下流境地。

台灣政治最嚴厲的「文化失落」問題

緊跟著,李登輝繼掌蔣經國政權,大力深耕黑金政治及社會流俗民粹為第一的新治國理則,促成台灣政治、政治人物普遍性「不得不」隨波逐流地「文化失落」,使得不論世代階層、領域殊異、區位落差不等的政治人物行動都「失去了文化」,也「不必再須要有什麼文化底蘊」,在政治人物群體性或集群式地「沒有文化」情境下,乃整體促成了台灣政治的文明盡褪、無秩亦失序、粗魯又無文、低俗而暴戾,幾乎聚集了所有現代民主政治顯見的惡例樣態於一地。

台灣政治的「文化失落」現象與問題,既是歷史綿延縱向的特例,更是國際間鮮少發生於先進國家社會的怪現象,對於台灣的國際形象,乃至於自身發展成長,都是極其惡質拙劣的絕命病症。

政府機構及官員的惡劣「文化失落」

洎自陳水扁政權8年以至馬英九賡續輪政8年,總共將近5分之1世紀時間,政府機關行政治國及政府官員執法執事的「官府文化失落」或「官員文化淪喪」,乃使「文化失落」危機在台灣變得越發激化惡劣。

可以想見的是,當一個國家政府部門的行政倫理破毀,文官中立被扭曲摧殘,使政府公共行政治國措施,變成為政黨之私「有黨無國」而治理,甚至淪為政黨私益私利「祇有當家領導人意識偏執卻毫無全民利益宏觀」之裁奪執事,則祇有更加嚴重摧毀掉國家社會既有的倫理價值觀、文化根柢,以及文明願景了。

國家發展到了蔡英文自詡之獨裁專斷「坐天」掌政,竟可短短330天不到時間,就把過去將近30年的「媒體文化失落」、「學術文化失落」、「政治文化失落」、「政府官員文化失落」、「教育文化失落」、「勞動文化失落」、「企業文化失落」乃至「整體經濟社會文化失落」諸問題,以及諸危機,統統一口氣惡劣激化到極致爆破點。

蔡英文「德政」對於台灣特色文化之殺傷力及摧毀力,幾乎已經到了完整畢集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乃至對岸共產黨毛澤東等,所有邪否行徑與非為取向,益使台灣加速塌毀到國家文化失落的「完美風暴」極致危機中。

當今有識者,無不為之扼腕泣血。

文化總在衝突中多元變異演進

文化,原本就是人類社會中相當高單位的抽象質素,一般是透過龐大無匹的象徵體系深植到人類思維、價值觀、信仰習俗及口號、作為、行動之中,在不同國家社會,因其演化進步發展情境樣態的殊異差別,以致在總體層次形成高雅文化、精緻文化、菁英文化、通俗文化、大眾文化、流行文化、產業文化、商業文化、商務交易文化、工作勞動文化等區分,在個體層次,則可以看到不同國家社會、各擁有不同的政治文化、經濟文化、勞動文化、企業文化、行政文化、管理文化、法律文化、藝術文化、休閒生活文化以及消費文化等。

這種種文化的意涵與表象,並非是永遠一成不變的;就像今天的台灣社會情形,乃以5000年中華文化底蘊,或以孔孟思維價值觀作為骨幹的文化傳承,也不一定必須,或必然一成不變地承沿賡續下去的。也就是過去將近5分之1世紀時間,發生在台灣的文化嬗變,並非一定會引申成為問題或危機,但倘若是,今天發生在台灣的重大嬗變,是會肇致國家社會未來前瞻景致的虛無化、脫軌化、無根泡沫湮滅化,則當然就應該是整個社會要共同關注的問題與危機,全體國民就有絕對之必要,密切守護、鞏固既有理直良好的文化質素與優勢等有利事項條件。

台灣特有的「文化失落」危險

國家社會文化的變遷,有內在驅動變數與外在驅動變數2種重要因子的影響。

內在的驅動變數,主要是社會衝突與科技進步發展所帶動的社會變動調整而產生新的文化模式。在台灣,從舊式農業部落社會,到工廠經濟社會、到高科技經濟社會,以至今天知識創新經濟社會的發展,文化演進之轉折變遷是必然的;而在外在的驅動變數方面,如國際化、全球化,乃至投資貿易競爭,以及軍事戰爭,所帶來的界面質變現象、科技發展衝突刺激,另類文明的擴散波及其共享涵化,也都會帶動大規模「文化進步」或「文化發明」之類的文化變遷現象。

但是國際間,這2個內外構面所驅動的文化變遷、進步與發明,卻都與今天台灣情境狀況,並不相同。台灣的「文化失落」,基本上不是宏觀變數驅動造成的,而是主觀人為因子,乃至是藉由高度政治干預或行政干擾,所引申造成的危機,這種台灣特有的危險,對國家社會永續存在,尤其構成莫大之威脅與危殆之害。

人為失根低俗的文化失落示例

這種危害性,除前揭「媒體文化失落」、「政治文化失落」、「政府官員文化失落」所可能肇致的,國家社會總體性如「中華民國淪亡」「中華民國政府破毀」「台獨成功」「台灣民政府勝利」等存續危殆之外,在個體層面,經濟文化、勞動文化、產業文化、商業文化、企業文化等,也都會因為上揭政黨、政治人物及法制變遷的操弄所造成的,使台灣原本既有的「永續文化」現象,就在不到5分之1世紀的極短期時間內,幻變成為高度脆弱的「變現文化」現象,才真正令人心憂膽懼。

失落文化的台灣,反映到個體經濟社會的文化失根、低俗化的現象,最近的典範示例是:用電音三太子無碼跳踊來代表台灣本土宗教文化,以「鐵獅玉玲瓏」的胡鬧劇來代表台灣本土秀文化,而台灣菸酒公司最近強力推出3種代表本土水果酒文化的「台灣啤酒」副牌產品,以「誰說鳳梨輸」來標幟「甘甜鳳梨味」台灣啤酒,以「你嘛幫幫芒」來標幟「香郁芒果味」台灣啤酒,「說葡萄就不逃」來標幟「香甜葡萄味」台灣啤酒。

跳踊、鬧劇、俗辣啤酒品牌這3項個體示例的「文化失落」現象,都顯示出,去中華文化及去中華詩詞曲文化,所映現的底蘊粗鄙低俗意味東西,該如何滿足曾經號稱中華文化復興基地台灣的「全球化競爭力能量」、「國際吸引力豐富底蘊」,以及「本土特色國際化構通機制能量」呢?這真亦可謂是,台灣文化失落的新一類型悲哀。

政黨意識形態干預的元兇禍首

最近發生在既往被視作是中華文化復興殿堂的中正紀念堂的一樁「瑣事」,卻可十足映現出,今天蔡政府去蔣去中去中華文化的手段粗魯,以及文化台獨意識形態的激越鋒銳;軍事院校校友在中正紀念堂舉行活動,標語「捍衛中華民國/還原歷史真相」,竟遭經管單位「勒令」塗銷事件,不啻具體凸顯了兩樁政治意涵深遠的「文化大革命」之肅殺氣勢與霹靂非理性手段,也映現了「文化台獨絕對霸權」的惡劣:一是非我族群的任何訴求,一律不能見容於獨裁政治當局與民粹社會;二是文字、語音、影像、詩歌唱曲,亦已皆可施予最綿密的「文字檢查」,並即時予以毫無情面地擊殺,粗暴而且絕無任何寬待可言。

淪陷在「文化失落」的最壞現象之中

最近30年發生在台灣的文化變遷,基本上是屬於內在變數所激發出來的。

內部結構迸裂震盪推擠衝撞的社會衝突,以及同時激進躍升的資訊聯網科技發展,是促進內在變數發揮作用的最關鍵因素:尤其,在社會衝突上,是因為媒體文化失落及政治文化失落,所引申的人為煽惑鼓動,而真正激化惡化了世代之間、族群之間的「價值觀堅持」與「獨我價值觀的」無限上綱,以及「自我私利的極大化」或「群體私利的競奪」,所肇致板塊震盪、推擠的新生文化變遷現象。

這種內在結構轉型或遽變所帶動的文化變遷,基本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產生:一是造成「文化退化」、「文化低俗化」,甚至是「文化虛無空洞化」的惡性文化退化論,也就是本文所標舉「文化失落」的最壞現象。

更大的不幸是,台灣文化變遷的結果,是惡性後者,這種「文化失落」壞現象,尤其在經濟文化失落上,這種壞現象更是表露無遺,令人倍感悲哀。

在今天,台灣最主要擔綱國家造餅機制,以至必須面對全球市場國家競爭力主體是乃經濟部門,其所面對「文化失落」問題與危機,更值全體國人關注與憂心。

今天台灣的經濟文化失落問題是:傳統企業家精神主導經濟發展所既有的高度主動自律的「爭先文化」、「創導性文化」、「零基發展文化」,已然悉告消逝殞滅,在今天,經濟主體既有的引擎性格與創意動能,都已消音匿跡。令人深感哀嘆的,是在亞太區域經濟社會的「創業精神指標排名」,台灣早已從1970年代的龍頭,到今天,已連年退落到末列排尾的「勉強吊車尾」窘況。

「反智」摧毀下的經濟文化也失落了

當文化失落的台灣,越來越趨向「反智」,既往在70~80年代高度尊重知識技術價值的台灣經濟社會,所足以有助支持全體經濟部門的創新突破、冒險邁前,在這一波「文化失落」惡潮衝擊之下,竟轉變成為「鄙棄知識創新」,以至今天所有經濟部門的智慧進步、知識創新,都得不到社會認可,亦無法再繼續獲得政府行政支持,終至讓這些最有可能為台灣未來打開一片新天地,拓展域新疆界的知識創新與冒險企業家精神,都必須外移他遷出境而去。其結果,也惟有讓台灣越發成為一個祇能適合「體力勞動階級」生存的永續空間,其所必然肇致台灣的經濟空洞化、社會貧血、政治現實越發趨向虛無,使得台灣經濟社會的未來,不再繼續野蠻落後粗俗下去也難。

民間企業公司「全面公營事業化」?

自從陳水扁政權高舉「仇富反商」大旗(但私底下卻對富商收賄公行)以來,台灣企業文化的急墜直轉變化更是驚人,在1980年代之前,企業家及經理人都可以在自由市場經濟的「私有財產制」的開明自利基礎上,以「自己的事業」來經營管理台灣工商企業,「信譽與信用」、「永續與前瞻」一向就是民間企業成長發展,以面對市場社會以至面對員工的自我紀律基礎,一旦開始被瓦解與被摧毀,尤其是在越來越趨共產主義化的公司法制變革下,急速高度地將「民間企業公司」組織予以強制「社會化」,使所有民間公司企業越來距離往日的「自己的事業」願景越遠。

尤其是,在蔡英文「坐天」執政以後,幾乎已經完全把所有民間企業公司予以「全面公營事業化」,政府行政「骯髒的手」(dirty hands,亞當斯密說的)竟可以隨意隨時隨刻伸進民間公司董事會、伸進企業經理階層、業務操作領域,可以隨「上意」進行主觀剛性制約式的介入干預。

喪失信守契約的文化根柢

在這樣的情勢狀況之下,台灣企業文化中,再也找不到「自律自主自強自利」文化質素,所有事業經營企業管理,不再追求市場競爭獲利長存永續,祇圖獲得政府翼護,仰賴政府行政鼻息從事為以足,則這種「企業文化失落」之傷之害,洵非言語可以描說了。

所以說,台灣對內對外的商業文化,亦早已失去了既往得以嚴守普世商業契約的永續文化,而今已然遽變成為不再信守契約承諾的「變現文化」,不再堅持長久建立的質價公道交易法則,一切祇謀收割稻尾;以致竟已成為今天台灣,身在全球自由競爭市場的頭號汙名標記。

「懶人國家」的低級化劣質文化

在今天的全球競爭場域,所特別聚焦的「國家人力資本」方面,台灣經濟社會既往既有的「認真敬業勤勉、專業專精專注」的勞動文化,最近30年更已演變成為「祇圖競相追逐小確幸」的「懶人國家」低級化劣質勞動文化。

回溯過去將近5分之1世紀,台灣社會竟然已從一個基盤穩健的特色文化國家,遽轉劣化成為一個盤散根腐的「文化失落」國家社會,真是令人無限哀思。

倘若就在此時,當家主政者還要強詞厚顏高調宣稱:「台灣最美麗風景是人!」之類的門面話語,將會是國際社會,乃至人類經濟發展歷史洪流中一種莫大諷刺,也毋寧更是針對真愛台灣人民的一種另類羞辱。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