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霞仍下落不明,劉曉波大連故居已成「軍事禁區」

2017-07-18 12:00

? 人氣

劉曉波與劉霞的北京舊居(AP)

劉曉波與劉霞的北京舊居(AP)

中國異議作家、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上週四在瀋陽一家醫院不幸去世,兩天后他的骨灰被放入大海。許多國家政要和民間人士對這位著名的中國政治犯表達敬意和懷念,把劉曉波視為大敵的北京當局極為尷尬。下面連線正在劉曉波生前戶籍所在地大連追踪報導的記者葉兵,了解最新情況。

主持人:你在大連了解到哪些最新情況?劉曉波遺孀劉霞是否獲得自由?

記者: 劉霞的下落,目前還不清楚。她的朋友們為此深感擔憂。

劉曉波遺體15日清晨火化後,骨灰中午在大連海葬。當天下午劉曉波大哥劉曉光就出現在瀋陽新聞發布會上。

從瀋陽到大連,乘坐高鐵單程就需要兩三小時,後事處理速度如此之快,令人咋舌。

官方發布的信息沒有說明海葬的具體海域。美國之音記者來到大連,試圖尋找劉曉波家屬海葬出海的地方。記者來到老虎灘遊艇碼頭,又到了棒槌島旅遊景區,當地導遊告訴記者,棒槌島景區的遊艇從今年夏天開始就不准出海,不知是否與劉曉波有關。

週一上午,記者找到劉曉波的戶籍所在地,大連市西崗區青春街5號。據悉劉曉波的父親劉伶生前在這里居住過。

這是一些比較老舊的居民樓。在一個山坡上。每棟樓上都有樓號標牌,但一棟深紫紅色的樓房除外。

記者發現三名便衣在旁邊蹲守。記者拍攝時,便衣趕來阻止,說此處是軍事管理區,禁止拍照。

記者們質問:軍事管理區為何設在居民區內》為何沒有標示牌?是否有明文規定?對方答稱,這個地方已經很多年沒有住人了。便衣要把記者帶到派出所做筆錄核查身份。

與瀋陽不明身份人員粗暴干擾記者,全天候尾隨跟踪相比,大連的維穩形勢相對較鬆。便衣出示了證件,舉止也比較文明。

記者要回證件後,趁警車未到,快步穿過馬路,上了一輛公交車才得以脫身,擺脫了便衣人員的尾隨。

主持人:劉曉波因為參與起草零八憲章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在錦州監獄服刑期間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一個多月前突然被確診患了晚期肝癌,才獲准保外就醫,但最終沒有獲准按照他的意願出國救治,去世不到兩天就被火化海葬,引起廣泛質疑和譴責。這方面有新的什麼反應?

記者:當局的說法是劉霞現在是自由的。有人去劉霞在北京的家中尋找,但發現家中無人。各國呼籲中國當局釋放劉霞的努力也還在繼續。維權人士胡佳表示,當局怕他和其他支持者舉行悼念活動,比如到寺廟作法事超度亡靈,等等。國保人員說要把胡佳軟禁到劉曉波頭七之後。

而自由劉曉波工作組發佈公告,號召週三,也就是劉曉波的頭七當天,各地悼念者在海邊或江邊擺放空椅子向劉曉波默哀。

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週六在瀋陽發布會上感謝黨和政府,顯然在附和官方的說法。

當天晚間,記者在瀋陽凱賓斯基酒店觀看新加坡channel newsasia電視新聞時發現,當播出瀋陽市政府發言人張清洋關於劉曉波海葬情況說明的時候,電視信號突然中斷,直到消息播完後才恢復信號,這顯示當局連官方自己的言論也進行審查。

而此前BBC(英國廣播公司)播放劉曉波逝世的消息的時候,也一度出現黑屏。

對於劉曉波海葬,國內媒體除環球時報外普遍失聲。官方一直堅稱劉曉波是犯人。央視(CCTV)英文頻道則相對委婉客氣,稱劉曉波是被囚禁的文學評論家(imprisoned essayist),也提到他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又指這是個錯誤。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