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緬因觀點:讓我們與劉家昌互道一聲晚安

2017-07-16 06:30

? 人氣

「社會形態、音樂產業與傳播方式的變遷,使得劉家昌之所以為『鬼才』、『教父』的原因,已經不再站在劉家昌這一邊了。」圖為知名音樂人劉家昌(取自劉家昌臉書粉絲專頁)

「社會形態、音樂產業與傳播方式的變遷,使得劉家昌之所以為『鬼才』、『教父』的原因,已經不再站在劉家昌這一邊了。」圖為知名音樂人劉家昌(取自劉家昌臉書粉絲專頁)

若細細回顧〈唸你〉這首歌所受到的初始評價、以及如今評價的轉變,它反映的不只是影劇版一角中的家務世間情,其實也更反映了時代遞移與流行音樂變遷的樣貌。

近日因為劉家昌、甄珍與劉子千一家人的家庭爭端爆出,儘管一家人各執一詞,當初網路上遭到評價兩極而病毒傳播之神曲〈唸你〉的來龍去脈與背後的辛酸,卻也終究浮上檯面了。據報載,當初劉子千是在父親的壓力下,不得不演唱這首歌,引起許多人對劉子千的同情與回顧。許多人不僅上網尋找劉子千當前的粉絲專頁,發現他所分享的歌曲,品味相當具有水準,另也有一股重回YouTube上將〈唸你〉評價由負轉正的按讚潮。

劉家昌的黃金年代

據劉家昌說當初是「為了讓他(劉子千)振作起來」而創作的〈唸你〉這首歌,若細細回顧這首歌所受到的初始評價、以及如今評價的轉變,它反映的不只是影劇版一角中的家務世間情,其實也更反映了時代遞移與流行音樂變遷的樣貌。

讓我們先來談談劉家昌。在過去的「黃金年代」,自謂為「華語歌壇中心」的台灣流行音樂界中,劉家昌當然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之一,瀏覽各種關於他的描述,無處不見「提拔」、「收為徒弟」等充滿著大老輪廓的撰述。同時被稱為「愛國導演」的他,也已有人提及他與彼時黨國千絲萬縷的糾纏,並寫下他所執導的《洪隊長》政令宣導電影中,一曲自行作曲插曲的軼事,足見其社會資本雄厚。

儘管如此,他的樂壇地位也不全然是透過社會資本積累而成,我們還是可以從他的創作中找到一些值得一聽的地方。

晚安,晚安,再說一聲明天見

以大家至今可能最為熟悉的歌曲之一〈晚安曲〉來說,便是一首結構嚴謹、寫作方式工整的曲子 。第一句「讓我們互道一聲晚安」,就拉出了跨越九度的音程,並用一個八度開啟第二句的模進,旋律的線條相當有稜角卻也順耳。

而進入到副歌之前的橋段「願你走進甜甜夢鄉,祝你有個寧靜的夜晚」則是一組四個和聲進行,四個低音部持續以半音階爬升,並隨著編曲逐漸繁複,堆疊出副歌的高潮:「晚安、晚安……」全曲所使用的和弦進行,起承轉合都相當符合聽覺習慣、情緒掌握有節有度,確實是一首令人回味的歌曲,也符合那個時代流行歌曲能被傳唱的要點。

不過,一首歌曲能被傳唱,也不只因為音樂內在的質地。後因中視使用了〈晚安曲〉做為每日節目的收播曲長達八年,且期間台灣各大百貨公司、超級市場與各式店家都開始在打烊前播放此曲,往後擴及範圍漸廣,不僅大小商家、公共場所,除遍及部分國軍部隊、公家機關外,甚至也在一段時間成為中國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數個節目的收播曲。直至今日仍能在許多地方聽見,或許能堪稱是《智慧財產法》頒布後,播放總量最大的法外之音。

〈唸你〉的時空錯置

回過頭來,看看〈唸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最初音樂錄影帶上架後,引起熱議,不乏劉家昌父子媒體宣傳操作的社會性因素,其中劉子千被形容為「鴨嗓」歌聲也被討論。對此,劉家昌曾推說為剪接師過帶時產生技術錯誤,未將低音部打開。而在網路上引發病毒傳播後,也冒出了大量的翻唱與二次創作。但最大的因素,在於它的作曲與編曲。持平而論,若以評論〈晚安曲〉那樣的方法聆聽此曲,雖然它旋律編曲等不及〈晚安曲〉,但它的旋律也還算有意思,曲子的寫法也仍然符合許多流行金曲創作原則。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呢?我認為,正在於它太符合這些「原則」了,而這些原則並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樂壇。它的作曲、編曲彷彿沒有經歷後來台灣流行音樂的演變,凝結於七、八○年代的時光膠囊之中,散發出老派的氣味。在許多二次創作中,有著許多不同的曲風與編曲。許多人戲謔地評論「原來不是原曲的問題」,或許部分為真。撇除歌聲的羅生門,這首「原曲」若非經過改編者新的編曲,利用其他曲風詮釋,則聽來仍是有一股不合時宜的喜感。

雖說劉家昌因為這首歌受到熱議,而辯解至少為它帶來了知名度,但這也反映了另外一種文化變遷:一首歌紅的方式。〈晚安曲〉固然有著良好的音樂內在基礎,但也挾著中視的通路達到一定程度的傳唱;但〈唸你〉之所以爆紅、且不斷被人改編翻唱,則充分展現網路時代的特色:因為其具有某種「邪典」(cult)氣質,輔以創作工具民主化、素人再創作的門檻不斷降低、以及社群擴散方法的演變等等因素,與5566的〈我難過〉在PTT社群被「翻案」的敘事,有幾分類似之處。

互道一聲晚安

劉家新聞的事件看似尚未落幕,尚不知會開展至何方。然而,從〈晚安曲〉到〈唸你〉這段時間中,從音樂面來看、從社會面來看,可以確定的是:社會形態、音樂產業與傳播方式的變遷,使得劉家昌之所以為「鬼才」、「教父」的原因,已經不再站在劉家昌這一邊了。因此,就如劉家昌在封mic演唱會以一首〈晚安曲〉結束音樂會,也讓我們對劉先生道一聲晚安:「值得懷念的,請你珍藏;應該忘記的,莫再留戀。」

*作者為音樂工作者,同時現任民進黨媒體創意中心主任一職。本文原刋《新新聞》1584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緬因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