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退出民進黨,陳菊是真心還是假意?

2020-06-26 06:40

? 人氣

作者質疑,陳菊是否可以承擔監察院長的位子?(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質疑,陳菊是否可以承擔監察院長的位子?(資料照,盧逸峰攝)

當小英費心部署她第二任的人事布局時,蘇貞昌內閣的「留任」已宣示了小英沒有更強的王牌可以幫她打理全國的行政事務,蘇揆從接下賴清德的棒子之後,就全力安排自己的親信與人馬,一步步地「侵食」所有行政重要位子,沒別的就是要為「蘇系」做長治久安的部署。那麼陳菊呢?新潮流系怎麼可能坐視這樣的情勢發展呢?這場監委提名的策略部署,表面是在幫花媽的「勞苦功高」安排榮遇之路,骨子裡就是在安撫新潮流。也要藉機讓黨內勢力達到「恐怖平衡」。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問題是整個布局核心人物:陳菊,和監察院長的位子真的可以搭得起來嗎?

「德」是否配「位」? 監察院人事動盪

首先,花媽對於民進黨特別是小英是「厥功至偉」,但是對高雄市民與總統府和全國來說卻是「虧欠累累」,一個高雄氣爆加善款使用還有高市府的負債這些不都和花媽有著密切關係,還有總統府私菸案,秘書長的花媽更是脫不了干係,小英雖有心要舉揚花媽,但是「德」 與「位」之間的平衡顯然是最爭議之處。

其次,小英當然可以用黨主席之名,直接指揮立院綠委,甲級動員全盤護航,送花媽直入監察院。這是她第一任操作所有政治任命的唯一手段,也是無往不利,國民黨再怎麼杯葛都無力回天。然而用盡心機的小英卻在這時拉出前台東縣長黃健庭來做陳菊的副手,美其名就是「朝野政黨和解」,骨子裡就是拿黃來幫花媽擋所有的子彈,沈富雄還力讚此為高招,卻不知監察院主管就是公務員官箴,黃有瑕疪要被檢驗,花媽的瑕疪更大,綠營與立委諸公不拿出來檢驗反而去計較黃的瑕疪,這是什麼神邏輯?我們看不出高招在哪裡?反而看到小英在利用在野黨的心計而已!

再者,黃健庭在短短的30個小時內做出了婉拒「小英美意」的動作,除了打臉小英之外,更重要的小英想要用此招「再度裂解國民黨」的設計無形破功。此計之所以不成,除了黃本身最後做出了抉擇之外,更重要的是小英同樣還想拉前新北市副市長陳伸賢,繼續玩此一「高招」,未料陳同樣敬謝不敏,主要的理由是「本來想對國家做些貢獻,10幾年前被彈劾的事情又被拿出來討論,搞成這樣,我沒興趣,確定退出了。」小英根本不了解民生疾苦更不了解「官生同樣疾苦」。沒被監院彈劾過,怎會感同深受?又為了幫花媽抬轎,自己十多年的案子要再被拿出來說三道四,任人羞辱,如此名位不要也罷!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地方:為了花媽,小英如此精心布局,不惜打出「朝野和解」的美名,來美化這場監委提名,可是6月6日那場不對等的罷韓投票,小英同樣用了「民主」的美名來行「剷除最大對手」之實,趕盡殺絕之後還把責任推給高雄市民與在野的國民黨;如今為了保送花媽,再拿黃陳兩人來陪榜,原來這就是小英的朝野和解,根本就是要玩死對手的高招,真是來自總統的「高招」啊!

20200619-前台東縣長黃健庭19日針對被提名爭議出面說明。(顏麟宇攝)
前台東縣長黃健庭19日針對被提名爭議出面說明。(資料照,顏麟宇攝)

表面退出政黨 背後卻仍是黨的安排

至於花媽本人,在獲得小英提名之後,表示自己任重遠,為此一旦立法院通過任命之後,立即退出民進黨,做一個超然於黨派之外的監察院長。起手式看似超然,但是中選會主委李進勇即便退出了民進黨,但是就任之後真的放下了黨的交代嗎?今年5月2日李到高雄市選委會辦投開票所防疫演練時親自南下盯場,遇到綠委劉世芳、罷韓團體演出攔路陳情大戲,李竟配合演出,脫口說出「讓市民回到1823個投開票所重新選擇」,既不保持客觀公正立場,更毫不遮掩以「國家隊」姿態幫忙「罷韓」,讓中選會完全變成了民進黨專用,如此聲稱退出政黨,保持超然公正立場,說說而已!李例在前,陳菊自己呢?是否也是立院投票前說說表態而已,一旦投票通過任命,當上了監察院長,是否也會和李進勇一樣唯黨命是從?

還有,李進勇如此「不公」,新監院敢彈劾他嗎?還有花媽在高雄的相關案件能否在監院成案?未來是否能看到監察院長陳菊彈劾前高雄市長陳菊?彈劾前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這樣的「美談」呢?

明朝嘉靖年間陸光祖擔任浚縣令時為一富人平反多年冤情,御史問他是否因為他有錢才幫他伸冤?陸表明,該問的是他的案子有冤與否?與他有錢沒錢無關。若是沒有冤枉他,即便像伯夷叔這樣高士也沒法讓他活下去;若是有冤情即便有錢像陶朱公一樣也不該讓他死。

後來陸光祖高升吏部主事,在他處理官員升降時,都未上報御史台與尚書省而遭上司吏部尚書孫丕揚以「專權」為彈劾他,遭罷後離開朝廷,有次碰到了孫丕揚,他向孫作揖,謝謝他的成全,不過也向他表示:「如今吏部的門,囑託的人太多,不專權怎麼能伸張公道?您的這道奏疏實在是錯誤的。」孫沉思後,表明自己是錯了!當天就上了一道奏疏自己彈劾自己。陸後來官復原職進而出任吏部尚書,兩人都獲得佳評。

從這段故事可以看到為官若沒有將「是否有冤情?」「有沒有公道?」放在心上,即便退出政黨當上了監察院長,又能為端正官箴有何助益呢?

20200529-行政院長蘇貞昌(左)於立院1會期15次會議備詢,右為中選會主委李進勇。(蔡親傑攝)
作者指出,中選會主委李進勇(右)即便退出了民進黨,似乎沒有放下「黨的交代」。(資料照,蔡親傑攝)

敢為時代發聲的知名監委陶百川最常引用陸游的詩:「萬事不如公論久,諸賢莫與眾心違」,反映出陶老一生不重名利、見過必言的風骨。不曉得小英所提名的新監委們是否都能把名利放一旁,見過必言,即便是自己犯過也敢彈劾自己?

擔任監察院長長達34年的黨國大老于右任,關於他的軼事中有一段很有意思,有一回于院長看到員工隨處小便,便提筆寫下「不可隨處小便」公告張貼,他是書法大家,墨寶珍貴竟然被人偷去收藏。又因于的標準草書字字可分離,後人便重新組裝成了「小處不可隨便」,花媽很慎重地表明她要在立院通過任命之後退出民進黨,若是只是說說,那麼真的可以說就是「小處隨便」!接著在大處呢?又怎麼可能「不隨便」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